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FT社评:普京不应拖延改革


来源于:英国《金融时报》

摘要: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地缘政治抱负撞上了经济和全球化的现实。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地缘政治抱负撞上了经济和全球化的现实。油价再次暴跌,再加上西方因俄罗斯武装干预乌克兰而施加的制裁,又一次掐住了俄罗斯经济的喉咙。在卢布暴跌可能导致俄罗斯连续第二年陷入衰退之际,俄罗斯现在的危机至少和2014年末油价首次大幅下挫期间一样严重。

 

除了能源价格和制裁以外,还有更为根本的问题。俄罗斯在本世纪头十年的经济增长模式已经走到尽头。随后不断上升的油价催生了一场消费繁荣,使得原本闲置的苏联时代产能重新开始生产。现在,强劲增长只有通过大举投资于新的产能和生产率提高才有可能实现。然而,制裁加剧了多年来未能使腐败的国家资本主义体系现代化、未能改革这一体系的问题——在普京领导下发展起来的这一体系扼杀了投资。

 

莫斯科方面试图将其过去两年的孤立描述为一个通过进口替代来发展国内工业的机遇。然而,即便如此,俄罗斯也需要投资和外国技术。在一个高度互联互通的世界里,自给自足是不可行的。与此同时,事实证明,俄罗斯将战略重心“转向”中国代替不了西方的融资和技术。

 

克里姆林宫面临的最为紧迫的问题是卢布的大幅贬值。随着卢布暴跌至一度似乎不可想象的水平,俄罗斯人的购买力和生活水平大幅下降。普京自吞并克里米亚以来的极高支持率显得脆弱不堪。支撑卢布的任何可用举措——继续消耗俄罗斯总共36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大幅加息或者汇率管制——都不是很诱人的选项。

 

永久解决俄罗斯经济危机的唯一真正可行的办法,是实施全面结构性改革以解放经济并强化法治。然而,此前每一次有机会采取此类举措的时候,普京都没有这样做,担心它们可能威胁到自己的控制权。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站到了他的对立面,包括在其担任总统期间蓬勃发展的密友。

 

与此同时,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要想让改革真正有成功的可能性,就需要普京前两届任期内的两位自由主义旗手中的某一位回归,或许是担任总理。这两人是前财政部长阿列克谢•库德林(Alexei Kudrin)和前经济部长赫尔曼•格列夫(Herman Gref)。普京看起来也不愿支持这种必要的政局变动。

 

相反,普京似乎在寻求让西方缓和制裁。他在履行去年就乌克兰东部问题签署的明斯克协议方面摆出了更具建设性的姿态,任命亲信担任谈判代表。在外交努力为争取结束持续4年之久的叙利亚战争加大力度之际,普京还向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施压,要求其下台。

 

如果此类努力是真诚的,那么将值得欢迎——尽管欧盟和美国不应像2008年俄罗斯格鲁吉亚战争后那样,在对俄关系上不计前嫌、重新开始。如果明斯克协议没有得到完全执行,他们也不应考虑私下签署协议取消对俄制裁,以保证在叙利亚得到莫斯科方面的帮助。

 

普京今年面临议会选举,2018年面临总统选举,西方缓和制裁可能会为他赢得一些时间,并至少帮助俄罗斯恢复一些经济增长。但继续拖延改革将会伤害俄罗斯的前途,让其进一步落后于全球各发达经济体。如果俄罗斯人的生活水平继续下降,这种拖延最终也会极大地伤害普京自己的前途。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