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索罗斯18年后卷土重来 中国官媒警告做空死路一条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连日来,中国官方媒体接连发文警告做空中国者。

连日来,中国官方媒体接连发文警告做空中国者。

 

1月23日凌晨,新华社发表了一篇措辞严厉的评论。在这篇名为《中国经济转型测试全球投资者的智慧和勇气》的英文评论中表示,鲁莽投机和恶意做空将面临更高的交易成本,甚至可能承担严重的法律后果。

 

24日,新华社再发文严厉警告,做空人民币死路一条。那些急切砸盘套利的投机者和恶意做空者,却面临更高交易成本乃至严重的法律后果;须知,一个具有坚强变革意志和纠错韧性的转型中大国,所拥有的雄厚资源和政策弹药,使其足以掌控局面。

 

25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再发文称,做空中国者终将败于市场。人民日报采访的专家表示“想成功做空中国无疑是可笑的。” 

 

这些警告的指向被怀疑是针对以索罗斯为代表的大空头。

大空头索罗斯

 

做空香港

 

进入2016年以来,做空的寒流突袭香港市场,港元对美元从年初时开盘价7.7506一路下行。

 

1月20日(上周三),港元和港股更是遭遇“股汇双杀”,港元汇率盘中一度跌至7.8295港元对1美元,接近联系汇率制7.85的限制,创2007年以来新低。 同日,恒指跌破19000点后午后跌幅扩大至4%,收盘跌3.8%,报18886.30点,创42个月来新低。

不过,港元的暴跌行情并未持续太久。 上周五(1月22日)上午,港元涨幅一度达到0.21%,不仅高于当周前四天0.13%的跌幅,港元对美元汇率也重回7.8下方。

 

对于港元这轮急跌,外汇分析师认为,除了受美联储开启加息周期影响,吸引热钱流入美国市场导致外,另一部分原因则是有做空的力量转移到香港市场,投资大鳄索罗斯被疑参与其中。

 

就在港元暴跌的次日,1月21日,在达沃斯论坛期间,85岁的索罗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不讳表示,全球面临通缩压力,这让他看空美国股市,他还表示在做空亚洲货币。

 

索罗斯表示,他做空了标普500指数。今年,标普500指数已经累计下跌8.5%。

 

索罗斯称,现在买入股票还太早。 除了做空美股,索罗斯表示还在去年年底买入了美国国债,做空了原材料生产国股市,并下注亚洲货币将对美元下跌。

 

这让不少人联想到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历史是否会重演?

 

东南亚危机重演?

 

在18年前的“东南亚金融危机”,1997年夏,在索罗斯等一帮国际炒家的持续猛攻之下,自泰国始,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市场的汇市和股市一路狂泻,索罗斯获利数十亿美元。

 

1998年,索罗斯转战香港市场,遭遇顽强抵抗,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特区政府入市干预,几番“肉搏”,国际炒家最终弹尽粮绝,遭遇惨败。索罗斯们是私募对冲基金,从未公布此战的损失,坊间传言是亏损约10亿美元。

 

眼下,面对中国经济下行趋势,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危局,美联储加息,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暴跌等,据彭博社近日报道,索罗斯称中国正迈向硬着陆。此前,一些国际投机者称,“中国经济硬着陆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并表示将继续做空包括人民币在内的亚洲国家货币。

 

对亿万富翁投资者索罗斯而言,他所预期的硬着陆将加剧全球通缩压力,推动股市下跌,并提振美国国债价格。索罗斯参加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期间于周四接受采访称,他正做空美股、大宗商品生产国和亚洲货币。

 

索罗斯称,中国当前经济增速更准确的数字是3.5%,最新的官方数字为第四季同比增长6.8%。他表示,不可持续的债务负担及资本外逃都给中国带来了不祥的信号。

 

“硬着陆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他说。“我不是在做预期,我是观察出了这一点。”

不过,高盛称投资者在夸大中国经济减速对全球的影响,中国情况或许并没有那么糟糕。

 

“正如过去几个月中国政府管理股市和汇市的举措所示,政策失误风险突出,”这篇题为“Walled in: China’s Great Dilemma”的高盛报告称。高盛称,中国有充足的资源在2016年避免所谓的“硬着陆”,而让人头疼的是,市场对中国经济的反应有些过度,这加剧了市场的波动性和风险性。

 

高盛的投资管理团队通过图表分析出口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展示了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对全球经济的影响被“夸大”的原因。在美国,对华出口占其GDP的比重仅为0.7%。不过,新兴市场这一比例为2.3%,韩国更是高达10.3%。

 

