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法“魔鬼交易员”案或要推翻重审:究竟谁才是魔鬼?


来源于:欧洲时报

摘要:被称为“魔鬼交易员”的法国兴业银行前员工热罗姆·凯维尔走出法庭。此前,凯维尔涉嫌未经许可多次交易欧洲股票指数期货,因“隐瞒金融市场巨大风险”被判刑,还被判向法国兴业银行赔偿49亿欧元。这一判罚后被最高法院驳回重审。

据法新社报道,被称为“魔鬼交易员”的法国兴业银行前员工热罗姆·凯维尔(Jér me Kerviel)本周将展开两场新的司法战斗。

18日,被称为“魔鬼交易员”的法国兴业银行前员工热罗姆·凯维尔走出法庭。此前,凯维尔涉嫌未经许可多次交易欧洲股票指数期货,因“隐瞒金融市场巨大风险”被判刑,还被判向法国兴业银行赔偿49亿欧元。这一判罚后被最高法院驳回重审。

18日开庭前,媒体披露的负责此案调查人员对话的录音指向:兴业银行在案发前知情,案发后把责任完全推到凯维尔身上。

此外,兴业银行以税务补贴、赤字补偿、欺诈受害等名义从法国政府拿到21.97亿欧元补助一事再次进入媒体视野。

“魔鬼交易员”

凯维尔的官司从2008年至今,不断发生戏剧性变化。此前,凯维尔因“隐瞒金融市场巨大风险”已被判处5年徒刑,其中3年实刑;他还被判向法国兴业银行赔偿49亿欧元,这一判罚后被最高法院驳回重审。

“魔鬼交易员”凯维尔,1977年1月11日生于法国蓬拉贝,是兴业银行前金融与投资部门交易员。凯维尔涉嫌在2007年至2008年初未经许可多次交易欧洲股票指数期货,银行方面称因凯维尔的违规操作,兴业银行损失49亿欧元。

凯维尔是该银行中级职员,任职未满八年,此次事件使他被媒体称为“魔鬼交易员”。案发后,凯维尔摇身一变,成了反自由资本主义的先锋,希望得到舆论的同情和支持。

案子可能推倒重申

本周一(1月18日)开庭之前,凯维尔获得了意外的好消息:媒体披露了负责此案调查的警官与检察官对话的录音,表明调查人员认为法国兴业银行在案发前知情,案发后则把责任完全推到凯维尔身上。

如果这段录音被负责重审的法官视为有效,兴业银行欺诈案很可能完全推倒重来,而这一翻案对全世界质疑、反对现有金融秩序的亿万人来说,都有典型的历史意义。

许多法国人认为,金融机构在造成社会日益不平等现象中扮演了关键角色,而一旦出现问题,便全力寻找凯维尔之类的替罪羊。凯维尔当时不过是一个小卒子,真正翻江倒海的是银行家,危险的金融体制才是金融风暴、经济危机的根源。

本周一,巴黎终审法庭预审委员会开始重新审核本案相关材料,这是下一步进程的必要环节。委员会将把其形成的判断材料交给法庭。巴黎终审法庭将决定驳回上诉或重新审理。如果重审,这在法国历史上是很罕见的。从重磅爆料的情况看来,此案可能会重审。

与上司往来的邮件不翼而飞

凯维尔从本案一开始就试图证明上司知道他的所有举动,并希望得到证人、当时负责此案调查的打击金融舞弊局警官娜塔丽·勒鲁瓦(Nathalie Le Roy)的帮助。勒鲁瓦于2008年负责调查兴业银行49亿欧元巨额亏损案,曾证实凯维尔与上司的多封往来邮件已不翼而飞,而这些邮件本可证明或否认凯维尔的说法。

在法国电视2台1月14日播出的纪录片中,勒鲁瓦称:“调查伊始,我就被兴业银行引向银行所定的方向”。这句话她也曾在2015年4月初,对负责此案件的法官罗杰·勒卢瓦尔(Roger Le Loire)说过。辩方律师坚持:“凯维尔的上司或者其他天天与他共事的人不可能对他的行为一无所知。”

凯维尔几经努力

凯维尔的官司从2008年至今,不断发生戏剧性变化。2014年等待审判期间,凯维尔到罗马见了教皇,并从意大利步行了3个月1000多公里。按法院的要求,他应于2014年5月18日到当地警察局报到。然而他突然改变主意,拒绝坐牢,并向总统奥朗德呈递要求豁免信。最后,他在5月18日深夜进入法国与意大利交接的城市芒东(Menton),束手就擒。

“魔鬼交易员”另外的武器就是质疑不完整的案情记录。此前负责调查此案的巴黎代理检察官曾表示该卷宗影响审判公正。在这份记录中,勒鲁瓦警官的法庭陈述没有出现。

当时兴业银行曾发表声明,痛斥“虚假真相”和“媒体炒作”,称巴黎检察官在解释这份不完整记录上用词微妙、处理方法不公。

“知情!这是明摆的事”

现在兴业银行案面临重审时,媒体抛出“重磅炸弹”,据新闻网站Médiapart和免费地铁报《20分钟》2016年1月17日报道,勒鲁瓦警官将她与当时负责调查的代理检察官尚塔尔·德雷历斯(Chantal de Leiris)一段对话录音交给了这两家媒体。

在勒鲁瓦警官悄悄录制的这段录音中,检察官表示:“当你提到这个案子时,所有跟金融界有关的人士都觉得好笑,因为谁都知道兴业银行事先知情……兴业银行知情,知情,这是明摆着的事,明摆着的事”。

除了这次重申要求,凯维尔继续其在凡尔赛法庭的民事上诉,后者将在1月20-22日审查凯维尔提出的财务损失及兴业银行的索赔。如果此案整体推倒重来,有关索赔的审理势必延迟。

本案对兴业银行和凯维尔本人都有严重的经济影响。2014年,法国最高法院以银行风险控制过失为理由,驳回了兴业银行对凯维尔索赔49亿欧元的要求。

链接:49亿欧元是什么概念?

凯维尔曾在法庭表示,他如今担任资讯科技顾问月薪仅2300欧元,意味着以他的薪水,得耗费逾17000年才能付清法院下令缴回的49亿欧元款项。

在2009-2010年间,兴业银行以税务补贴、赤字补偿、欺诈受害等名义从法国政府拿到21.97亿欧元补助。

兴业银行欺诈案的重审再次牵动法国人的神经。审理能否确认究竟谁是欺诈“魔鬼”,舆论并不十分乐观,因为此案牵扯到政经高层内幕交易,要让事件水落石出,实非易事。

但民众的一个合理诉求不应被忽视:为何私营金融业的损失要让纳税人来承受22亿欧元的巨额买单?这是当时的执政者无法回避的问题。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