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亲历德国“拆弹之夜”


来源于:德国之声中文网

摘要:二战过去70年,德国各处还时常发现战争期间遗留的哑弹。而一旦在居民区发现哑弹并进行拆弹工作,最大的挑战不是拆,而是疏散。

二战过去70年,德国各处还时常发现战争期间遗留的哑弹。而一旦在居民区发现哑弹并进行拆弹工作,最大的挑战不是拆,而是疏散。

警示牌:拆弹疏散

 

"周二(2月2日)下午两点,波恩城区伯尔(Beuel)一处公寓楼施工工地发现了一枚二战遗留的哑弹,哑弹前部已经损坏,专家还不确定是采取拆弹还是引爆。"

 

这条新闻引起我本人的关注,不仅因为我从事记者工作积累的新闻敏感度,更重要的原因是:哑弹发现的地方就在我所住的小区,离我家的公寓楼不到50米!从周二下午14点发现哑弹,到最终拆弹结束、居民得以进家门总共经过了9小时(为什么经历9小时,后面细说),不过让我得以了解了德国对拆弹行动的一些细则规定,在此与大家分享:

 

首先,发现哑弹通知有关部门后,警察和拆弹工作专家赶到现场的第一项工作是确定哑弹是否受损以及有爆炸的可能。同时测量哑弹的大小、分析重量。波恩伯尔区周二发现的这枚哑弹重约1吨。专家根据重量和如果进行引爆造成的影响力决定疏散区域的大小。重约1吨的哑弹,要疏散周边方圆300米大的区域。波恩伯尔哑弹发现的地方是居民区,方圆300米的区域涉及多条街巷及公路,总共涉及2250名居民。

(资料图)柏林拆弹工作

 

确定了疏散和封锁区域后,警方会在所有的进入这一区域的入口处设立路障并有警员执勤把守。警员会告知每一辆进入车辆、骑自行车的居民或行人,由于将进行拆弹工作,这一封锁区域只许出、不许进。波恩伯尔是沿着莱茵河的城区,就连河岸边的、树丛里的小道入口也站着警察,路窄的情况下停不了警车,就横一辆警属摩托车作为路障。(我之所以连河边小路的封锁情况都这么了解,是因为我骑车路过多条路口,抱着侥幸心理想"钻空子"未遂。)

 

在封锁区域内的警察和波恩市政府的工作人员此间进行疏散工作。这些工作人员必须挨家挨户通知住户离开住处,如果房间内亮着灯却对敲门、按门铃不作反应的住处,警方有权请物业或开锁公司打开房门,进屋确定房内是否有人。在拆弹工作进行前,必须确保封锁区域内没有一位居民。就是这样疏散工作从周二下午14点一直进行到22点,持续了8个小时。

 

波恩城市政府的官网上时时更新伯尔居民区拆弹工作的进展,并设立了居民询问热线解答相关问题。市政府同时设立了专线大巴,搭载由于封路出行受阻的居民。伯尔区的一座中学的体操馆临时改成休息站,"无家可回"的居民可以前往那里逗留。

 

周二晚22时,工作人员最终确认封锁区内没有居民之后,拆弹工作开始进行。拆弹工作本身只持续了几分钟,哑弹之后在警车护送下由专用车辆运输到指定地点。晚间22时45分许,路障解除,涉及小区的居民得以回家。

(资料图)柏林发现的哑弹

 

相比柏林、慕尼黑、科隆这样的德国大城市,波恩发现哑弹的频率要低得多,疏散、拆弹工作的规模也相对小。前两年柏林以及莱茵河畔城市科布伦茨由于哑弹拆弹工作疏散了整个城区,涉及到数万居民,拆弹工作持续了数天。

 

二战已经过去70多年,德国尚未发现的哑弹数量虽无法准确统计,但专家估计高达25万枚。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