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货币战:美国对冲基金再度“空袭”人民币


来源于: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摘要:对冲基金行业一些规模最大的公司正大举押注中国货币下跌,华尔街与中国这一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领导人之间即将展开决战。

对冲基金行业一些规模最大的公司正大举押注中国货币下跌,华尔街与中国这一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领导人之间即将展开决战。

 

巴斯(Kyle Bass)麾下的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已卖出所持大部分股票、大宗商品和债券资产,专注于做空亚洲货币,包括人民币和港元。

 

这是在数年前成功做空美国住房市场之后,这家总部位于美国达拉斯的公司进行的规模最大、目标最为集中的一次押注。如今,该公司将约85%的资产都押注在未来三年人民币和港元将贬值的交易上;这项押注涉及数十亿美元的资金,包括借来的资金。

 

巴斯表示,就投资规模而言,这一次要比次贷危机时大得多。巴斯认为,人民币在未来三年的跌幅可能高达40%。

 

知情人士称,亿万富翁交易员德鲁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和对冲基金经理泰珀(David Tepper)已经对自己的头寸进行部署,押注人民币将下跌。艾因霍恩(David Einhorn)麾下的Greenlight Capital Inc.也持有押注人民币贬值的期权。

这些基金做空人民币之际适逢对中国领导人来说一个非常敏感的时期。中国政府在多条战线上进行努力,目标包括实现经济软着陆,应对身负重债的银行系统,以及引导经济朝着消费主导型增长模式转型。

 

围绕人民币走软的预期导致中国居民和外国投资者大规模撤走资金。尽管中国仍拥有3.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居世界首位,但近几个月遭遇了大规模资本外流。对冲基金押注中国将使人民币进一步走软以阻止资本大规模流出中国以及促进经济增长。

 

不过,相比面对由市场确定价值的货币,在人民币面前对冲基金的这一做法风险要高得多。中国国有经济给予政府诸多调节手段以及大量可供支配的资源。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国有机构在外国人进行大部分押注的香港市场买入大量人民币,造成香港银行同业隔夜拆借利率飙升66%,难以为空头头寸进行融资,人民币因此大幅走高。

 

亿万富翁投资家索罗斯(George Soros)最近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预测,中国经济实际上将不可避免地出现硬着陆,在他发表这样的言论之后形势变得更加紧张。索罗斯表示,有鉴于此,他看空大宗商品生产国货币和亚洲货币。

 

几天后,中国国有媒体新华社刊登评论文章警告称,随着中国货币当局采取有效举措稳定人民币汇率,那些试图做空人民币的“激进”投机客将遭遇巨大损失。

 

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Soros Fund Management)一名发言人以及索罗斯家族财富管理办公室未就该公司外汇头寸置评。

 

中国的上述表态已震慑了一些基金经理,导致他们不再加大力度做空人民币。一些交易员已缩减甚至完全退出了人民币空头头寸,称他们无意与中国政府对着干。部分交易员称,他们正寻求转而做空那些一旦人民币继续走低,预计将跟随贬值的其他亚洲货币。

 

最新的这一对峙局面让人想起过去一些相似情景,例如20多年前索罗斯做空英镑的情形。1997年,马来西亚总理曾指责索罗斯在亚洲危机期间攻击林吉特。时任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首席投资长的德鲁肯米勒当时称,虽然索罗斯旗下主要对冲基金此前曾做空林吉特,但在危机期间也曾买入林吉特,减缓林吉特的跌势。

 

在研究了中国银行体系并震惊于其快速扩张的债务规模之后,Hayman Capital 于去年开始押注人民币下跌。该公司的分析表明,逾期贷款(目前在总贷款额中占比2%左右)将大幅上升,并最终需要政府注入数万亿美元资金来确保银行资本充足。中国央行资产负债表的扩大将引导人民币走软,就像美联储在金融危机期间对美国银行业实施救助导致美元贬值一样。

 

去年8月份,当中国央行意外引导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贬值2%后,更广泛市场范围内做空人民币的行动开始增加。中国央行的行动引发市场猜测,中国政府最终将令人民币与不断走强的美元脱钩,并追随其他国家引导本国货币走软,以此来提振经济增长。

 

据知情人士透露,德鲁肯米勒及其前门生施赖伯(Zach Schreiber)自去年以来均已建立大量人民币空头头寸。德鲁肯米勒目前投资自己的财富,施赖伯运营着规模对冲基金公司PointState Capital LP,该公司管理着约100亿美元资产。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一押注帮助PointState去年获利约15%,截至1月中旬的收益贡献超过5%。

 

熟悉交易的知情人士称,那些依然看跌人民币的交易员们目前正通过多种方式来做空人民币。一些人押注,人民币在岸汇率与离岸汇率之间的差距将进一步扩大(离岸汇率对市场更加敏感)。1月初,这个差距一度扩大至人民币0.1367元,之后在政府的干预下急剧收窄。

 

阿克曼(William Ackman)上周在写给投资者的年度信函中披露,在去年8月中国引导人民币贬值的两天前,旗下的Pershing Square Capital Management LP开始通过购买看跌期权和看跌期权跨期组合,建立了大量名义上看跌人民币的空头头寸,以对冲中国经济意外走软的风险。

 

不过阿克曼在信中表示,这次押注仅仅为Pershing Square带来了少量盈利,由于中国一直在捍卫人民币汇率,这些盈利不足以抵消该公司蒙受的更大亏损;这番言论显示出在这类押注中获利的困难程度。

 

阿克曼还写道,他将继续持有这些头寸,因其作为对冲工具具有重要意义。

 

知情人士称,其他通过做空人民币而获利的公司包括规模20亿美元的Scoggin Capital Management,以及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 LP)旗下Emerging Sovereign Group。

 

熟悉Emerging Sovereign Group旗下做空中国的基金Nexus的人士称,2016年1月份上半月Nexus就上涨超过20%,一定程度上就是因为该基金持有大量人民币空头头寸。其中一名人士称,Nexus大部分头寸由期权组成。

 

Greenlight Capital和泰珀所掌管Appaloosa Management LP的敞口规模有多大不得而知,但泰珀去年曾直言不讳地指出人民币被高估。

 

去年8月份以来,中国一直在实施各种规定来稳定汇率以及阻止资金外流,其中包括要求在岸人民币衍生交易缴存20%的准备金,此举提高了基金持续通过掉期做空人民币的成本。

 

中国官员此前暗示,他们不会为了相比于贸易伙伴获得优势而寻求让人民币贬值,因为一旦其他国家加以效仿,可能导致竞争性贬值的破坏性循环,需要避免此种情况出现。经济学家称,中国仍有空间通过财政政策刺激经济。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