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打击代购呼声高涨 澳政府被指不作为


来源于:澳洲新快报

摘要:澳大利亚政府被指没有能力确保本地家长能持续买到所需的婴儿奶粉,反而依赖供应商不断满足需求。

澳洲囤积奶粉现象普遍(图片来源:《时代报》)

 

澳大利亚政府被指没有能力确保本地家长能持续买到所需的婴儿奶粉,反而依赖供应商不断满足需求。

 

在澳为他人代购的华人顾客透露了他们如何轻易接收和满足不断涌来的订单,尤其是婴儿奶粉和维他命。

 

研究平行进口对消费者影响的经济学家们表示,澳大利亚政府应效仿香港的做法,限制奶粉出口。然而,两位部长的发言人证实,政府没有这种打算,就连在现有法律下采取措施的想法都没有。

 

消费者保护部长奥德威尔(Kelly O'Dwyer)的发言人称,澳大利亚的法律没有赋予政府限制零售销售的权力。她说:“总的来说,法律不限制商店将货物卖给谁。”

 

农业部长乔伊斯(Barnaby Joyce)的发言人表示,国家出口法关注的是出口产品的质量,而不是它们在澳洲的可得性,该部门也不监管10公斤以下的出口。

 

“农业部门不负责国内的奶粉市场。”发言人说。

 

同时,代购正通过中国流行的社交app——微信迅速发展。一位代购商自爆,她只要发条信息问朋友们需要什么,他们就会不断转发给他们的朋友,一旦人们觉得她是购买澳洲产品的可靠来源,他们就会下更多单。

 

微信的“我的钱包”功能使用户能够相互转账,而且这种功能没有与澳洲的银行账户挂钩,意味着代购者的利润通常留在海外。

 

此外,高度有组织的代购集团会在“天猫”(Tmall)等网站开店,然后再招募采购人士去购买顾客的订单。

 

除了奶粉之外,其他高需求的澳洲产品还有蜂蜜和最近热销的宠物食品等。伊士活购物中心(Eastwood Shopping Centre)的一位药剂师称,很难预料人们需要什么产品,每个星期都不一样,但是热门的东西都会很快卖光。她说顾客如果买不到所需的,就会去别的地方,“药店实在太多了”。

 

澳大利亚最大的连锁药店Chemist Warehouse最近宣布计划在天猫开店,奶粉商贝拉米(Bellamy's)也已经在天猫开店,A2 Milk则与京东(JD.com)、天猫和唯品会(VIP)等合作开网店。

 

然而,考虑到天猫充斥的假货,很多中国人依然喜欢直接向可靠的人购买食品和维他命。据说网店的奶粉罐会有细微差别,这令家长惶恐。而且网店的价格也很贵,一罐贝拉米在Coles卖22.95澳元,但在中国就卖到230元(49.95澳元),而运往中国的运费只要7澳元/公斤。

 

迪肯大学(Deakin University)的一群经济学家也表示,澳大利亚政府应限制奶粉平行出口(非官方渠道出口)。他们最近发现,通过非官方出口渠道大规模出口奶粉到中国正在伤害澳洲的消费者,造成短暂缺货。

 

在《世界经济》(The World Economy)发表过论文的Pasquale Sgro教授表示,“有多种方法可以制止这种现象,但代价都很昂贵。”

 

这些方法包括限制每个人可以带出国的奶粉数量、加强边境控制和包裹检查等。他补充说:“有人觉得短缺只是暂时现象,因为国内供应商会趁高需求的时候增加供应。”

 

Sgro教授的论文总结称,打击有组织代购集团不能只靠限制个人购买数量。

 

经济学家们研究过香港的经验。香港曾经因为疯狂代购而造成奶粉短缺,当局在2013年实施限令,每人只能带两罐过关,违者最高监禁2年。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