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1MDB巨案──马来西亚政治的金钱网络


来源于:华尔街日报

摘要: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Najib Razak)的政治生命在去年夏天危在旦夕,起因是近7亿美元来源不明的资金出现在他的个人银行账户中一事被曝光。

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成为了关注焦点,起因是近7亿美元来源不明的资金出现在纳吉布的个人银行账户中一事被曝光。

 

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Najib Razak)的政治生命在去年夏天危在旦夕,起因是近7亿美元来源不明的资金出现在他的个人银行账户中一事被曝光。

 

面对党内要他辞职的压力,纳吉布于去年7月把一批高层领导人召集在一起,提醒他们说,每个人都受益于该笔资金。

 

据一名在场的内阁部长透露,纳吉布说,那笔资金并非使他个人发财,而是分配给了政治人物们,或者是用于项目支出,旨在帮助执政党赢得2013年选举。

 

该部长还透露,纳吉布说,他接受那笔资金是为了给大家用。

 

目前还不清楚,那笔7亿美元的资金来自何处,用于什么。但《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历时六个月的调查发现,数个公共实体在一个巨大的利益输送网上面花费了数亿美元资金,旨在确保纳吉布所在的马来民族统一机构(United Malays National Organization)继续执政。执政党的官员表示,这些选举支出虽然合法,但即使是在马来西亚自由放任的选举制度中,也算是树立了新的标杆。

 

争议政治资金

 

自1957年马来西亚从英国统治下独立以来,历届马来西亚政府一直由马来民族统一机构领导,这让其成为全球统治时间最长的政党之一。该政党对权力非同寻常的控制为马来西亚带来了经济成果,提高了人民的生活水平,使马来西亚成为一个快速增长的新兴市场国家以及美国在亚洲的盟友。

视频:“政治献金”之谜

但其批评者认为,该政党对于选举的主导妨碍了马来西亚在民主方面也取得类似进步,反而使该国的选举制度遭到了赞助及贿选行为的破坏,分析师称赞助及贿选行为产生了对马来民族统一机构有利的结果。

 

《华尔街日报》采访了执政联盟内的政治人士和前政府雇员,并查阅了与纳吉布设立的国家投资基金相关的文件。《华尔街日报》的调查发现了数亿美元未经报告的政治性支出,其中大多数资金来自公共资源或为其它目的设立的项目。

 

这些支出严重依赖纳吉布控制的国家投资基金1Malaysia Development Bhd.(1MDB)。从《华尔街日报》所见到的1MDB董事会会议记录及这家报纸对该基金雇员的采访可以发现这一点,

 

纳吉布担任1MDB顾问委员会主席,他曾反复承诺该基金将通过吸引外资的方式提振马来西亚的经济。如今该基金已经累积了超过110亿美元的债务,但却没有吸引到重大投资。

 

但《华尔街日报》的调查发现,纳吉布通过1MDB将至少1.4亿美元资金输入学校和低成本住宅等慈善项目,通过这些方式提高马来民族统一机构的胜选机会。

 

上述会议记录显示,1MDB一再将政治支出放在首位,即使在该基金的现金流不足以偿付其债务时也是如此。

 

该基金董事会的成员非常想知道,他们是否会惹上麻烦。会议记录显示,2014年12月20日召开的一次会议上,董事会成员讨论了如何应对就1MDB被控存在财务违规行为展开调查的警方。

 

全球调查

 

据创立该基金的一位人士说,1MDB还通过Ihsan Perdana Bhd将数亿美元资金转给政界人士,Ihsan Perdana于2011年成立,是负责执行1MDB企业社会责任项目的公司。据该马来西亚公司登记数据显示,Ihsan Perdana无需提交财务报表。

 

马来西亚调查人员认为,打入纳吉布个人账户的资金是通过与1MDB有关联的政府机构、银行和企业转移过来的。马来西亚政府调查文件显示,通过Ihsan Perdana流入纳吉布个人账户的资金至少有1,400万美元。

 

文件显示,这1,400万美元来自SRC International Bhd.,这是一家马来西亚财政部控制的公司。纳吉布同时兼任马来西亚财政部长。

 

据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的马来西亚内阁成员称,纳吉布从他的个人账户为议员们开支票,议员可以将钱用到他们认为合适的地方。另外一名承认接受过支票的议员也证实了这种说法。

 

记者多次提出了采访要求,不过都被纳吉布回绝。他否认存在不当行为或为了个人利益接受钱财,同时声称1MDB的支出是为了马来西亚的利益。他还未对他个人账户的7亿美元资金的来源以及使用情况做出解释。

 

马来民族统一机构高级官员曾称这笔钱是来自一名中东捐献者的政治献金。马来西亚反腐败机构为纳吉布使用个人账户用于政治资金转移的权利做了辩护,这种行为并不违反马来西亚的法律。

