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鹿晗井柏然李易峰杨洋吴亦凡 细数“小鲜肉”粉丝们开过的撕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一向表现谨慎的井柏然经纪人张阿信发微博称,“关于盗墓,我们让,不撕。”鹿晗井柏然李易峰杨洋吴亦凡 细数“小鲜肉”粉丝们开过的撕,“鲜肉”们对于自己团队与粉丝之间的和与分,则一概保持沉默。

1月14日,一向表现谨慎的井柏然经纪人张阿信发微博称,“关于盗墓,我们让,不撕。”

在微博截图中,他称,《盗墓笔记》片方“迫于鹿晗方面的压力”,已致使井柏然方面做出了诸多让步。比如,为了“最大限度”地远离拍在演员表第一位的鹿晗,井柏然饰演的另一位主角张起灵得排在角色海报的末尾——所谓“压轴”;鹿晗方面还提出“所有单人海报加入每个演员的番位”;鹿晗将近过半的时间都在请假,但井柏然则全程驻组,每天穿着几十斤重的戏服从5点拍摄至深夜。

虽然张阿信迅速删除了该微博,事件还是以“井柏然经纪人手撕鹿晗”为名迅速发酵。鹿晗粉丝在微博上建立的“张阿信”道歉话题在一天之内获得了450多万阅读量。在张阿信后一条、甚至前两个月的微博下,都新增了大量鹿饭们的愤怒言辞。

更令人惊异的是,井柏然粉丝们也爆发了似乎积累已久的情绪。他们呼喊着“求井宝换团队”、“团队是吃屎的吗”、“别再耽误井了”、“你怎么对得起小井的辛苦”……

不过,在3天后的电影发布会上,井柏然和鹿晗言笑晏晏,举止如常,似乎这一切喧嚣都从未发生。只有从导演李仁港异常谨慎的措辞——比如,从不提“主演”之称而只说“众主创”——中,能看到这一系列争端的影子。

鹿晗井柏然双方粉丝不是第一次对撕。2015年12月,25岁的鹿晗登上了时尚男刊《GQ》杂志的闭年封面。然而,那些为数众多、组织严密、被媒体称为建立了“帝国”的粉丝并不满足。他们认为,与鹿晗一起主演电影《盗墓笔记》的井柏然,根本没资格与鹿晗同上《GQ》封面,“这后面一定有阴谋”。

在微博上,他们建立了相关话题,称:“说好的十二月惊喜,却变成了十二月的惊吓,”阅读量达到930万。遇上这样的粉丝,经纪人也是心塞。

自从2014年10月鹿晗被传出会与壹心娱乐合作后,杨思维每发一条微博——不论其内容与鹿晗是否有关——都能收到少则数十条、多则数千条的“鹿饭”回复。

杨思维,微博名叫“杨天真小姐”,之前是范冰冰工作室的宣传总监,也是文章的经纪人,现在在壹心娱乐工作。

2015年7月,杨思维发出了一条情绪强烈的微博回应粉丝们。“看完了所有评论,除了说脏话的和诅咒老娘胖的,其他统统接受,感谢那些理智说话的同学们,让我更理解了你们的想法。…… 我不在乎暂时看不到工作成绩 因为心中有数的很,但是感让大家感受到茫然及失望了,确实需要调整。”之后,她关闭了自己微博的评论。

一位鲜肉幕后团队的成员坦言:“在整个粉丝对明星施加影响力的事件中,有一个特别不好,就是董可妍的事情。可妍其实是非常资深的经纪人,因为李易峰的粉丝认为她偏心杨洋,要求罢免她,欢瑞居然就真的为了平息粉丝的怒火fire她了。”

所谓的“董可妍”事件,是指2014年年底,李易峰当时的经纪人董可妍在多方指责之下,离开了李易峰所在的欢瑞世纪。

根据粉丝们的说法,董可妍随意给李易峰“搞黄”大刊拍摄、拖延电影和广告邀约、并在各类活动现场耍大牌。由粉丝们发起的话题“请欢瑞正视DKY事件”瞬间刷爆微博。

粉丝开撕缘由种种,像因为番位开撕的明星大有人在,鹿晗井柏然并不是第一例。

《老九门》中,陈伟霆饰演张大佛爷,张艺兴饰演二月红。张艺兴粉丝认为这是双男主的戏,但陈伟霆粉丝坚定自家偶像才是一番,然后工作室就发微博写了首诗,藏了个“一番倒兴回”的头。随即,两家撕了个水火不容天昏地暗。

胡歌王凯粉丝双方也是如此。《琅琊榜》拍摄期间举行了一次横店象山琅琊榜见面会,王凯抢了应该是男一的最中间位置的座位,这让胡歌粉丝灰常不乐意。

电视剧播出后,王凯粉又不满双男主的戏凭啥宣传推送总是胡歌在前头,个别的粉便把天涯贴吧豆瓣各处当成了战场,爆料胡歌所谓的黑历史。

《老炮儿》的李易峰与吴亦凡,由于大多数票房统计都是计算三番内,而且艺人如果在番位上被压了一次,以后有合作特别是双雄戏,就可能惯例一直被压……因此粉丝间也是闹了个老死不相往来。

“鲜肉”们对于自己团队与粉丝之间的和与分,则一概保持沉默。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