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医院“号贩子”顶风作案底气何来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今天下午3点,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发布通报。这则通报缘于网上热传的一段“女子怒斥号贩子”视频。

今天下午3点,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发布通报。

“怒斥号贩子”女孩被威胁

 

这则通报缘于网上热传的一段“女子怒斥号贩子”视频。视频中,身穿白色羽绒服女孩带着哭声指责医院保安“不作为”,不管号贩子的猖獗,而自己“排那么长时间的队却挂不到号”:“一个300块钱的号他们朝我要4500(元),老百姓看个病挂个号这么费劲呢,医院挂号的人、票贩子里应外合。”

“我们凭本事大早上在那等一天,挂不上号。你票贩子,哪怕说你站在这挣本事钱,站着受冷也行。你们票贩子占个东西,最后快要签到了来了10多个人往这一站,你们是啥呀?你们咋这么猖獗呢?”女孩对着挂号窗口位置大声喊着,并不断质疑称“票贩子安排排队,保安不安排排队,票贩子把自己人都安排在前面,后面的老百姓不敢吱声。”

 

与此同时,女孩身边围了很多群众,视频中还有人给女孩递水,并提醒女孩询问警察来了没有。但在这段视频中,并未发现有人与女孩争执,也没有人回应女孩的喊叫。

 

女孩所在的医院是北京广安门中医院,院方回应称,这件事发生在上周二(19日),当时该女子指责过后,院方为她安排了医生诊治。其发布的声明中表示,经医院初步调查,此次事件无保安参与倒号的行为及证据。

 

北京市卫计委随后发表情况声明,对“号贩子”现象、尤其是医疗机构内部个别不法人员内外勾结的行为,始终采取“零容忍”。

 

北京市公安局今天通过官方微博指出,治安总队会同西城分局连续开展工作,先后在广安门中医院、协和医院、宣武医院抓获号贩子12名,针对广安门中医院号贩子问题,市公安局相关部门已成立专案组,正在进一步工作中。

 

据视频中女孩的朋友透露,女孩回到老家后,接到了一些陌生电话和短信的威胁,“她说是号贩子打给她的,但她自己也不知道号码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她连着好几天被这些威胁电话骚扰,担惊受怕的。她说这家医院治疗她母亲的病挺有效果的,可她怕再带母亲来复查时会遇到危险。”

 

对于“女孩回老家后遭号贩子电话威胁”,有目击者说,她只在填写就诊卡和报警时留了联系方式,没跟号贩子直接联系,不知号码如何流出。有记者多次尝试联系女孩,均未获答复,朋友说:“她现在比较害怕”。

 

“号贩子”依然存在

 

26日,有记者在广安门医院看到,发生“女孩痛斥号贩子”事件后,医院加大了对号贩子的驱散力度,多个楼层都能看到穿制服的工作人员,但当记者在门诊大楼的特需门诊挂号处附近看墙上的价目表时,仍有“号贩子”前来询问是否需要专家号。

 

同日早上10点,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儿童医院挂号大厅显示屏显示专家号大多“已满”或“停诊”。据了解,儿科一位专家一周出诊两天,一天可以接五个号,提前预约也很难挂上,可谓“一号难求”。

 

于是记者向门口的一位安保人员咨询有没有其他途径可以迅速拿到专家号,该人员给了记者一个联系方式,声称可以找他挂号。另一位安保人员也“热心”地给记者提供了类似的联系方式,并嘱咐“我可什么都没有说,你们不要外传。”

 

时至中午,安保人员介绍的“号贩子”打来电话,声称:“想要谁的号,只要医生出诊就可以搞到。”记者指定了一位儿科神经内科专家周五上午的特需号,该号贩子说只要有孩子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再给他300元,今天就能挂上号。

 

当记者持续追问他手中大量号源从何而来时,“号贩子”透露:“你们挂不到是因为不知道放号的程序,医院有些专家号提前三个月就能挂。”

 

记者在医院官网证实,电话、网络、窗口及诊间预约周期为3个月。至于怎么避开实名制预约的规定,让提前预约的票转到买家名下,号贩子闭口不答。

 

北京一名三甲医院的医生告诉记者,他们在接诊病人时一般不会要求患者提供本人身份证号,一个个去核实是不是本人,这样会非常影响效率。另外,有时候患者进来,从接诊卡上他们也能看出来的并不是接诊卡所写的人,基本能猜到号是从号贩子手里买的,但考虑到很多患者是从外地来的,钱也花了,也非常不容易,作为一名医生,如果不给看,心里实在说不过去,“总不能把病人赶出去吧”。

 

谁在给“号贩子”撑腰

 

当前我国刑法仅对倒卖车票、船票的票贩子有明确入罪规定,但对于倒卖医疗号源的号贩子没有针对性规定。即便抓住了这些号贩子只能治安拘留五天;罚款金额太低,基本都在一百元以内;罚了就不能拘,拘了就不能罚,因此总不能对号贩子形成致命打击。

 

由此来看,真正给“号贩子”撑腰的,一则是挂号流程上存在的技术性漏洞,二则是惩处方式上的法律漏洞。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全国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严重不均,分级诊疗制度尚未普及,北京、上海等特大城市的医院成了“全国看病中心”,无论病情轻重,患者都迷信到“大医院”就诊,过度医疗也造成了大医院“一号难求”的现状,变异成滋生“号贩子”的土壤。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