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韩国防部长继总统后再提“萨德”原因何在?


来源于:韩国中央日报

摘要:韩国国防部长韩民求1月25日表示“有必要在韩半岛部署末端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萨德)”,在1月27日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访华讨论中国参与对朝制裁事宜之前做出了这一明确表态。

韩国国防部长韩民求1月25日表示“有必要在韩半岛部署末端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萨德)”,在1月27日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访华讨论中国参与对朝制裁事宜之前做出了这一明确表态。 

 

2014年,韩美联合司令官斯卡帕罗蒂曾要求美国国防部在韩半岛部署萨德的事实公开后,韩部长等韩国外交安全当局人士一直避免谈及相关问题,称“美国内部尚且未就这一问题得出结论”。 

 

据悉,韩部长此番发言是经过政府层面协调后发表的观点。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青瓦台相关人士表示“朝鲜第四轮核试验之后,政府层面在部署萨德的问题上进行了相当认真的思考,考虑到中国的反对和国内争议,萨德不是韩部长可以随口谈论的问题”。 

 

他补充说“外交安全当局人士目前已经对部署萨德的重要性达成共识,朴总统也为了国家利益在思索应当做出何种选择”。 

 

从这一点来看,有分析认为,韩部长的发言相当于宣布韩国已打算着手在韩半岛部署萨德。据称,青瓦台等外交安全高层当局人士最近曾面向专家们收集关于部署萨德必要性的舆论。 

 

政府此举的原因在于,韩国虽也在构建导弹防御(KAMD)系统,但需要较长时间,而且朝鲜制造大规模杀伤武器技术的进展速度远高于人们的预期,在这种情况下,除部署萨德之外,别无选择。  

 

国民大学政治研究生院院长朴辉乐(音)表示“朝鲜悍然发动第四轮核试验,其核能力正在得到快速发展,此举体现了政府认为我们需要以最低限度的制约手段来应对朝鲜攻击的思考”。 

 

他还表示“不仅是韩国政府,在韩国派驻了2.85万余名驻韩美军的美国为了应对朝鲜的核威胁,可能会提前做出(在韩半岛部署萨德的)决定”。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1月20日(当地时间)在《亚太再平衡2025报告书》中表示“在韩半岛部署萨德可以提供有价值的导弹防御体系”,公开建议在韩半岛部署萨德。  

 

也有分析认为,韩部长的发言是为了向在对朝制裁问题上表现消极的中国施压。曾任《defence 21+》月刊总编的正义党国防改革企划团长金钟大(音)表示“韩部长此举有意借在韩半岛部署萨德向中国施压,同时以朝鲜核试验为契机,推动部署萨德成为公论”。 

 

但金团长主张“即使现在做出决定,也还需要3年左右时间才能实现实战部署,中国很可能不会因此动摇”。  

 

韩部长当日还谈到了朝鲜的潜射弹道导弹(SLBM)开发水平。 

 

他说“潜射弹道导弹包含地面射出实验、水中射出实验、飞行实验和战斗力化四个阶段,现在朝鲜正处于多次进行并逐渐完成水中射出实验的阶段”。 

 

他接着表示“其他国家在进行水中射出试验后,一般需要3~4年才能实现战斗力化,朝鲜的速度可能会更快”。 

 

另外,韩国外交部计划派遣局长级官员参与1月26日~27日(当地时间)在华盛顿举行的大规模杀伤武器(WMD)防扩散安全倡议(PSI)会议。 

 

外交部当局人士表示“PSI是美国主导的多边制裁体系,在朝鲜第四轮核试验之后,其重要性正变得越来越大”。PSI是允许在公海上要求疑心运输大规模杀伤武器相关物资的船舶停船并对相关船只进行搜索的措施。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