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德国难民营中惊人一幕:穆斯林警卫殴打基督教难民


来源于:欧洲时报

摘要:这是德国黑森州Hochtaunus医院发生的一幕。伤者Ajdin(化名)31岁,伊朗人。伤者遭四名警卫人员殴打,此后发生剧烈头痛与腹痛,由急救车送达医院,穆斯林警卫殴打基督教难民。

“头骨挫伤,右眼充血肿胀,闭合性胸外伤、腹部伤。病历:伤者遭四名警卫人员殴打,此后发生剧烈头痛与腹痛,由急救车送达医院。”

这是德国黑森州Hochtaunus医院发生的一幕。伤者Ajdin(化名)31岁,伊朗人。

“他们说我侮辱了伊斯兰教,打得我弯下了腰,接着打我的脸。”当时Ajdin身在Oberurseler难民营,根据Ajdin的说法,几乎每一天,他和营中其他13名基督徒都要被其他穆斯林难民羞辱,尤其是他们每周两次做祷告的时候。“我们对这些'室友'没有任何期待,但连警卫人员都嘲弄我们的信仰,这是我从没有想过的事情。”

被殴打的那天晚上,Ajdin像以往一样,在进入难民营时出示了自己的难民证件。据Ajdin描述,检查证件的土耳其警卫怪腔怪调地念道:“啊哈,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警卫用得意的口气重点强调了“伊斯兰”这个词,而从伊朗逃出来的Ajdin并不认同这种得意,于是他回答:“不,只是伊朗共和国。”随后,Ajdin在走进餐厅时,被另一名警卫抓住推到走廊上。

此前检查证件的警卫以及另外两人都在那里,检查证件的警卫指控Ajdin曾说过“狗屁伊斯兰”,Ajdin随即遭到四人猛烈的攻击。另一名伊朗人上前帮助Ajdin,也遭到殴打。Ajdin在被抬上救护车时已经失去意识,医生必须给他加戴颈箍。

这件事发生在去年11月。如今,这起冲突已经被官方证实,但该难民营所在的Hochtaunuskreis市却表示“涉事双方互相指控,没有明确证据,不能确认冲突动机是否含有宗教背景”,而只将其定义成“两名伊朗人与安保人员在Oberursel避难所发生对抗”。

国际人权服务社的专家Max Klingberg认为,Ajdin的供诉更加可信。因为叫来救护车的既不是保安人员,也不是医生,“一定是某个志愿者稍后叫来的”。而且,“谁能相信一个瘦弱的人会去主动向四个安保大汉挑衅呢?”

发生在Oberursel难民营的这起冲突绝不是孤例。在北威州和柏林,也有难民申诉称,某些安保人员对基督教徒的态度极为恶劣。柏林一位牧师Gottfried Martens就讲述道,在柏林的Dahlem,两名伊朗基督教难民也曾受到穆斯林警卫的攻击,原因是在读圣经时被“当场抓获”。“警卫们冲进房间,高呼‘圣经是被禁的!',把两个伊朗人按在墙上拳打脚踢。”幸好“大半个难民营”都听见了这边的噪声,许多人赶了过来。由于目击证人数量很多,事实清晰,涉事警卫遭到了解雇。但是据Gottfried Martens介绍,在柏林难民营进一步依仗阿拉伯人掌控的安保公司管理之后,营中基督徒难民的处境就更加恶化了。

特别是最近几周,每当有基督徒难民要求报警之时,阿拉伯安保人员总会无视他们的请求。如果警方最后还是来了,安保人员也会掌握话语权,“他们会告诉警方说,是基督徒制造了麻烦。基督徒通常没有机会表达反对意见,因为他们通常不会说德语。”

有些难民已经不敢再返回难民营,Gottfried Martens把他们收留在自己的教会里:“一星期前,有个伊朗人夜间遭到袭击,背上被人割出了一个30厘米长的X形伤口。”这名伊朗男子当时睡着了,袭击者用刀割伤了他的背部,并撕毁了他的圣经。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