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难民危机加剧 欧洲正对难民“关紧大门”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在巴黎恐袭和科隆性侵事件后,欧洲各国对难民的接待态度仿佛正从开放逐渐变得保守。

在巴黎恐袭和科隆性侵事件后,欧洲各国对难民的接待态度仿佛正从开放逐渐变得保守。

 

欧洲身陷难民危机,曾尝试多种方法试图走出困境,开始强调明确分摊额,但如今则对难民“关紧大门”。一向严管难民接待的丹麦通过“没收难民财产法案”,而另一个以宽松的难民政策著称的国家——挪威,28日宣布将遣返8万难民。欧洲国家继续收紧难民政策,使得欧洲难民危机不断深化。

 

瑞典宣布将遣返8万难民

 

瑞典政府28日宣布,未来几年内将遣返8万名于2015年在瑞典提交避难申请的难民。

 

瑞典内政大臣安德斯·于耶曼当天对瑞典电视台表示,政府已让移民局和警方就遣返难民工作做好准备,“对于那些不可留在瑞典的难民,将先劝其自愿返回,但同时也必须做好强制遣返的准备”。

 

据新华社报道,于耶曼表示,遣返工作对瑞典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未来几年政府将动用“遣返专项补贴资金”使更多难民离开,而部分难民在避难申请遭到拒绝后仍会滞留在瑞典,所以政府必须加大力度打击非法劳工市场。

 

瑞典移民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瑞典国内申请避难的人数多达16.3万人。

 

瑞典首相勒文去年11月宣布,瑞典已无力继续执行宽松的难民接收政策,未来将采取措施减少进入瑞典的难民数量,包括实施边境控制和收紧永久居留证及家庭团聚签证的发放等。

 

德国限制移民“家庭团聚”

 

德国执政联盟的各党派领导人将在28日举行会议,试图对难民的家庭团聚做出更多限制。据德国媒体报道,收紧后的规定可能会影响目前来德的两成叙利亚难民。

 

另外,德国联邦内阁也通过一项有关驱逐外国犯罪人员的法案。依据该法案,如一名寻求避难者因侵犯人身安全等罪行而被判处一年以上监禁,将会被明确剥夺难民身份。

 

丹麦议会此前也通过了一项旨在收紧难民政策的法案。该法案决定延后难民同亲人团聚的日期,并且收缴难民的随身贵重物品,把所得资金用于维持他们的生活,引发极大争议。外界普遍忧虑其他国家可能会效法丹麦。

 

马其顿关闭与希腊边境

 

据德国《明镜周刊》消息,马其顿于27日周三下午关闭了与希腊的边境。

 

目前,从希腊登陆欧洲的难民,如欲前往西欧,马其顿是必经之路。马其顿今后将每过12个小时开放一次边境,每次大约放入数百名来自叙利亚、伊拉克以及阿富汗的难民。目前,位于依多美尼的边境口岸积压了大约2400名难民。其中大约一半暂时居住在当地难民营中,其他难民则在附近一座加油站内栖身。

 

从去年起,马其顿方面就加强了边防检控,只允许叙利亚、阿富汗以及伊拉克难民过境,且必须提交书面保证,承诺将继续前往德国或者奥地利。

 

就在不久前,塞尔维亚关闭了与马其顿边境,不再允许难民入境。而在难民辗转通往西欧的道路上,斯洛文尼亚、匈牙利此前都已经强化了边防检查,导致大量难民积压在巴尔干半岛。

 

希腊被勒令3个月内整改边境

 

欧盟委员会27日发表报告指责希腊“严重忽略”了对申根区外部边界的控制义务,要求希腊在三个月内做出必要改变。欧盟官员称,希腊对外部边界的控制存在严重的问题,希腊当局必须尽快解决。

 

希腊政府发言人抨击欧盟的报告是“非建设性”的,并称希腊为管控边境“已经采取了所有可以采取的措施”。他还批评一些国家在推卸责任。近来,难民前往欧洲途中溺水丧生的事件不断发生。27日有7名难民前往希腊途中溺水身亡;一艘难民偷渡船26日在爱琴海沉没,造成5人死亡16人失踪。

 

据欧盟估计,大约有85万难民2015年是通过希腊进入欧洲的。但是希腊国内的难民营容纳人数十分有限,绝大多数难民都选择继续北上,穿过巴尔干半岛前往西欧国家。

 

难民潮助推法国反犹潮 

 

法国拥有50万的犹太人,是全欧洲最大的犹太人群体。作为移民法国最早的社群之一,早在法国大革命时代,他们就已经生活在了这片土地上。然而,随着近年来反犹排犹情绪的升温与针对犹太族群恐怖袭击的不断发生,如今的欧洲难民又进一步加剧了这种冲突。越来越多的法国犹太人开始选择离开。

 

法国总理瓦尔斯25日在巴黎市政府纪念已故以色列前总理拉宾的活动上致辞说:“法国犹太人仍然‘恶毒反犹主义’的目标,法国政府正在并将尽一切努力保护本国犹太人。”尽管政府首脑言之凿凿,事实上却收效甚微,《查理周刊》遇袭后,约8000名法国犹太人返回以色列。而过去5年,离开法国前往以色列的犹太人数量翻了一倍。

 

作为外来移民本土化进程与欧洲犹太人生存模式典型范例的法国犹太人,如今却面临着“正在从法国的人口版图上消失”的窘境。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