 

1MDB在至少六个国家的调查中成为关注焦点。在马来西亚,对其进行调查的包括马来西亚反腐机构、央行、审计长以及一个议会委员会。

 

1MDB的高管未接受采访请求。该基金否认其商业决定受政治驱动,承诺会配合调查。它在一份声明中说,其惊讶地发现,《华尔街日报》仍在继续抹黑1MDB,这一行动所基于的指控陈旧而重复。

 

马来民族统一机构发言人没有回复置评请求。马来民族统一机构没有义务公开披露其财务报告。

 

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联邦调查局对1MDB开展的一项调查关注纳吉布及其家庭所拥有的资产,包括在纽约和洛杉矶的豪华不动产。上述人士还说,美国联邦调查局还在关注制片公司Red Granite Pictures的资金来源。这家公司由纳吉布的继子设立,制作了由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主演的《华尔街之狼》(The Wolf of Wall Street)。

 

这些调查处于搜集信息阶段。纳吉布及其家庭成员都没有受到指控。Red Granite Pictures在发给《华尔街日报》的一份声明中说,纳吉布继子和公司都没有进行“不适当”的商业活动。

 

去年8月,由于对纳吉布处理经济问题和管理1MDB不满,数万名抗议者在吉隆坡举行集会要求他下台。直到今天,仍有一些议员要求他辞职。

 

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教授拉希姆(Lily Zubaidah Rahim)说,民主制国家采取问责制,大多数成熟的民主制国家不会出现使用个人银行账户来提供选举资金这样的行为。拉希姆参与了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展开的一项名为“选举廉正计划”(Electoral Integrity Project)的选举标准调查。

 

“一个马来西亚”

 

纳吉布领导的马来民族统一机构成立于上世纪40年代,代表马来族利益。过去几十年里,马来民族统一机构与由华裔、印度裔少数族群支持的其它一些政党组成执政联盟,共同治理马来西亚。

 

上世纪70年代,马来民族统一机构启动了一个平权项目,并从中受益。该项目规定要优先扶持马来人,使得马来人在政府部门就业、接受教育以及接获政府合同方面占据明显的优势。在马来西亚约3,000万人口中,马来族占到了一半多一点。

 

反对党中的批评人士称,马来民族统一机构把一些合同给了马来人的公司,作为回报,这些公司向该党捐赠选举资金。执政联盟议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证实了这种行为,但强调这是合法的。

 

关于企业或个人可以向政党或政客捐赠多少资金,马来西亚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且不强制政党或政客公布捐款者的身份。法律规定在竞选期间,政党候选人的竞选开支不得超过4.7万美元,但没有为政党的选举开支设定上限。马来西亚也没有法律规定不得动用国家资源用于竞选。

 

政界人士称,施以金钱或其它好处来影响选举结果,即贿选,是被明文禁止的,但这在马来西亚却是普遍现象。马来西亚选举监督机构没有对贿选投诉展开调查的法定职权。

 

在2008年的选举中,执政联盟失去了议会中的三分之二多数。随后马来民族统一机构抛弃了其领导人,代之以时任副首相的纳吉布。纳吉布许下清除贪腐、改善透明度的诺言。他承诺,马来西亚所有公民都将在他领导的国家里受益。他把这一愿景称为“一个马来西亚”。 

 

据与纳吉布交往密切的人士透露,纳吉布还谈到,马来民族统一机构需要摆脱对公司捐赠的依赖。不过,上述人士说,纳吉布知道他需要资金来源。

 

随着刘特佐(Jho Low)的出现,获得资金的机会来了。

 

30多岁的刘特佐是马来西亚金融家,来自马来西亚槟城。据熟悉刘特佐的人说,他留学英国期间在伦敦与马来西亚总统纳吉布的继子成为朋友。后来,他进入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学习。 

 

他2010年告诉一家马来西亚报纸,自己在马来西亚帮助石油储量丰富的丁加奴州(Terengganu)建立了一只投资基金。纳吉布将这只基金转变成了一个联邦实体,因此诞生了1MDB。

 

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的一名前马来西亚执政联盟政治人士称,刘特佐尽管在马来民族统一机构内没有正式职务,但他后来帮助安排了大选相关支出。

 

纳吉布和1MDB高管称该基金旨在吸引能源、房地产和旅游领域的投资,但没有提到慈善支出。

 

反对党指出马来西亚已经拥有一个类似职能的主权财富基金Khazanah Nasional Bhd.,并质疑为何1MDB被置于纳吉布的控制之下。

 

马来西亚反对派领导人的女儿、议员Nurul Izzah Anwar称1MDB的建立完全是一个阴谋,而且纳吉布在明目张胆地直接干预该财富基金的管理。

 

