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少子化趋势难改 人口负增长恐提前至2023年


来源于:第一财经日报

摘要:官方预计2030年人口负增长,但多位人口学者担忧可能提前到2023年左右。

官方预计2030年人口负增长,但多位人口学者担忧可能提前到2023年左右。

 

中国民众整体生育意愿走低,三孩以上超生人口每年不足百万,仅占年出生人口的5%或者更低。这一组数据引起人口学者的普遍担忧。

 

多位人口学者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全面二孩政策对中国人口数量和结构的影响可能会低于预期。中国人口负增长有可能提前在2023年左右到来。

 

出生人口增长或低于预期

 

根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获得的数据,目前三孩以上超生的人口数量占年出生人口的5%左右。按照2015年全年出生人口1655万人计算,三孩以上的超生人口只有80多万。

 

这组数据表明,中国民众整体生育意愿确实比较低迷。此前,根据国家卫计委的调查,目前全国城乡群众的生育意愿为1.93个孩子。卫计委官员也在多个场合表示,全面二孩政策之后,绝大多数群众的生育意愿将可以满足了。

 

全面二孩政策自2016年1月1日开始实施。根据卫计委的预测,实施全面二孩政策后,每年新增的出生人口平均可能达到300万,到2050年可增加约3000万劳动力,在一定程度上减缓人口老龄化进程。自2030年开始,中国人口将进入负增长阶段。

 

从经济上看,实施全面二孩将直接带动住房、教育、健康、家政及日用品等方面的消费需求,刺激扩大相关领域投资,增加就业。据官方援引的估测,新增人口进入劳动年龄后,将使经济潜在增长率提高约0.5个百分点。

 

但就不同人口学者的测算,全面二孩放开对人口带来的影响可能会低于预期。人口学者姚美雄测算后发现,到2050年,将远远达不到增加3000万劳动力的水平。而由于死亡人口逐年增加,到2023年,年死亡人口就将超过年出生人口,中国人口就将进入负增长,比官方预计的时间点提前了7年。

 

人口学者黄文政估算,全面二孩后,出生人口将在2017年达到高峰,峰值估计在1750万到2000万之间(仅比2015年的1655万新增95万到345万之间)。然后从2018年迅速开始大幅下滑。“十三五”期间平均每年出生人口预计将介于1600万到1850万之间。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顾宝昌分析称,考虑到全国9000万全面二孩的目标人群中,40岁以上的育龄妇女占50%以上;再加上目前民众整体生育意愿较低,全面二孩政策能够增加的出生人口将会低于预期。

 

顾宝昌曾在单独二孩政策实施后在全国多个省市进行调研,结果发现各地反应都比较平淡。有不少符合政策的夫妻因为担忧养育成本、影响女性就业以及无人帮助照看孩子等原因放弃生二孩。

 

“我的担心是,和单独二孩政策的实施遇冷一样,全面放开二孩的政策可能会再次遇冷。如果真是如此,那么中国生育水平在未来继续下滑就在所难免了。”顾宝昌说。

 

少子化趋势难改

 

习近平总书记2015年11月初在《关于制定“十三五”规划建议的说明》中强调,当前,我国人口结构呈现明显的高龄少子特征,适龄人口生育意愿明显降低,妇女总和生育率明显低于更替水平。少生优生已成为社会生育观念的主流。

 

这是中国领导人近来首次对高龄少子化的人口新常态做出明确阐释。根据人口统计学标准,一个社会0~14岁人口占比15%~18%为“严重少子化”,15%以内为“超少子化”。历次人口普查表明,中国0~14岁的少儿人口占比呈现令人吃惊的锐减态势:1964年为40.7%,1982年为33.6%,1990年为27.7%,2000年为22.9%,到2010年已经降为16.6%。值得警惕的是,这种减少的趋势还在持续。

 

人口学者梁建章认为,中国人口正在加速老化中,这种老龄化与其说是老年人太多,不如说是年轻人太少的缘故。而一个国家年轻人口过少,将会极大地遏制其创新能力,继而影响其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根据统计,2015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连续四年下降,并且30多年来首次出现了流动人口的减少。海通证券(12.620, 0.48, 3.95%)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分析称,中国2015年GDP增速创25年新低,与流动人口减少有很大关系。而劳动年龄人口减少正在从供给和需求两侧掣肘经济增长。

 

姚美雄认为,当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较大,根本原因是人口进入新常态。而作为对策,全面二孩政策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出生人口,增加未来劳动力供给,缓解未来养老压力。

 

他同时称,全面二孩政策起到这些效果的前提是,必须有一定数量的目标人群真的生育了二孩。

 

让愿意生二孩的人敢生

 

北京市正在备孕的张女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她今年40岁,儿子已经13岁,多年来她就渴望再要一个孩子,可是身为北京一家重点学校的老师,她一直没敢要。现在政策放开了,她虽然在备孕,但是心里一直很纠结。

 

“现在学校里一个萝卜一个坑,我真担心生孩子回来之后还有没有我的位置。还有,我这个年龄,想想怀孕、检查、生孩子、养孩子这一系列的麻烦事,真有点打怵啊。”张女士说。

 

很多备孕二孩的女性都有张女士类似的担忧。姚美雄认为,现在政府应该尽快采取各种有效的鼓励措施,打消群众的顾虑,让愿意生二孩的人真的敢生。

 

姚美雄建议,首先应该延长产假到6个月,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轻再生育的压力。但从目前各省正在修订地方《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的情况看,还没有一个省份能达到6个月产假,一般产假长度多在3~4个月。

 

除了产假之外,减税、减少教育支出也是鼓励生育的措施之一。据媒体报道,刚刚结束的上海市两会上,台盟上海市委提交提案,建议给二孩家庭减收个人所得税,同时将幼儿园纳入义务教育范畴,通过降低养育成本鼓励育龄夫妻生育二孩。

 

顾宝昌建议,为了避免中国人口在未来陷入更大的危机,在鼓励按政策生育二孩的同时,应该进一步放开生育限制,准许群众自主生育。

 

姚美雄、顾宝昌等学者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三孩以上超生人口每年不足百万,对于全国13.74亿人的总量来说,不足千分之一,是个很小的数字。是否有必要为这些人口花费巨大行政成本进行社会抚养费征收等工作值得商榷。

 

国家统计局的人口数据显示,过去多年来,超生人口中绝大多数为二孩超生,三孩以上的超生人口比例很低。东南沿海某省份的一名官员对记者透露,该省年出生人口中三孩以上仅占总出生人口的3%左右。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人口学者王广州告诉本报记者,根据统计,三孩以上超生人口约占全部出生人口的5%左右,根据省份不同和年份不同,这个数字是波动的。四孩以上更少,估计不到全部出生人口的百分之一。

 

顾宝昌认为,整体民众的生育意愿已经发生巨大变化,80后、90后生育意愿较前更有下降趋势。在这样的形势下,少量家庭生育多孩正好弥补了部分家庭不生育或者生育一孩的不足,从整体上和长远看对人口结构是有利的。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