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越南“神鳖”死亡被视为不祥之兆


来源于:纽约时报中文网

摘要:越南官方媒体报道,一只在神话中象征独立和长寿的巨鳖去世了。它被人称作“龟祖”(Cu Rua),体重估计有360磅(163公斤),据信是自然死亡,其确切年龄未知。此时正值越南共产党召开大会,选择越南未来五年的最高领导人之际,龟祖的死被普遍解读为党和国家的凶兆。

 
2011年,龟祖在河内的还剑湖。据信它是自然死亡,其具体年龄未知。
 
 
河内还剑湖中的玉山寺。还剑湖附近另一座寺庙的看守人阮善雄说,“人们说龟祖之死是不幸。”
 
官方媒体报道,一只在神话中象征独立和长寿的巨鳖去世了。这只巨鳖已在河内市中心的湖里生活数十年——有人说它在那里活了几个世纪。
 
它被人称作“龟祖”(Cu Rua),体重估计有360磅(163公斤),据信是自然死亡,其确切年龄未知。
 
在这个高度迷信且笃信儒家的国家,龟祖的精神和文化意义不容小觑,它的死讯让越南人扼腕痛惜。
 
由于此时正值越南共产党召开大会,选择越南未来五年的最高领导人之际,龟祖的死被普遍解读为党和国家的凶兆。
 
“人们说龟祖之死是不幸,也是神灵在预示有事即将发生,”距离该湖几步之遥的武石寺(Vu Thach)的看守人阮善雄(Nguyen Thien Hung)说。
 
“如果我讨论此事对政治的影响,政府会以为我是想动摇它,”他说。“但是,所有人都认为这象征着政府的厄运。”
 
对于这里的很多人来说,龟祖很神圣,据称是湖中的神龟在世间的化身。相传在15世纪,有一位民族主义英雄借到一把神剑,很可能是从龙王那里借的,并用它赶走了占领越南的中国军队。之后,他把神剑还给了一只浮游在河内市的还剑湖(Hoan Kiem Lake)里的乌龟。
 
龟祖之死也是生物学史上的损失。它是仅存的几只长江巨型软壳鳖之一,属斯氏鳖(Rafetus swinhoei)种,现在已知存活的只有三只。其中两只在中国,一只在河内市外的湖泊里。
 
“这只如此重要的动物死亡,使得这一物种近一步接近绝种,”《斑鳖:灭绝的曲线》(Rafetus, The Curve of Extinction)一书作者、国际龟鳖权威彼得·普瑞查德(Peter Pritchard)在佛罗里达州的家中通过电子邮件表示。
 
但对越南人来说,生物多样性可能是龟祖的诸多意义里,最不重要的一个。
 
在许多越南人认为神圣的四种动物中,龟是唯一真实存在的,另外三种是龙、凤和麒麟。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越南专家、人类生态学教授帕米拉·艾尔威(Pamela McElwee)说。因此,人们视河内市的巨龟为“此时此地的尘世,与精神世界”的一个重要联系,她补充道。
 
它同时也象征着河内数十年来所承受的战争和动荡。
 
每当有火车隆隆驶入河内火车站,售票员就会播放一首爱国歌曲,歌词讲述了越战后河内的复兴,这首歌的结尾歌颂了市内最著名的古迹之一:位于还剑湖中心、为纪念龟祖而在1880年代兴建的庙宇。
 
河内火车站的客户服务人员阮氏文英(Nguyen Thi Van Anh)表示,她从未见过龟祖,但一向认为它是家乡的重要象征。
 
“现在我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些什么,却不能把它形容出来,”她说。
 
既然龟祖是国家的象征,那么它与越南强大的邻国中国之间有着麻烦的关系,也丝毫不令人感到意外了。中国曾是越南在共产主义阵营中长期的盟友。
 
由于还剑湖的传说,龟祖成了越南抵抗中国侵犯最为明确的象征。龟祖被发现死亡的当日,越南外交部正因中国石油钻井平台进入南海争议海域而猛烈抨击中国,越南全国也就该国在政治和经济上对中国的依赖,掀起了一场激烈辩论。
 
不过在龟祖与中国的关系中,也存在相互依赖的因素。
 
现存唯一已知的雌性长江巨型软壳鳖在中国,与她一同生活的雄性伴侣可能是不育的,几位龟鳖专家本周在采访中说。
 
这个物种最后的希望可能就是让越南最后一只存活的巨鳖,与中国的雌性巨鳖交配培育。
 
河内生态与生物资源研究所(Institute of Ecology and Biological Resources)两栖爬行动物专家阮光长(Nguyen Quang Truong)说,迄今为止,还未有人作出过这样的努力。
 
他说,一来,越南剩下的那只巨鳖的性别还未确定。但即使最后发现它是雄性,要规划一场跨境的乌龟约会,或是运输精子以进行人工授精,都需要双边高度合作、大量文书工作,以及天时地利才能成功。
 
“这是相当复杂的,”阮光长说。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