“扫一扫”

中国企业深陷巴哈马“烂尾”度假村泥潭


来源于:纽约时报中文网

摘要:在巴哈马找了一年工作后,特雷·贝塞尔(Trei Bethel)终于时来运转。这个梦寐以求的机会就是巴哈-玛度假村(Baha Mar)的巴哈马年轻员工培训项目。在白沙无垠的凯布尔海滩,这座耗资35亿美元的巨型度假村已经临近竣工。

在巴哈马找了一年工作后,特雷·贝塞尔(Trei Bethel)终于时来运转。这个梦寐以求的机会就是巴哈-玛度假村(Baha Mar)的巴哈马年轻员工培训项目。在白沙无垠的凯布尔海滩,这座耗资35亿美元的巨型度假村已经临近竣工。
 
 
贝塞尔说,他在那里学习上等葡萄酒和精心周到的五星级服务。在低迷的经济环境下,他认为这座度假村提供了难得的机遇和稳定。
 
“他们真的花了很大心思帮助我们这些年轻人成长和进步,”贝塞尔表示。现年20岁的他成了一名礼宾员,在度假村四家酒店中的一家工作。
 
但在10月,贝塞尔和其他两千人一起失去了工作。度假村的开发商和中国合伙人出现纠纷,闹上了破产法庭。这场分道扬镳导致项目陷入困顿,在原定的开业日期过去一年多后,以它的名字命名的马路的尽头,巴哈-玛依然紧闭着大门。
 
 
巴哈-玛未卜的命运,彰显出中国在海外投资和建设大型基建项目时遭遇的挑战:语言和文化障碍、缺乏监管以及面临贪污指控。
 
“出现的问题越多,加上某种程度上,媒体对这些问题的关注越高,就会影响中国在该地区的正面形象,”匹兹堡大学国际研究中心(The University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主任阿里埃尔·C·阿莫尼(Ariel C. Armony)表示,他对中国在美洲的投资形象进行过研究。
 
在金融危机中失去美国投资人后,巴哈-玛依靠中建美国有限公司在2009年重焕生机。该公司是中国国有企业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在美国泽西城创设的分公司。该公司促成了中国进出口银行的25亿美元贷款,后者是一家与中建公司有密切往来的国有银行;此外公司又投资1.5亿美元入股。作为交换,中建美国成为度假村的承建商,在项目中使用中国工人。
 
其余资金来自瑞士开发商萨尔基斯·伊兹米尔利安(Sarkis Izmirlian),他作为巴哈-玛项目的提出者投资了8.5亿美元。
 
自他的这个项目在去年夏天申请破产后,各方都在相互指责。但有两点没有异议:巴哈-玛十分壮观;没法开张的责任,谁也逃不了干系。
 
有人批评度假村的建设从一开始就过于宏大,本应该分阶段完成。度假村拥有四座豪华酒店、在加勒比地区最大的赌场、锦标赛级高尔夫球场、20万平方英尺的会议中心,以及号称世界上最大的巴哈马艺术收藏。凯悦(Hyatt)、瑰丽(Rosewood)和SLS等酒店连锁已签约成为合作伙伴。
 
这项投资是巴哈马所乐见的,甚至愿意搬迁总理府邸,为度假村腾出黄金地段。
 
但巴哈-玛项目管理层说,在中建美国多次未能在最后期限前完工后,问题开始变得明显起来,这其中包括第二次试图在3月开业,为此酒店已经开始接受预定。官员称,而后该公司就撒手不管了,让已经配备员工的度假村自行打理尚未完工的酒店。
 
在7月的一份声明中,中建美国称开发商的指责“存在误导性且缺乏诚信”,并称巴哈-玛“未能获得足够融资资金和对巴哈-玛度假项目设计管理不善”导致工程延期。公司没有回应进一步置评的请求。
 
中国进出口银行没有回应通过传真发出的一系列问题。
 
由于无力维持一座闲置的巨型度假村,伊兹米尔利安于6月在特拉华州申请破产。他拒绝就本文接受采访。
 
由于巴哈马政府拒绝承认,在美国的破产案被驳回。在没有破产法的巴哈马,最高法院指定了临时债务清算人。经过几个月徒劳的谈判,中国进出口银行在11月对度假村实施破产接管。
 
此后度假村得到了另一家中国国有企业中国港湾工程公司的5000万美元借款,用于度假村的维护。巴哈马总理佩里·克里斯蒂(Perry Christie)称,已经有多个中国买家对此有意。
 
对去年秋天迎来创立30周年大庆的中建美国来说,在公司向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区扩张之际,巴哈-玛项目本是一个展示其能力的机会。
 
巴哈-玛官员在法庭文件中称,中建美国没能保持充足的人员配备,提供合理的日程安排,也没有根据之前的承诺,引入有建设复杂项目经验的合作伙伴。
 
“中国建筑工程公司始终没有投入如期完成项目所需的资源,”前巴哈马承包商协会(Bahamian Contractors’ Association)会长史蒂芬·林克尔(Stephen Wrinkle)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他使用的是中建美国母公司的名字。“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为了按时完成而投入人力,投入管理,没有把物料放到工地上。”
 
在法庭文件中,中建美国指出开发商对项目管理不善,提出了多个设计改动,导致成本超预算。
 
至于工程质量低劣方面的证据,巴哈-玛管理人员援引了一封中方承包商的电子邮件,似乎是无意中发到了他们手中。该承包商在信中对两名使用廉价材料的员工提出了警告。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作假不能这么明着来!”法庭记录中称他用中文写道。“你们这样要惹麻烦的!要这么干得小心着点!”
 
在一份书面证词中,该承包商说邮件的英文翻译没有准确表达他的意图,而且“美国和中国在文化和表达上有冲突”。
 
前巴哈-玛项目董事——董事会已于11月全体辞职,包括伊兹米尔利安——迪奥尼西奥·迪阿圭拉(Dionisio D’Aguilar)说,随着项目的进行,更多来自巴哈马、美国及其他地方的承包商加入了进来,以加快工程进度。巴哈-玛提交的破产计划要求中建美国从该项目完全撤出。
 
“我只能相信,在巴哈-玛的这些是非,最后让他们感到丢脸了,”迪阿圭拉这样评价中建美国。
 
项目的延误对巴哈玛经济是一个打击,该国本预计这座度假村将产生相当于其国内生产总值12%的薪资。一些原本在海外工作或学习的巴哈马人为了这个项目回国,现在已经再次离开。
 
当地人为了即将开业的度假村已经开办或拓展了一些小企业,“那些人也倒霉了,”林克尔说。度假村拖欠巴哈马承建商的钱款估计达到7400万美元。
 
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在8月决定将巴哈马的信用评级降至仅比“垃圾”高一级时,将巴哈-玛项目的僵局引为一个理由,并警告会否进行进一步降级取决于“巴哈-玛项目的处置”。12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下调了该国的2016年发展预期。
 
即便巴哈-玛项目能恢复运行,也要再过一年甚至更久才能开业。瑰丽酒店已经着手终止给巴哈-玛的授权协议;SLS没有回应置评请求。凯悦则称依然对该项目有信心。
 
那位礼宾员贝塞尔依然希望有朝一日巴哈-玛开业后他会回去上班,让他学以致用。
 
“那里有我事业上的一些未了的东西,我也要通过那里完成我的人生目标,”他说。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