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印尼或立法禁止参与海外极端组织公民回国


来源于:联合早报网

摘要:佐科昨天召集政治与安保最高层官员开会,讨论修改反恐法令以防止更多恐怖袭击。

印尼著名极端伊斯兰传教士阿曼(中)在牢笼里也能指挥监狱外的追随者。图为2010年8月,阿曼在雅加达法庭的等候牢房里候审。他由于在印尼设立军训营地被判入狱九年。

佐科昨天召集政治与安保最高层官员开会,讨论修改反恐法令以防止更多恐怖袭击。其中重点之一是禁止到海外参与极端组织的公民回国,并加重涉恐罪行的刑罚。

印度尼西亚政府考虑立新法,禁止到海外参与极端组织的公民回国,并加重对恐怖行为的刑罚。

印尼总统佐科昨天召集政治与安保最高层官员开会,讨论修改反恐法令以防止恐怖袭击。其中重点之一是改变印尼人到叙利亚参与伊斯兰国组织之后可自由回国的现状。

佐科说,讨论中的新法会是一个在国会修改反恐法令之前的应急措施,不过有关讨论还处于“初期阶段”。

他说:“情况很紧迫。很多人出国到叙利亚或从那里回来。”他没有说什么时候会有决定。

印尼当局相信至今有大约500名印尼人到中东加入伊国组织,其中大约100人已经回国,但他们多数并没有参与前线作战。

雅加达上周遭遇连环恐袭之后,印尼军警一再表示关注参与伊国组织的人回国后会展开更多类似的恐袭。全国警察总长日前就呼吁通过立法,禁止到海外参与极端主义活动的人回国。

本月14日,雅加达市中心多处发生枪击与炸弹爆炸,导致四个平民死亡,四名攻击者也被自己引爆的炸弹炸死或被击毙。这起事故已确定为与伊国组织有联系的团伙所干。

印尼国会议长祖奇菲昨天告诉路透社:“我们同意检讨反恐法律,重点是防范。目前法律没有涵盖训练这部分,也没涵盖出国(去参加极端组织)或回国。这方面需要扩大。”

他透露,拟议修改的部分还包括加重涉恐罪行的刑罚。

印尼监狱成孕育恐怖分子温床

雅加达恐袭除了凸显印尼反恐法律无力,也再度反映出印尼面对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关押恐怖分子的监狱由于内部管理疏漏,成为散布极端思想甚至“培训”恐怖分子的温床。

雅加达恐袭案的四名恐怖分子中两人曾因参与恐怖活动而入狱,他们在狱中受恐怖主义“教诲”而从极端分子转变成袭击者。

据印尼警方,上述两人一人名叫阿菲夫(Afif),又名苏纳金(Sunakim)。他2010年曾在亚齐的伊斯兰半军事营受训而被判坐牢七年。另一人马万(Marwan)则曾涉及致命银行劫案,并曾为前述半军事营筹款。

印尼安全官员告诉路透社,阿菲夫服刑期间拒绝参与任何消除极端思想的课程。他去年8月获释后不到半年就涉及恐怖活动,对此,法律与人权部发言人受训时拒绝说明当局在阿菲夫获释后是否继续监控他。

目前在中爪哇省芝拉扎(Cilacap)岸外努沙坎邦安岛(Nusakambangan)监狱服刑的恐怖分子多达50人,包括伊斯兰祈祷团精神领袖及唯一真主游击队(Jamaah Ansharut Tauhid)创办人阿布峇卡,以及唯一真主游击队改名而成的神权游击队(Jamaah Ansharut Daulah)的首脑阿曼。

专家指出,阿菲夫在雅加达芝槟榔(Cipinang)监狱服刑时,与其他20多名囚犯深受阿曼影响。总部设在雅加达的国际和平建设研究院总裁陶菲克说:“他们住在同个牢房,一起祈祷、一起煮食。”

即使阿曼过后被转移到努沙坎邦安岛,但仍与阿菲夫频密联络。

据《雅加达邮报》报道,由于努沙坎邦安狱方让这些恐怖分子在周一至周五的会客时间,与一般囚犯一样可以会见所有的访客,造成他们即使身在监狱,也能继续散布其极端思想。

恐怖分子囚犯每年会见逾900访客向他们“传道”

例如因恐怖主义罪行而被判入狱九年的阿布峇卡,他每年会见多达900名访客。他会见这些追随者时,也向他们“传道”,阿曼的情况也大同小异。

中爪哇省政府司法与人权署发言人莫里延多周一告诉《雅加达邮报》:“是的,阿曼目前在努沙坎邦安岛监狱。阿曼精神不错,身体也健康。即使阿曼是恐怖分子,他也与其他罪犯一样获准会客。”

印尼警方指人在中东的雅加达恐袭案疑似主谋纳伊姆也是阿曼的追随者之一。对此,莫里延多表示,他已与中爪哇省与芝拉扎市的警方协调,加强阿曼所处牢房区的保安。

他说:“我们获悉雅加达恐袭案涉案者与阿曼有联系,因此我们与军警一起加强(对阿曼的)警戒。”

努沙坎邦安岛监狱里的恐怖分子持续散布极端思想,其实早已是公开的秘密。阿布峇卡与阿曼在狱中宣誓效忠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组织(伊国组织、IS)的视频甚至公然对外公开。

当地媒体指自称伊国组织在印尼“最高领导人”的奇普(Chep Hermawan)也曾到努沙坎邦安岛监狱会见阿布峇卡。

印尼当局对这种情况也知之甚详,但却几乎无所作为。例如芝拉扎警方曾从多名访客身上搜出伊国组织旗帜等物品,但这些人过后都很快获释。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