纳吉布告诉议会称,他对1MDB的职责是确保该基金能够促进经济发展和外国投资,以便财富能够不分种族和民族地在一个马来西亚内平等分配。

 

神秘的基金

 

1MDB从设立伊始就弥漫着神秘气息。一位前员工称,高级管理层毙掉了那些想在谷歌上分享文件的建议,理由是那样可能会让马来西亚的政坛反对派获得相关文件。

 

这位前员工说,刘特佐会被接入电话会议,但并不提名道姓,只用UC代指。

 

2009年9月,1MDB签署了首项重大协议,与沙特石油公司PetroSaudi International Ltd.成立了投资能源项目的合资企业。

 

马来西亚审计长调查1MDB活动的报告初稿显示,该基金所做的10亿美元投资中,有差不多7亿美元流入了另一个公司的银行账户。《华尔街日报》看到了这份报告初稿的复印件。

 

参与成立1MDB的那个人表示,这个银行账户为Good Star Ltd.所拥有,这是刘特佐建立的一家总部位于塞舌尔的公司。

 

有关这笔钱的情况现在并不清楚。在接下来的一年里,这个合资企业倒闭,且未向任何一个重大能源项目展开投资。

 

1MDB否认存在不法行为,表示曾从合资企业中获利。前文提及的沙特石油公司称,该合资企业曾给1MDB带来盈利。

 

审计长报告称,包括1MDB董事长在内的两名董事因该基金对合资公司处理方式的问题,分别于2009年和2010年初辞职。《华尔街日报》曾试图联系他们两人,但没有成功。

 

1MDB董事会会议记录显示,2010年初,纳吉布授意成立了一个1MDB慈善部门,到2013年选举前,该部门为公司社会责任这一名头支出了1.4亿美元资金。所有这些支出都无需在1MDB的帐簿中报告,不过有些支出公布在基金的宣传材料中。

 

曾担任纳吉布政治秘书的胡逸山(Oh Ei Sun)说,总理办公室把1MDB看成是融资工具,用来给能提升马来民族统一机构受欢迎程度的项目提供资金。他说,1MDB的钱可用于总理办公室职员提出的项目。

 

他还说,总理办公室的人只要认为一个项目能帮助执政党得到选票,就会提出来。胡逸山称,他曾推动设立面向华人学生的奖学金项目,但后来因为担心政府缺少透明度而辞职。

 

董事会的会议记录显示,1MDB管理层提议,上述开支只有在该基金盈利时才能进行,但是同时要求设置一条豁免规则,如果是学校项目,则可以立即动用资金。

 

2010年7月份,纳吉布到访沙捞越,沙捞越是马来西亚的一个州,位于婆罗洲岛,被热带雨林覆盖。那里的选民包括了土著部落。在纳吉布动身前,1MDB董事会批准了约54万美元援助资金,用于为沙捞越的土著部落建造住所,以及其它一些用途。

 

会议记录显示,董事长指出,要争取得到沙捞越选民、特别是土著部落的支持,这对1MDB来说至关重要。

 

该基金也存在一些浪费性的开支。2010年,马来西亚政府以低于市价的价格把吉隆坡的优质地块卖给了1MDB,供它开发一个金融中心之用,这是1MDB与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旗下一子公司的合资项目。

 

会议记录显示,在开支近200万美元组织一个项目启动仪式后,阿布扎比王储决定不再参与,于是1MDB搁置了这个项目。

 

质疑声起

 

为改善1MDB的形象,2011年10月,该基金的管理层向董事会提交了一份计划。其中写道,1MDB被认为是一家行事诡秘的阴暗机构,服务对象是与其有关系的人,而不是马来西亚人民。

 

上述计划称,解决之道是营造舆论声势,宣传1MDB聚焦于新增长源。其它会议记录显示,纳吉布命令董事会更好宣传1MDB的奖学金项目。

 

为得到账面利润,该基金从政府手中低价购买土地,再以市场价格标高土地价值。在结束于2011年3月31日的财年中,该基金对手中土地的估值增加了426%,尽管这些土地既没有出售,也没有开发。 

 

该基金还大举借债。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帮助它通过2012年和2013年的发债募集了65亿美元资金。一些钱用于收购电厂。

 

债券发行文件显示,该基金在距2013年大选还有两个月时发行了一只债券,融资30亿美元,本该用于发展吉隆坡金融中心项目。但1MDB的财报称,该项目被搁置,这笔资金用作其它用途,包括作为一般营运资金。

 

高盛的发言人不予置评。

 

参与创建1MDB的知情人士称,2013年,随着大选临近,该基金开始把资金转账给政客,用于他们的竞选活动,转账资金达到上亿美元。

 

