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德国政治家访问莫斯科——并非受命于默克尔!


来源于:德国之声中文网

摘要:德国三大执政党之一的基社盟主席、巴伐利亚州长泽霍费尔即将访问莫斯科。

德国三大执政党之一的基社盟主席、巴伐利亚州长泽霍费尔即将访问莫斯科。在德俄关系陷入冰冻期之际,这一访问引起很大争议。

 

柏林与莫斯科关系很少像目前这样糟糕。即便行事谨慎的外长施泰因迈尔如今在莫斯科也难有作为。就在这政治冰冻期中间,基社盟主席、巴伐利亚州长泽霍费尔周四(2月4日)将与普京会面。泽霍费尔被视为默克尔在难民政策上最强烈的批评者,一个喜欢两极化的人。他去访问莫斯科,是否是错误的人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上?

 

"我们今天如何能引起世界的注意?"他以前时常问自己的顾问。自从难民经过巴伐利亚涌入德国以来,巴伐利亚州不再担心失去舆论的关注。数月来,泽霍费尔一直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强力抨击。尽管这次访问莫斯科,他是以巴伐利亚州长的身份,但莫斯科却将他作为德国三大执政党之一的代表来接待。

 

俄罗斯宣传下的访问

 

而且,目前正值克里姆林宫试图对德国公众舆论施加影响之际。不久前,普京接受《图片报》的详细采访,可被视为俄罗斯对德国公关的常规手段。而之后有关13岁俄裔少女在柏林被阿拉伯难民强奸的传言,则成为一场持续多日的对德国的诋毁运动。特别是俄外长拉夫罗夫对德国司法体制的批评语调尖锐。

 

基民盟外交政策专家基瑟维特(Roderich Kiesewetter)认为,俄罗斯与德国极右翼组织--特别是"德国选项党"(AfD)和Pegida运动推动相似的难民政策。此外,基瑟维特认为,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只会加剧前往欧洲的难民潮。因此,他认为泽霍费尔此时访问莫斯科是错误的。

 

叙利亚危机之初,基社盟就呼吁与俄罗斯加强合作。泽霍费尔9月表示,没有普京叙利亚的形势就无法掌控。基瑟维特认为,这对普京正中下怀:普京希望在德国、在欧盟制造纷争。

 

普京与泽霍费尔的共同目标

 

普京与泽霍费尔还有一个共同利益所在,那就是结束欧盟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欧盟冻结了与该国的部分贸易。制裁令多次延长。

 

莫斯科采取反制措施,禁止欧盟大部分农产品进口。巴伐利亚农民也连带遭殃。泽霍费尔自视为巴伐利亚经济的代言人。工业界、贸易界都希望尽快恢复与俄罗斯做生意。

 

不久前,法国也发出重要信号。法国经济部长访问莫斯科,希望夏天能取消对俄制裁。当然,前提条件是莫斯科履行明斯克协定。欧盟对俄罗斯的政治立场松动,各国经济利益不同。普京正可加以利用。

 

巴伐利亚州的外交政策

 

基社盟及其外交政策一直另立门户。基社盟元老施特劳斯(Franz-Josef Strau?)和施托伊贝尔(Edmund Stoiber)在波恩和柏林搅动德国内政。特别是施特劳斯"按自己标准的外交政策"富有传奇色彩。1983年,他批准为经济上濒临崩溃的前东德领导层提供一笔数十亿的贷款,即便在基社盟内部都受到强烈批评。此外,与种族隔离政策下的南非政府、特别是总统波塔,以及巴拉圭独裁者斯特罗斯纳定期保持联系,都凸显巴伐利亚州特有的外交政策。

 

泽霍费尔继承其衣钵,2014年就已完成32次出国访问,除了澳洲,足迹已踏遍各个大陆。他的主要目的就是促进巴伐利亚州企业主的经济利益。

 

而难民潮给巴伐利亚州的政策决策带来额外的分量。难民途经巴伐利亚州进入德国领土,使得巴伐利亚州的内政政策对德国的内政外交都具有相关性。这是新的迹象。

 

目前的疑问是,泽霍费尔启程飞往莫斯科前,在多大程度上与默克尔商定好会谈的规则。西方政治家在俄罗斯臭名昭著。默克尔是一个例外,她的理性、强硬和钢铁般的心理素质受到尊重。而泽霍费尔比较感性,他能否应对普京的拉拢,将决定这次访问究竟会成为历史的注脚,--还是对柏林大联合政府造成额外的压力。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