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降级潮来临:230亿美元中企外债逼近垃圾级


来源于:华尔街见闻

摘要:中国经济放缓叠加强美元周期,曾经热衷在海外发债的中国企业面临大麻烦。230亿美元中企外债逼近垃圾级。

中国经济放缓叠加强美元周期,曾经热衷在海外发债的中国企业面临大麻烦。

 

根据彭博新闻社统计,评级机构标准普尔今年才一个月时间便已调降13家中国企业的评级,调升只有一家,两者比例创下2006年有统计以来的最差水平。同时,有大约226亿美元中国企业发行的离岸债券,目前在三大评级机构的评级仅比垃圾级别高出一级(BBB-)。

 

据彭博统计,中国是亚洲最大的外债发行国,流通外债规模达到3730亿美元。其中BBB-评级的债券有四分之三是房地产企业。

 

例如王健林控制的大连万达商业地产所发行的利率7.25%并且在2024年到期债券,自标普1月22日将该公司仅比垃圾级高出一级的债券评级置于负面展望以来,其收益率溢价上涨了48个基点。

 

去年,深圳大型房地产开发商佳兆业(Kaisa Group)在应偿付海外10亿美元债务利息时发生违约,成为地产商美元债违约的首个案例,使得西方投资者开始对中企债券更加警惕。

 

遇到麻烦的不只是房地产企业,周期性行业在大宗价格暴跌、政府开展去产能措施的背景下,经营状况和融资能力双双恶化。

 

就在本周一,标准普尔将中国大型钢铁集团宝钢的评级由A-下调至BBB+,其中个体信用状况评估从“BBB-”下调至“BB+”,已经进入垃圾级水平。

 

中投证券在12月底的报告中曾表示,伪高评级个券调级风险拉开帷幕。钢铁、煤炭、有色、机械设备等周期性行业部分AAA级个券当前的基本面已难以支撑其高评级,若后期盈利及现金流进一步恶化,被调级的可能性较大。

 

“如果看到越来越多公司评级被下调至垃圾级,我不会感到惊讶,”施罗德投资管理除日本外亚洲信用研究主管Raymond Chia表示。“‘堕落天使’显然对市场有影响,例如那些必须投资于高评级债券的基金只能被迫减持那些被调降至垃圾级的债券。”

 

工银标准银行全球新兴市场战略部编纂的数据显示,截至1月15日,新兴市场国家的政府和企业发行的外汇“问题债券”和“准问题债券”达到2210亿美元,比2008年12月的2130亿美元还要高。不过,问题债券和准问题债券的比重略低于2008年的水平,显示新兴经济体债券市场压力虽然正在加大,但尚未达到2008年水平。

 

交易中和美国国债收益率相比高700至999个基点的债券,通常被称为问题债券。现在由于市场条件变坏,部分问题债券在交易中的收益率比国库券高1000个基点。

 

2014年以前的利率环境下,国内企业为了降低负债成本,亦或是为了建立国际形象,纷纷转向海外市场发行债务。但对于曾热衷于海外发债融资的中资企业来说,现在似乎到了该调整策略的时候。

 

去年8月以来,人民币汇率陡然“失速”,对美元汇率重挫7%,并且越来越多的机构开始不看好人民币未来的走势,这无疑令身背海外负债的企业们如坐针毡,因不少中国企业的海外债务利息成本不过8%左右,人民币的贬值使得其成本瞬间翻倍。

 

近日,东方航空等企业宣布提前偿还其美元债务,无独有偶,地产商中骏置业也同样决定提前偿付美元债务。

 

事实上,相比于前两年的繁荣,中资企业出国发债的意愿在2015年已有所降低,从总的发行规模来看,Dealogic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离岸市场美元债券发行总额868亿美元,相比2014年下降17%。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