从本地媒体引述的一名议员的话以及一位内阁部长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所说的话看,纳吉布此时开始开支票,把他账户里的资金转给政客。

 

媒体援引马来民族统一机构议员Shahrir Abdul Samad的话称,他收到的资金超过30万美元。

 

Shahrir在接受执政联盟运营的官方网站采访时称,除了党首,他还能从哪里寻求财务支持用于行政开支呢?Shahrir称,这说明党首获得的资金被用在了党内用途上,而非被纳吉布中饱私囊。

 

Shahrir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纳吉布宣布在全国范围内推出一批医院和低成本住房等惠民项目。

 

1MDB基金为超过1,000名村长的麦加之行支付所需资金。通知这些受资助者的信件由总理办公室发出。

 

纳吉布说,此类项目表明,1MDB令马来西亚人受益。当地媒体报道指出,这一麦加朝圣项目从2011年开始每年增加朝圣人数。

 

或许马来民族统一机构夺回选票的最大举措是在槟城;槟城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贸易中心,2008年反对党在槟城胜出。

 

槟城前执政联盟领导人称,金融家刘特佐在5月份的选举前回到槟城,担任竞选活动的高级策略师。

 

刘特佐告诉执政联盟候选人,他们可以申请资金用于竞选活动,他可以发放资金。槟城前执政联盟领导人说,候选人纷纷申请资金用于粉刷选民房屋、发放免费食品和其它福利。

 

资金滚滚而来

 

执政联盟的政治人士称,这笔资金没有走马来民族统一机构的官方渠道,资金总规模不详。

 

另一名前执政联盟议员称,当时他以为这笔资金来自企业捐助。他说,资金滚滚而来。

 

刘特佐的校友Geh Choh Hun创办了一个名为“1马来西亚槟城福利俱乐部”(1Malaysia Penang Welfare Club)的组织。据参与该组织的人士称,俱乐部租了一间酒店宴会厅,把支票分发给非政府组织,支票总金额达到几十万美元。这笔资金的来源不明。Geh不予置评。 

 

女权组织“女性改革中心”(Women's Center for Change)执行董事Loh Cheng Kooi表示,她从这个福利俱乐部获得了近7万美元的资金。

 

她说,宴会厅内的标语上有“1Malaysia”字样,所以她以为政府是这个活动的出资方。

 

据参与的人士称,在临近5月5日投票日的那几天,马来民族统一机构的支持者组织了几次免费的晚餐,并发放了现金。

 

不过马来民族统一机构在大选中失利,也未能在槟城胜选。然而它参与的政治联盟赢得了足够票数,得以继续在中央政府执政。

 

1MDB董事会会议记录显示,在这次大选之后,该基金仅拥有约2,000万美元现金,相比之下,它的负债额超过了100亿美元。

 

1MDB称,旗下资产的价值可以抵消债务规模。

 

德勤会计师行(Deloitte Touche Tohmatsu)是1MDB的现任审计行。1MDB的董事会会议记录显示,德勤曾在2014年2月对该基金董事会称,它收到的一些电子邮件和信件指控说,存在与1MDB和PetroSaudi前述交易相关的“财务报告欺诈”。

 

会议记录显示,德勤表示没有证据显示存在指控所说的这些不法行为,它对1MDB做的账也签字予以认可。1MDB公布,在截至2014年3月31日的财政年度,其录得净亏损约2亿美元。这是该基金迄今为止公布的最新一份财务报告。德勤未予置评。

 

2014年12月的董事会会议记录显示,几个月后,一位马来民族统一机构的政治人士就1MDB被指存在财务管理不善问题向警方提交了一份报告。警官到访了1MDB的总部, 但没有拿走什么证据材料。

 

一位董事会成员担心他们是否会被指控犯下了背信罪。会议记录显示,该基金的总法律顾问认为不太可能受到上述指控,因为没有董事会成员个人曾从1MDB的活动中受益。董事长建议将来在1MDB办公室以外的地方开会,以降低会议室被窃听的风险。

 

余波未尽

 

该基金目前试图通过出售资产偿还债务,从而逐渐缩减运营规模。去年11月,该基金同意以23亿美元向一家中国国有企业出售旗下几个发电厂,这一价格较该基金此前为此支付的价格低了大约20%。1MDB称,由于买方也承担了部分债务,所以基本达到收支平衡。 

 

马来西亚总理11月份向议会表示,政府控制的企业向政治党派捐款没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但他已承诺将改变这一制度,成立两党议会小组来监管选举改革。

 

纳吉布称,目前迫切需要对政治性融资进行监管,从而保证问责和透明。

 

他承诺,相关新法将于2018年下一次大选前生效。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