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日本央行宣布负利率 或加剧货币竞争性贬值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日本央行以5-4投票比例通过决定,对超额准备金账户采取-0.1%的利率,为亚洲首个实施负利率的国家。

北京时间29日午间消息,日本央行以5-4投票比例通过决定,对超额准备金账户采取-0.1%的利率,为亚洲首个实施负利率的国家。负利率将从2月16日起执行,若有必要将进一步调降利率。

日本央行同时维持货币基础年增幅80万亿日元的计划,符合预期。

 

日本央行还推迟实现2%通胀目标的时间。宣布2016财年核心CPI升幅预期为0.8%,2017财年核心CPI升幅预期为1.8%。CPI升幅将在2017财年上半年前后达到2%目标。

 

日本央行称,负利率将适用于日本央行往来账户。海外经济的下行风险大。采取负利率和量化质化宽松以尽快达到目标。

 

负利率仅适用超额准备金账户

 

日本央行表示,将对经常账户采用三层利率体系。包括正利率、零利率和负利率。货币政策框架旨在让日本央行追求更多宽松措施,多层利率体系类似于欧洲央行和瑞士央行,三层利率体系是为了确保银行业利润“过度下降”。

 

银行间无担保隔夜拆借利率依然是0.1%,零利率适用于银行的法定准备金,负利率适用于超额准备金账户。

 

央行委员白井早由里表示,负利率可能被误解,复杂的政策框架可能令市场困惑;委员木内登英表示只有在危机时才适合负利率;委员石田浩二认为日本国债收益率下滑对经济不利。

 

目前,日本通胀率依然接近零。日本统计部门周五表示,12月份,剔除生鲜食品的消费价格同比上涨0.1%,追平彭博调查所得的预估中值。统计数据还显示,家庭支出同比下降4.4%,失业率保持在3.3%。

 

油价持续下跌、日元跌势逆转,再加上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增加了日本央行采取更多行动刺激价格上涨并提振经济增长的压力。

“鉴于油价走低、日元扭转疲态,通胀率可能将保持在接近零的水平,通胀预期不可能很快上升,”Tokai Tokyo Research Center首席经济学家武藤弘明说。“日本央行迟早别无选择,只能增加宽松措施。”

 

日元一度暴跌 日经指数巨震收涨

 

日本央行意外的宽松政策宣布后,日经225指数一度上涨近3.5%,但涨势并未能延续,回吐涨幅下跌近1%后逆转走高,盘中最高触及17638.93点,最低为16767.09点。

截至收盘时,日经225指数报17518.3点,涨幅2.8%。日元走势和日本股市近似,消息公布后,日元大幅贬值,美元兑日元汇率一度冲高到121.35,涨幅近2%,但随后涨幅回吐。

体现日本央行进一步货币宽松决心

 

中金宏观评论分析称,此“负利率”非彼“负利率”。这里需要强调,日本的这个“负利率”是指银行将过剩资金存放在日本央行账上的利率(与欧央行的Deposit Facility Rate类似),这个利率并非日本央行的货币政策目标利率。早在2013年4月推出QQE时,日本央行就已经将货币政策目标从基准利率改为基础货币发行量(即,放弃了传统的盯住隔夜利率的货币政策操作模式)。

 

负利率最主要的意义是体现了日本央行进一步货币宽松的决心。在12月议息会议上,日本央行设立了新的ETF购买计划、扩大央行信贷合格抵押品的范围并将日本国债持有平均期限从7-10年延长至7-12年,但效果有限,市场反应平淡。自2013年推出QQE以来,日本实施了史无前例的超级货币宽松政策,但并未实现2%的通胀目标,结构性改革进展也非常有限,企业工资增长乏力。在这种背景下推出QQE with negative interest rate,短期内最主要的意义在于日本央行向市场表达了进一步货币宽松的决心。负利率对实体经济的实际影响有待观察。

 

日本货币政策还有进一步宽松的空间。尽管不能排除日本央行购买更多更长期国债的可能性,但相对而言,这种空间和效果已经不大。预计日本央行最可能加大购买:a)股权ETFs;b)J-REITs;c)商业票据及公司债。值得注意的是,在2014年10月加大QQE的时候,日本央行扩大了国债、ETFs和J-REITs的购买规模,却维持了商业票据和公司债的购买力度不变,未来增加商业票据和公司债购买量的可能性更大。

 

或加剧货币竞争性贬值

 

海通证券宏观分析师姜超、顾潇啸表示,油价下跌恶化通胀前景。日本12月核心通胀水平依然在零附近徘徊,工业产出(-1.6%)、家庭支出(-4.4%)大幅低于预期,加之股市暴跌恶化经济增长前景,日本央行不得不放狠招,开启负利率时代。

 

姜超、顾潇啸认为,货币紧缩暂时延后。后危机时代,投资者对央妈极度心理依赖,美联储于15年12月启动加息,标志着持续了8年的全球宽松周期的终结,导致了全球金融海啸。未来如果美国上半年不再加息,欧央行3月加码宽松再得以兑现,那么全球金融市场或会迎来难得的喘息窗口。

 

谈到这一决定对人民币的影响时,姜超、顾潇啸表示人民币汇率承压,面临两难抉择。在美国加息、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人民币汇率持续承压,而日本负利率或加剧货币竞争性贬值。未来要么一次性大幅贬值,释放利率政策空间;如要坚持稳定汇率,则必须加强资本管制,同时利率政策将受约束。

 

中国怎么办?

 

日本突然宣布负利率,中国怎么办?申银万国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表示,关键是人民币要打破“因为贬所以贬”困局。

 

就目前来说,可以做的有如下几个方面:

 

1、明确年度贬值幅度或贬值区间,来稳定市场预期。每年的贬值幅度可以是5%或者10%,或者某一目标值,来避免市场由于过于恐慌导致过大贬值。2016年的贬值目标可以界定为7%,达到目标之后,由于预期人民币不再贬值,阶段性的贬值压力有望缓解。

 

2、进一步明确宽松的货币政策基调,明确一旦利率超过某一阈值,央行会及时降准降息。

 

3、稳定外汇收支管理政策,如果随时可以方便的换汇,部分提前换汇的行为有望得到缓解。

 

4、明确最优外汇储备规模,缓解大家对于外汇储备不够的担心。根据我们的测算,中国合适的外汇储备规模在1.5-2.5万亿,外汇储备还有3.3万亿,问题不大。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