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解放军改设5大战区 转型美国模式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区成立大会昨天在北京举行,解放军由此正式从七大军区进入五大战区的时代,加上之前的军委领导机构改革,被称为“30年来最大规模改革”的军改的两大核心改革已完成。

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区成立大会昨天在北京举行,解放军由此正式从七大军区进入五大战区的时代,加上之前的军委领导机构改革,被称为“30年来最大规模改革”的军改的两大核心改革已完成。

据中国军网消息,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区成立大会1日在北京八一大楼隆重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将军旗授予东部战区司令员刘粤军、政治委员郑卫平,南部战区司令员王教成、政治委员魏亮,西部战区司令员赵宗岐、政治委员朱福熙,北部战区司令员宋普选、政治委员褚益民,中部战区司令员韩卫国、政治委员殷方龙。

 

习近平在授旗仪式后发布训令,要求各战区贯彻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总原则,建设绝对忠诚、善谋打仗、指挥高效、敢打必胜的联合作战指挥机构。

 

七大军区进入五大战区时代

 

加强解放军的联合作战能力是把七大军区改成五大战区的重要目的,而强化中央军委尤其是军委主席对军队的掌控,则是整体军改的重要目的之一。习近平昨天命令各战区要坚持中国共产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强化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严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不折不扣执行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命令指示。

 

解放军原有的七大军区是北京军区、沈阳军区、济南军区、南京军区、广州军区、兰州军区和成都军区。新建立的五大战区是东部战区、南部战区、西部战区、北部战区和中部战区。五大战区均为正大军区级建制。

 

东部战区主要取代原南京军区,驻地为南京,设有海军基地,辖区包括江苏、上海、浙江、福建、江西和安徽等,需应对东海、台湾方向的问题。

 

南部战区主要取代原广州军区,驻地为广州,设有海军基地,辖区包括广东、广西、海南、湖南、湖北等,需应对南中国海、东南亚国家方向的问题。

 

西部战区主要取代原成都军区和兰州军区,驻地为乌鲁木齐,辖区包括云南、西藏、四川、重庆、新疆、青海、甘肃等,总面积占超过半个中国,需应对中印边境等南亚、中亚国家方向的问题。

 

北部战区驻地为沈阳,辖区包括黑龙江、吉林、辽宁、内蒙古等,需应对朝鲜半岛、俄罗斯、蒙古方向的问题。

 

中部战区驻地为北京,辖区包括北京、天津、河北、河南、山东、山西等,首要任务是拱卫首都北京的安全。

 

中国军报发表评论说,这是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中国最大规模的军事改革,将逐步抛弃苏联式的指挥体系,向美国模式转型。

 

原有七大军区的特点,是根据固定地域和固有阵地进行防御作战为主,但新规划的五大战区,更着重于跨区跨兵种的垂直多向指挥和联合协同作战,除陆军部队外,还整合海军、空军和火箭军(第二炮兵,战略飞弹部队),增加机动力和联合指挥作战能力,实现综合打击力量的快速反应能力。

 

战区与军区五大不同

 

香港大公网评论员马浩亮进一步解释了战区与军区的五大不同。

 

其一,大军区原本主要负责领导指挥辖区内的陆军,这是中国长期的“大陆军”体制造成的。新成立的战区,统一指挥区内陆军、海军、空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民兵、预备役等各类武装力量。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将在军委联合作战指挥机构之下,统一指挥区内各军兵种部队。

 

其二,大军区职能庞杂,集建设、管理、指挥等于一身,平时负担着大量行政管理职能。而战区专司打仗,只负责联合演习、联合作战,职能单纯集中。按照去年中央军委国防和军队改革部署,重新调整划设战区,构建“军委─战区─部队”的作战指挥体系,以及“军委─军种─部队”的建设管理体系,建设管理职能交由军种负责,即“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而原本的大军区则是既主战,又主建。

 

其三,大军区原来负责领导辖区内的各陆军集团军,而战区不再承担这些职能。如原南京军区领导第1、第12、第31等三个集团军,而新的东部战区只负责东部方向的联合演习训练作战,三个集团军的建设管理由新成立的陆军总部领导。

 

其四,大军区除了领导指挥机动野战部队,还承担领导省军区、开展国防动员、后备建设等工作。如原南京军区领导江苏、安徽、浙江、福建、江西五个省军区及上海警备区,新的东部战区完全从这些行政中抽离出来,五个省军区和上海警备区由新成立的中央军委国防动员部领导。

 

其五,原有的七大军区是传统的分区固守防御军事思路的产物,各大军区严格与行政区划对应,而行政区划往往并不能很好地契合战略方向。譬如一些邻国往往与中国多个省份接壤,按照大军区体制,被分割对应两个大军区,这显然不利于战备需要。重划的五大战区,按照战略方向来划分,打破行政隔阂,更为灵活务实,更好贴近实战需要,也更符合军事规律。

 

军政主官名单出炉

随着战区的成立,战区军政主官名单也跟着出炉,其中司令员基本都是原大军区司令员。有分析指习近平不对人事做太大幅度变动,显然是为了求稳。

 

东部战区首任司令员刘粤军上将是原兰州军区司令员,62岁,曾长期在广州军区服役,并在中越边境战争中多次立功受奖。

 

南部战区首任司令员王教成上将是原沈阳军区司令员,64岁,曾长期在南京军区服役。

 

西部战区首任司令员赵宗岐上将是原济南军区司令员,61岁,也打过中越边境战争,曾任中国驻坦桑尼亚大使馆武官,并在西藏军区、重庆警备区、第14集团军、第13集团军服务过。

 

北部战区首任司令员宋普选上将是原北京军区司令员,62岁,曾任国防大学校长,并在去年“九三阅兵”中担任阅兵总指挥。

 

中部战区首任司令员韩卫国中将是原北京军区副司令员,是五位首任战区司令员中唯一从军区副司令员升为战区司令的。他年纪最轻,60岁,毕业于国防大学联合战役指挥专业,拥有军事学硕士学位。

 

另外,原南京军区政委郑卫平上将任东部战区政委,原广州军区政委魏亮上将任南部战区政委,原成都军区政委朱福熙中将任西部战区政委,原沈阳军区政委褚益民上将任北部战区政委,原总政治部副主任殷方龙上将任中部战区政委。

 

图解:改革后解放军领导管理体系全揭秘

 

本轮中国军改的重心是领导指挥体制改革。从去年底开始,这一改革分为了三步走。第一步是组建陆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三大部队领导机构。第二步是撤销四总部,调整重组中央军委15个新部门,包括7个部(厅),3个委员会和5个直属机构。此次撤销七大军区、成立五大战区,是指挥领导体制迈出第三步。此举也标志着领导指挥体制的高层重组任务基本完成。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