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肖亚庆任国资新掌门 国企改革待动刀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2月1日下午,国资委召开干部大会,中组部副部长邓声明到会宣布中央关于肖亚庆和张毅职务调整的决定。任命肖亚庆为国资委主任、党委副书记;免去张毅国资委主任职务,保留其党委书记一职。

站在国企改革提速的关键期,国资委迎来了第五任“掌门人”。

昨天下午,国资委召开干部大会,中组部副部长邓声明到会宣布中央关于肖亚庆和张毅职务调整的决定。任命肖亚庆为国资委主任、党委副书记;免去张毅国资委主任职务,保留其党委书记一职。

肖亚庆成为国资委自2003年成立以来继李荣融、王勇、蒋洁敏、张毅之后的第五任掌门人。而生于1950年的张毅已达到正部级官员65岁的最高任职年限。


725-1.jpg


如果说两年多前“反腐尖刀”张毅上任,直指国资系统贪腐问题,那么如今老国企人肖亚庆的任务也十分明确,就是要利用自己的“实战”经验,全方位推进国企改革,并啃下包括混改、供给侧改革等多块硬骨头。

“中铝一哥”由商入仕

与63岁空降国资委的张毅相比,1959年出生的肖亚庆不仅更为年轻,也拥有丰富的国企经历。

肖亚庆毕业于中南大学金属材料专业毕业,工学博士,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他从1982年开始在哈尔滨市东北轻合金加工厂历任工程师、技术处副科长、科长、处长、总工程师等职,并在1998年升任哈尔滨市东北轻合金有限公司总经理。

在肖亚庆的履历中,中铝时期的工作表现十分亮眼。公开资料显示,1999年,肖亚庆转任西南铝加工厂厂长,并“在不到两年时间内,就把那个已经连续九年累计亏损16.29亿元、年产量只有7万吨左右的老国有企业,改造提升为中国最大500家企业集团之一”。该加工厂在2000年12月改制成隶属于中国铝业的西南铝业(集团)公司,肖亚庆任董事长及总经理。

2003年10月,年经44岁的肖亚庆升任中国铝业公司副总经理,半年后晋升中国铝业集团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兼任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首席执行官,成为中央管理的副部级高官。


725-2.jpg


2009年,肖亚庆“商而优则仕”,调任国务院副秘书长,这也是他第一次离开企业进入政府机关任职。在国务院工作期间,肖亚庆曾协助张德江、马凯等两任副总理,协调处理工业交通等方面的工作。他是中共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十八届中央纪委委员。

从反贪到改革

国务院国资委为国务院直属正部级特设机构,代表国家履行出资人职责,指导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和重组;对所监管企业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进行监督。2015年,中国央企总资产规模已超过40万亿人民币。按照去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国企改革位列今年五大改革任务之首。这是摆在肖亚庆面前的重要使命。

在分析肖亚庆的角色定位时,就不能不提他的前任张毅。两年多前,没有大型央企任职经历,也没有长期在国资委系统工作的经验,作为国资委成立以来的第四任国资委主任,张毅的履历和前三任主任似乎很不一样。更有戏剧意味的是,张毅在纪检系统曾工作长达18年,其中,2007年9月至2010年7月,曾先后担任中央纪委秘书长,中央纪委副书记、秘书长,中央纪委副书记,更被誉为“反腐尖刀”。他的前任是蒋洁敏,正是国资委历史上首次因为巨额贪腐落马的官员。
 

725-3.jpg

张毅上任之初,就喊话“要把制度建设作为防治腐败的根本,建立健全适合企业实际的教育制度与监督并重的惩治预防腐败体系,健全权力运行和制约,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要从体制、机制、制度上推进人财物等重大决策权力运行的公开透明,打造阳光央企”。但当下,随着国企改革进入深水区,反贪风暴过后,留给肖亚庆的则是新的任务。

从去年开始,由于国内经济下行的压力较大,国际大宗商品的价格断崖式下跌,全国国资委系统监管的企业效益同比下降6.1%,这也给下一步国企改革提出了更为紧迫的要求。“肖亚庆领导中铝发展经历了高峰低谷,也就是说,现在央企面临的兼并重组、去产能及产业转型等改革任务,他都有过经历,而且都有成功的改革经验,”国资专家、上海天强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祝波善告诉记者,“而且根据新的文件,国资委面临着怎么实现从管资产到管资本的角色转变难题,在转变过程中将出现各种难题,而肖亚庆曾任国务院副秘书长,能更好地把握政策方向。此外,过去的国资委主任多为兼任,但面临着今年艰巨的改革任务,需要推进各种强有力的改革措施,此时有人专任国资委主任,将有力于国企改革和供给侧改革的推进。”

将着力推兼并重组

根据此前明确的国企改革战略,下一步改革的重要内容将加快推进股权多元化改革,要为集团层面公司制改革创造切实可行的通道,给中央企业集团公司更大的股权调整自主权,促进各级企业逐步优化国有股权比例;积极稳妥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开展混合所有制企业员工持股试点,加快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扩大试点范围。但一直以来,混改既动了国企的奶酪,又难以消除民企的顾虑,两难之下推进缓慢。

一位不愿具名的国企高管坦言,混改在实际操作中因为没有细化规定,所以推进中常常遇阻。举例来说,如果民资作为小股东进入国有体制,很容易被同化。可如果让民资做大股东,国企可能没有这种魄力。且民资拥有的销售渠道、管理机制或者技术等,这些优势往往无法在混改中体现。如何能够将机制理顺,把混改道路清障,也成为肖亚庆亟须解决的一大难题。

另外,中国企业研究院研究员李锦认为,今年作为“十三五”的开局之年,是中国推进供给侧改革的关键时刻,也是国企重组与清退产能年,需要加快国企改革的步伐、促进成效。肖亚庆上任后,将面临去产能和供给侧改革的艰巨任务,将经历国企改革去产能、结构调整带来的阵痛,对他而言是个考验。

特别是在煤炭、钢铁等传统行业,市场关注度极大的供给侧改革对此有所侧重。在1月22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到,确定进一步化解钢铁煤炭行业过剩产能的措施,促进企业脱困和产业升级。其中提到,坚持用法治和市场化手段,化解钢铁煤炭行业过剩产能。在近几年淘汰落后钢铁产能9000多万吨的基础上,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较大幅度压缩煤炭产能。二是严控新增产能。严格督查落实国家2013年有关停止备案新增产能钢铁项目的决定。

祝波善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指出,去年的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将重组一批、清退一批国有企业,肖亚庆上任后很可能会着力推进国企的兼并重组进程。此外,去年中国出台了包括完善国资监管、国资分类等若干个国企改革政策,今年都面临落地问题,需要试点推行,而已开始试点推进的国有资本运营公司,目前还没有公开成效,国企改革任务依然严峻,肖亚庆可谓负重启程。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