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中国少年在美国追逐“冰球梦”


来源于:纽约时报中文网

摘要:十年前,即将到来的2008年夏季奥运会正在北京掀起一股运动热潮之时,一群男孩纯属偶然之下掀起了中国的冰球革命。

十年前,即将到来的2008年夏季奥运会正在北京掀起一股运动热潮之时,一群男孩纯属偶然之下掀起了中国的冰球革命。
 
 
宋安东(Misha Song)开始打冰球,是因为医生认为冷空气能医治他烦人的咳嗽。柳子聪(Tora Liu)曾是一个小胖子,寻找各种在室内运动的方法以远离夏日的酷热。
 
那时他们在小冰场里打球,比如北京国贸商城里的那座,或是建在已经废弃的防空洞里的简陋冰场。孩子们用的是父母在国外出差时搜集的打折冰球装备。由于没人教他们穿戴装备,这群男孩一开始就把冰球袜穿在护膝里面,为双腿保暖。
 
 
如今这些孩子已经从最初的好奇更进一步,进入新英格兰的预科学校和北美顶尖的青年队,为在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上展示中国冰球的发展做好准备。
 
宋安东说:“这是个挺荒诞的想法——八年前,我们从没想到我们还会继续打冰球,更别说是在美国打了。”他与柳子聪一起在马萨诸塞州安多佛的菲利普斯学院(Phillips Academy)上学。“打冰球确实让我们更接近了。这是我们共有的一种特殊纽带。”
 
 
本周日刚到19岁的宋安东是推动中国冰球兴趣的主力。去年6月,他在国家冰球联盟(NHL)的第六轮选秀上被纽约岛人队选中,成为该联盟首位生于中国的球员。
 
“宋安东获选时引起很大轰动,”17岁的钟暐(Wei Zhong)说。他是伊利诺伊州欣斯代尔中区高中(Hinsdale Central High School)的高年级生,效力于顶级青年俱乐部——芝加哥使团(Chicago Mission)。“是他激励着这些孩子开始打冰球,也激励了我的一些之前玩过冰球的朋友,他们翻出冰鞋重新开始打冰球。”
 
 
宋安东在6岁首次拿起冰球杆,那时他父亲到俄罗斯出差带回来了冰球器材。四年后,为了促进他的球员生涯,他们举家搬到多伦多。宋安东15岁时搬到新泽西州的劳伦斯维尔中学(Lawrenceville School)。去年9月,他开始在菲利普斯学院读预科。
 
有着著名的砖墙和白雪覆盖的草坪的菲利普斯学院,是美国历史最悠久的中学之一。宋安东与柳子聪在这里重聚,离他们第一次在北京虎仔队一起滑冰已过去近十年。
 
 
他们的朋友也在北美追求着冰球梦想,包括钟暐、17岁的英如镝、18岁的陈梓蒙(Simon Chen)与18岁的李欧。英如镝效力安大略青少年冰球联盟(Ontario Junior Hockey League)多伦多爱国者队(Toronto Patriots)、陈梓蒙是康涅狄格州南肯特中学(South Kent School)的高年级生、李欧是马萨诸塞州戴德姆的格里诺贵族学校(Noble and Greenough School)的高年级生。
 
在赛季间隙,队员在北美各地的训练营受训,代表中国18岁以下国家队到海外比赛,还会回到北京。分开时,他们经常通过微信的群组交谈,介绍他们在美国的奋斗,他们都希望祖国对冰球有更多的兴趣。
 
“我觉得它确实对我有很大帮助,因为我知道其他人跟我有差不多的情况,在同样的困境中挣扎,但也在各自的水平上表现出色,”李欧说。“这带给了我安慰。如果我的身边没有他们,情况就会变得极其困难,我会感到非常孤独。没人知道我在说什么。”
 
通常,男生之间会开玩笑,互相交换年少时的照片来看,或是组织去纽约的旅行。但是同样身为冰球文化中的异类,他们也经历了共同的困境。
 
英如镝是第一批在北美参加比赛的中国青年冰球员。他的父亲英达是中国著名演员和导演,他向东北部的教练发传真,为儿子寻找机会。波士顿棕熊少年队(Boston Junior Bruins)的教练克里斯·马斯特斯(Chris Masters)邀请英如镝到加拿大参加锦标赛。
 
