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叙利亚难民登陆加拿大后 要不要取消难民贷款


来源于: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

摘要:叙利亚难民问题在各个接收国引发一系列争论,其中德国在跨年夜发生的大规模性侵事件最引人关注。

叙利亚难民问题在各个接收国引发一系列争论,其中德国在跨年夜发生的大规模性侵事件最引人关注。
 
 
加拿大在自由党上台后经过努力, 接收的难民已经超过一万。今年还会有一万多难民陆续抵达。现在,加拿大也开始出现围绕接收叙利亚难民问题的争论,就是:为什么自由党执政后接收的难民不用自己支付机票等费用, 而此前来到的难民却要自己支付机票费用,甚至体检费用。
 
在多伦多郊区落户的一家叙利亚难民是五个月前来到加拿大的。 女主人佐薇克·巴哈加安和丈夫带着三个孩子住在一所两居室的公寓里(见题图)。12月初他们收到移民局收费部门的第一封信, 其中说,他们总共欠加拿大政府8,892加元的机票和体检贷款,每个月应该还123.51元。现在已经拖欠差不多500元未还。
 
 
佐薇克说,她很满意所居住的社区,安静平和,没有炸弹。但移民局的这封催帐信着实吓了她一跳.她说:“我们都惊呆了。这是一个巨大的数字,当时也不知为什么要交这笔钱”。
 
事实上,所有在11月4日之前抵达的难民都需要缴纳从黎巴嫩飞到加拿大的机票费和他们的体检费用。因为在那天大选前,上一届保守党政府规定,难民要自己负担机票费和体检费用。
 
据估计,总共会有数百名叙利亚难民会被要求偿还政府垫付的机票钱和体检费用,数额视乎家庭人员的多少,有的可高达上万元。他们可以在一到六年的时间里偿还这笔贷款。
 
具体到佐薇克·巴哈加安一家,有六年的时间还款。前三年不计利息,但三年后未偿还的部分开始计算利息。由于政府部门需要大约三个月的时间确定难民的住所等,因此常常是发出第一个催款通知时,已有拖欠未还的款项了。
 
按照政府的说法, 难民们在启程来加拿大之前就被告知了贷款的信息。但有报告指出,移民官员通常只花几分钟的时间,向难民解释这一政策,很多难民因语言不好无法清楚理解。
 
佐薇克·巴哈加安就属于这种情况。她说:“我签了很多文件,但不记得有人说哪个是签约还飞机票钱的”。
 
巴哈加安一家原来住在黎巴嫩的阿勒颇市。去年炸弹炸毁了他们住的公寓大楼。他们放弃了家产和自己的珠宝店 ,逃到了难民营。她说,“现在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我的丈夫都会说,我们怎么办呀?他羡慕11月4日之后抵达的其他叙利亚难民运气好”。
 
佐薇克的丈夫哈格布现在找到一家珠宝店做临时工,他有一只手曾受过伤。他说:“我会努力工作,但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来偿还贷款”。
 
阿里斯·巴巴健原来是移民与公民部的法官,现在是多伦多的亚美尼亚社区负责人, 这次也参与了帮助安置叙利亚难民的工作。 他认为加拿大政府这种在一件事情上政策前后不一的做法是武断的和不公平的。
 
他说:“我们不应该对来自同一个国家的难民区别对待。 这些可怜的难民遭受了同样的创伤。 我们为什么要把他们分成不同的档次呢?”
 
去年十一月,一名移民部的官员曾对《多伦多星报》说,免收贷款将帮助那些“失去了一切,而且在一段时间内不会有收入的难民。加拿大一直都在坚持按照人道主义传统,为那些最需要的人提供帮助和保护。这包括免除移民贷款和保险费用”。
 
实际上,国际上的难民团体多年来也一直在批评难民贷款计划,呼吁各国政府停止这种做法。世界上现在只有三个国家向难民收取这一费用,另两个国家是美国和澳大利亚。但加拿大是唯一在这种贷款上加收利息的。
 
加拿大的难民贷款项目最早出现在1951年,当时旨在帮助欧洲移民能够很快移居加拿大。但后来,就变成了只针对难民的贷款计划。
 
加拿大政府在圣诞节前的一项分析报告显示,难民贷款项目给难民家庭带来“压力”, 造成他们不得不减少日常生活必需品,如食品,衣着和住房的开支。他们大多干的是低薪的工作,而且不得不放弃学习语言和培训的机会。
 
加拿大难民理事会主席罗丽·里科(Loly Rico)表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求政府现在就停止向难民追债的原因,而不是要再等几个月。 尤其是已经有25000叙利亚人不用交这一费用了。
 
星期二上午, 现任移民部长约翰·麦考伦在新不伦瑞克省圣安德鲁斯的自由党内阁会议上就此回答记者的提问说,这是我们目前正在谈论这一问题,让难民支付机票费用的事应该有所改变。但究竟何时能够落实这一转变,目前还不清楚。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