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宋常涉嫌内幕交易案拷问高校独董风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4家上市公司各自发布公告,披露公司独立董事宋常因涉嫌内幕交易、短线交易,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1月22日晚,菲利华、贵人鸟、九华旅游、京能置业4家上市公司各自发布公告,披露公司独立董事宋常因涉嫌内幕交易、短线交易,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最忙独董宋常

 

宋常从1994年6月至今一直在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会计系、财务与金融系任教。

 

他曾被媒体封为“最忙独董”。他曾先后担任过10家以上上市公司的独董,包括天鸿科技、神雾环保、大恒科技、九华旅游等。仅2014年一年,宋常就同时担任5家上市公司独董,达到了证监会的规定上限。此外,他还曾出任多家券商的独董。

 

这一次被监管关注,对于宋常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记者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官方网站看到,2015年6月15日,上交所上市公司监察一部,就曾发布名为《关于对京能置业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宋常予以监管关注的决定》的公函。公函称,2015年4月9日,京能置业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宋常以每股9.31元买入100000股公司股票。2015年4月18日,公司披露2014年年报。独立董事宋常在定期报告披露前30天内买入公司股票,违反了《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所持本公司股份及其变动管理规则》关于禁止董事在定期报告前30日内买卖股票的规定。另经查明,独立董事宋常在发现违规后,主动报告,并承诺将2015年4月9日买入的公司股票自买入日起自愿锁定一年。

 

当时,公函中说,独立董事宋常应当引以为戒,在从事证券交易等活动时,严格遵守法律法规和本所业务规则,自觉维护证券市场秩序,积极配合上市公司做好信息披露工作,履行忠实、勤勉义务,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然而该公函发出不到一年,宋常再度被立案调查。

 

上周五,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表示,证监会将持续对资本市场各类违法违规行为保持高压态势,依法依规精确打击,促进资本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从最牛独董到最忙独董 高校独董赚快钱盛行

 

在他之前,同样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商学院会计系副主任徐经长一度兼任6家公司“独董”,突破规定上限,被网民赠予“最牛独董”称号。

最牛独董徐经长

 

而在去年12月,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副校长刘亚和国际商学院原院长汤谷良,因违规兼职独董获利也曾被教育部通报处分。

 

对外经贸大学教授屠新泉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教授独董盛行,是源自于赚快钱的心理。”

 

年报显示,宋常在2014年分别从贵人鸟、菲利华、京能置业和神雾环保领取独董薪酬18万元、10万元、6万元、6万元。

 

而从公开披露的信息来看,此前徐经长至少兼任宝莱特、奥康国际、北京城建、北新建材、全聚德、荣之联等6家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横跨房地产、餐饮业、纺织服装、医疗器械、信息服务、建筑材料业。徐在这些兼职中所获津贴从2.9万元到8万元不等,合计达33万元。

 

自2001年A股实施独立董事制度以来,从北大、清华到普通地方高校,数以千计的高校人员先后走上上市公司独董岗位。多年来,高校独董之所以受企业青睐,屠新泉解释这既由于高校教授有专业素养,上市公司聘请的教授独董,基本都是该领域的权威,还有就是教授人脉深广,跟企业经营者有密切的往来。

 

赚快钱心理让“独董”们无心科研“高校独董”既给上市公司治理带来一定帮助,也在高校内部引发不少争议。“高校独董”究竟能否起到中立、监督的作用,如何平衡行政、教学、科研与上市公司兼职之间的关系,成为各方关注的议题。

 

评论表示,这些事件从一个侧面说明,本应与上市公司没有重要利益关系的独董,在相当程度上并不独立,没有尽到法定义务。由此也可以窥见,一些上市公司治理架构虽然貌似健全,但实际上并未发挥应有作用。独董成了花瓶,仅仅用于应付监管要求。

兼职独董“不务正业”的弊端还不止于此。宋常涉嫌内幕交易被查,说明本应起到公司“看门人”作用的独董,有时却成了公司的风险敞口,甚至成为股市黑箱操作的一个渠道。与普通投资者相比,兼职独董拥有更多信息优势,一旦缺乏监管完全可以将其转化为寻租工具。

 

此外还需警惕,一旦学者与上市公司形成利益共同体,学术势必被污染。比如,利用学术地位,制造有利于兼职上市公司的虚假信息,误导市场和投资者。比如,打着学术旗号,散布表面公允实则含有利于兼职上市公司和个人利益的研究成果。宋常这种涉嫌通过内幕交易、短线交易获取经济利益的行为容易界定和查处,而上述不通过内幕交易变现的行为,虽然同样是追求私利,却难以定性。这种行为更大的危害在于,有可能扰乱证券市场监管,模糊本应明晰的改革方向。

 

堵住兼职独董寻租 关键更在严厉监管

去年,教育部下发了《关于对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任职)进行清理规范的通知》,禁止高校副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担任上市公司独董。这是近年来教育部对高校领导在外兼职实施的最严厉处罚。不少“高校籍”独董纷纷辞职。

 

屠新泉称,“教育部严查领导兼职,开启了独董离职潮,商学院、会计、保险、税务等专业是‘重灾区’。”

 

“去年政策收紧后,高校独董纷纷辞职,这主要涉及到商学院,还有保险、金融与企业频繁打交道的专业领域。你像保险专业的教授,对接的就是保险公司,金融对应的是银行,商学院在各个行业的都有,他们在外兼职是最多的。”

 

据此前通报,对外经贸大学在外兼职的两位校领导均被处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追缴违规兼职所得。

 

“现在我们学校有职务在外兼职的老师都辞掉兼职了。不仅如此,还包括退回前几年在外面兼职的收入,要么退回公司,要么退回学校。有的人在多家公司兼职独董,甚至要退回好几百万。”

 

有评论表示,教育部此举固然有助于学术界保持应有的独立。但是,从证券市场的角度看,问题并没有因此解决。总要有人担任独董,谁来对任职者进行背景调查?如何避免独董成为“花瓶”,只拿钱不议事?如何堵住兼职独董寻租图利的利益渠道?这是证券市场自身必须解决的问题。

 

从维护证券市场的健康环境出发,对于兼职独董寻租,必须抬高其违法违规成本,实施更严厉的监管措施。兼职独董的原职从业资格和进入证券市场的资格,都应与其独董履职行为挂钩,并配合以司法监管,如此,兼职独董才能去污名化,才能做到谨言慎行,成为公司治理的真正推动者。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