在当时所拍的照片中,英如镝自豪地拿着金奖杯。他在10岁时搬到了芝加哥地区。
 
“那时候我很害羞,是个内向、笨拙的孩子,”英如镝说。“冰球会迫使你跟其他孩子说话,学习如何在社交方面更放得开,我认为这点很重要。”
 
高水平的冰球环境让球员们很着迷,但他们在过渡时亦需要面对一些问题。对部分人来说,语言障碍是一个难题。在中国时,柳子聪自从幼儿园以后就没再学习英语,他说他大概花了四年时间把英语说流利了。
 
打冰球有助加快他们学习英语的进程,也令他们在社交场合没那么害羞。可是比赛有时候是充满敌意的。柳子聪说他曾被种族歧视字眼辱骂。去年秋天,在宋安东被选中后,柳子聪因被误认作宋安东而遭到对手嘲弄。
 
“有些代价我们必须要付,因为我们是第一批;我们是拓荒者,”陈梓蒙说。“就个人来说,我很喜欢逆境。”
 
球员们往往都只和父母中的一方住在一起,而另一方则要为了事业,在北美和中国两边奔波。柳子聪说,他不再时常说中文,也不再和多数在北京的发小联络。钟暐感叹说,自己现在生活的地方离爷爷奶奶太远。
 
球员们一般是在学校放假期间回国,回国后他们注意到冰球环境发生了变化。孩子们不再需要跟“啤酒俱乐部”的大人一起,在简陋的冰场里滑冰——近几年来许多新设施已经在各大城市落成。
 
根据国际冰球联合会(International Ice Hockey Federation)2015年的调查,中国有1225名注册球员。此外,中国还有48个室内冰场,比奥地利、捷克和日本还多。
 
在上海出生的纽约岛人老板王嘉廉(Charles B. Wang)在中国出资修建了28座冰场。NHL的一位代表说,每周会有五场联盟比赛在中国当地电视台播出,而在12月,俄罗斯的大陆冰球联赛(Kontinental Hockey League)宣布将在下个赛季进军北京。
 
虽然冰球在中国有稳步发展的迹象,但仍然存在巨大的财力差距。很多冰球活动集中在主要城市。目前在北美发展的球员都来自成功商人家庭。
 
柳子聪表示,“这些装备在中国要更贵,我觉得这是阻碍不那么富裕的人打冰球的因素之一。”
 
2022年奥运会将会是一个展示冰球实力的机会,因此这项运动将会获得中国政府的大力支持,这也许有助于它的普及。
 
宋安东和其他中国顶级年轻球员的成功可能会产生更大的影响。菲利普斯学院的教练保罗·托尔托雷拉(Paul Tortorella)表示,本赛季有些想追随宋安东和柳子聪脚步的中国球员来找他咨询。
 
在1947–1948赛季,吴启光(Larry Kwong)成为第一个参加NHL比赛的亚裔球员。他在最近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他为中国这一代的冰球球员感到骄傲。
 
宋安东最近见到了一手推动中国转变成为一片篮球温床的姚明。姚明告诉他要保持专注,鼓励他不要受到外界评论的影响。
 
如果宋安东或其他球员能够参加NHL比赛,他们就有可能具有像姚明一样的影响力。宋安东表示,他接受自己作为使者的角色。
 
英如镝表示,宋安东获选是一件非常“鼓舞人心”的事情。
 
“在那之前,”英如镝说。“NHL真的就像远处的光一样。看到他获选后,这变成了一个现实,给了我奋斗的目标。”
 
除了互相激励,球员们已经开始指导下一波可能成为中国明星的球员。在南肯特中学,陈梓蒙正在帮助队中两名年纪更小的中国球员,向他们传递他和朋友们这些年来的经验。
 
“冰球涉及到很多明争暗斗,有时候你会得不到自己应得的上场机会,”陈梓蒙说。他还表示,与亚洲人相比,一些教练会给美国球员更多机会。
 
“但最终,”他说。“我们达成一致,我们得更加努力,付出代价,因为我们要为中国冰球,为我们的祖国拼尽全力。一点逆境不算什么。”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