中国出人意料的人民币贬值之举,以及混乱的市场监管动摇了投资者的信心。中国国家副主席李源潮本周在达沃斯接受彭博新闻社采访时表示,中国愿意保持对股市的干预,以确保不会让少数投机者得利,而牺牲普通投资者的利益。

 

高盛预计人民币在未来两年将贬值10%-20%:“毫无疑问,人民币在2020年之前会进一步贬值,如果人民币贬值变得无序或者资本账户开放后中国出现大规模资本外流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在增长方面,高盛表示中国未来两三年可能会达到6.5%的最低增长目标,并且中国有充足的资源在2016年避免所谓的“硬着陆”。

 

经历了20年创纪录新高的经济增长,中国这个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面临步邻国日本后尘的风险,可能会出现长时间经济增长低迷的状况,甚至可能遭遇通缩。

 

“与日本陷入失落的十年时的状况相比,中国进入减速周期的起点要低得多,”报告警告称。“中国更贫穷,人口结构更为不利,人力资本因素更为疲弱,对投资依赖程度更高,并且在商业环境指标排名上更为靠后。”

 

如何击败货币空头

除了官媒发声之外,实际上,今年1月12日,在人民币多空争夺战,中国央行不仅采用传统的卖出美元买入人民币的方式来捍卫汇率价格,同时通过收紧离岸香港市场人民币流动性的方式来对空头进行“釜底抽薪”式的打击,一举“打爆”人民币空头。

 

1月18日,中国央行宣布,自25日起,对境外金融机构在境内金融机构存放,执行正常存款准备金率政策。

 

1月19日,国家外汇管理局上海市分局召开2016年上海市外汇管理工作会议。会议要求,2016年要加强风险防控,严厉打击地下钱庄等各种非法外汇交易,切实防范跨境资本流动冲击,完善跨境投融资外汇管理。

 

1月21日,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表示将继续开展外汇业务相关检查,严厉打击无真实交易背景的虚假外汇交易、地下钱庄等违法违规活动。

 

以上政策中,央行1月18日祭出的大招尤为关键,决定自2016年1月25日起,对境外金融机构在境内金融机构存放执行正常存款准备金率政策。这表示境外机构零准备金的终结。离岸市场战略地位或生变!“人民币汇率波动巨大之时,零准备金会助长套利情绪,对稳定市场预期造成威胁。对这部分资金征收准备金是迟早的事,目前时机已成熟。”外汇市场观察员、黄金钱包首席研究员肖磊表示。

 

国信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董德志称,按目前境外人民币存款约1.3万亿左右计算,此政策将导致2000多亿元的离岸人民币被锁定。

 

昆仑银行战略投资与发展部总经理助理李建军表示,征收准备金会进一步增加离岸人民币存款成本,抬高做空离岸人民币的代价,抑制套利行为,从而方便央行稳定汇市。人民币汇率有望在央行多重支持措施下站稳。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表示,央行长期策略跟中央政府基本方针有关,通过人民币贬值,强化实体经济和企业融资渠道,促进实体发展,抑制海外投机性,让金融市场回归更健康的状态。

 

击败索罗斯的四大经验也是弥足珍贵:

 

1、高度重视,全力迎战,不惜代价;

 

2、中央政府雄厚财力支持;

 

3、金融“国家队”直接出动在市场上击垮对手;

 

4、修改法规让空头无机可乘。

 

各方评论

 

叶檀(每日经济新闻评论员):新华社警告能否成功,取决于中国拥有的子弹以及保持稳定的政策决心。

 

中国政府目前使用了两个工具,一个是资源工具,不断释放外汇储备回收人民币流动性打爆空头;另一个是政策工具,银行不得向做空者大规模发放人民币,或者像最近所展示的那样,让外资行缴纳存款准备金。

 

易宪容(青岛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中国要开放市场,国际投机客随时都可能介入人民币汇率市场,总会有要么做多要么做空的市场行为,对此中国要有足够的应对方式。

 

中国的实力摆在那里,用市场的方式来回应,用得着太担心吗?

 

程凯(华夏时报编委)索罗斯不可怕,央行一出手才知有没有。在当下全球“兵荒马乱”的金融市场中,真正是显现全球最大经济体的那些央行行长力量的时候了。

 

黄斌汉:索罗斯真假做空?跟中国斗他将输掉一生荣誉。你拿什么与拥有超过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的中国斗?还有中国特色的政策市。当出现大量外汇流出时可以通过政策来限制,目前就已有相关的小调整政策出台。大空头索罗斯很懂西方,但对于东方大国中国,他可能直到现在还没搞懂。再斗可能一生的荣誉都将葬身东方。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