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政府加大对北非移民的执法力度 德国对难民态度日渐强硬


来源于:欧洲时报

摘要:2016年初德国科隆市发生难民性侵当地女性事件后,默克尔领导下的德国政府迫于压力,采取强硬措施。

 
2016年初德国科隆市发生难民性侵当地女性事件后,德国政界和民众对于涉案人员的罪行和惩罚展开了大辩论,半个月过后,默克尔领导下的德国政府迫于压力,正在采取强硬措施。
 
默克尔欲遣返部分北非移民
 
难民危机在德国日益严峻,执政党又在考虑新招。默克尔总理打算快速遣返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移民,副总理加布里尔则要求快速限制难民数量。德国联盟党计划设立特别程序加速遣返来自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的难民。
 
以后,来自上述两国的北非难民,将被直接送到一个特别设立的难民中心,如果他们不符合申请难民的资格,就会被迅速遣返。因为当前德国面临巨大的难民压力,该中心将在最短时间内建好运营。
 
基民盟基社盟联盟党领袖默克尔和泽尔霍夫已商议妥当,打算尽快遣返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移民。来自这两个国家的避难申请者将被送往专设的遣返中心。另外,联盟党还打算将这两个国家列入安全来源国。为此,联盟党首先必须征得执政伙伴社民党的同意。
 
在难民问题上本来一直为默克尔撑腰的社民党现在也与默克尔拉开了距离,开始要求限制难民数量。据德国广播电台报道说,社民党领袖、副总理加布里尔在社民党领导层非公开会议上表示,德国必须快速限制难民数量,否则,难民融合成功不了。
 
为此,社民党要求加大对来源国的投资、改善对欧盟外围边境的保护。加布里尔还批评联盟党在难民问题上发动佯攻,使民众心里没有把握。他说,不要一天来一个主意,而是要把许诺变成现实。
 
虽然严冬来临,但每日来德的难民还是有3000人。如此一来,2016年来德难民又将超过1百万。
 
北非国家不接德或停止援助
 
德国政府表示,如果北非国家不愿意接回没有在德国获得批准的难民资格申请者,德国将停止对这些国家的发展援助。
 
德国副总理加布里尔说,他正在向北非国家领导人传递这一信息。
 
今年新年除夕夜在德国科隆曾发生大规模性侵妇女的事件,而来自北非的移民被认为要为其中很多的案件负责。
 
去年12月,从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进入德国的避难申请人数大幅上升。据德国之声中文网站引用德媒报道,北非国家不愿合作使德国遣返计划屡屡泡汤。去年上半年,德国计划遣返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和突尼斯人5000人,但结果只遣返了约50人。
 
德国内务部说,这两个国家在去年6月份进入德国的避难申请者加起来不到1000人,但是在12月份来自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的避难者分别达到了2300人和2900人。
据信,德国政府将很快把这两个国家列入难民申请者“安全出身国家”。
 
一旦被列入“安全出身国家”,德国政府将拥有向这些国家遣返未获批准的难民身份申请者的强有力的法律依据。
 
政府加大对北非移民的执法力度
 
1月16日周六德警方在距离科隆大约50公里的城市杜塞尔多夫采取行动,拘捕了40名北非移民。
 
这次行动持续了6个小时,打击对象是涉嫌从事扒窃、抢劫和毒品犯罪的团伙,警察在行动中检查了近300人的身份文件。
 
但是德国警方坚持表示,这次行动和新年除夕发生在科隆的大规模犯罪活动没有关系。
 
加布里尔在接受德国公共广播联盟(ARD)电视采访时说,德国愿意向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提供发展援助,但是这两个国家的政府需要接回没有理由在德国避难的自己的国民。
 
“你不能既接受发展援助,又不接受那些无权避难的国民返回自己的国家。”
 
科隆事件随时可能再次发生
 
德国Annewill电视脱口秀节目最新一期谈及了难民问题、默克尔和科隆性侵事件。默克尔当前正处于艰难境地,社民党主席加布里尔意识到,这种情况下社民党在巴伐利亚州议会选举中胜算更大。加布里尔给默克尔施压:总理现在应该限制移民迁入,这不意味着让边境警察武力镇压,而是在国家层面和欧洲层面上探讨解决方法。
 
此外,心理学家曼苏尔谈到了科隆性侵事件。他说,移民环境中的爱国主义情绪、由宗教导致的禁欲状态阻碍了两性之间的和平相处,并潜藏着暴力倾向,性侵事件可能随时再次发生。
 
“默克尔,你把欧洲搞坏了”
 
前基社盟(CSU)主席、前巴伐利亚州州长艾德慕·斯托伊贝尔日前出现在访谈节目里批评默克尔难民政策,要求彻底关闭边境,并在默克尔之后能否续任总理的问题持保留意见。
 
基社盟在巴伐利亚州议会的党团本周一开始进行传统的冬季闭门会议。周三晚上,默克尔预计将作为嘉宾参加在克罗伊特举行的该会议,与州议员就难民潮问题进行讨论。
 
在去年11月的基社盟党代会上,该党主席泽霍费尔将基社盟与基民盟(CDU)之间在难民政策上的分歧公开化。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