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金融监管架构酝酿大变局?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沪指跌破3000点。新年以来,短短8个交易日,跌近600点,跌幅为16.66%。

昨日,沪指跌破3000点。新年以来,短短8个交易日,跌近600点,跌幅为16.66%。

数据表明,去年12月31日,沪深两市的总市值为52.92万亿元,而到昨日收盘,两市总市值只剩下42.89万亿元,损失了10.03万亿元。中登公司1月1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持有A股的投资者为5032万户,按此计算,新年以来8个交易日股市投资者账户平均损失19.94万元。

不仅如此,上周,刚刚实施不久的股市熔断机制频频触发,导致两度提前收市,随后不得不被暂停实施。

人民币对美元上周急速贬值2%,中国央行本周出手干预离岸人民币市场,才使人民币中间价逐渐趋稳。

加强金融监管已成为市场关注的热点。

昨晚,证监会紧急联合两家交易所两度发声安抚市场,对市场关注的注册制推出时间进行释疑,重申注册制改革不会造成新股大规模扩容,同时表态将严格监控大股东减持行为。

而在金融管理架构层面,此前有知情人士表示,领导层计划对中国复杂的管理结构进行较大范围的精简。政府正考虑将负责证券、保险和银行监管事务的三大监管机构合并。近期关于证监会主席换人的消息更是不绝于耳,还有传言重庆市长黄奇帆将调任国务院秘书长,主持一行三会工作。此外,有报道称,国办已新设金融事务局,协调一行三会。种种消息显示,一行三会已处在变革的前夜。

国办新设金融事务局 协调一行三会

据财新网13日报道,从多个渠道获悉,按照中编办的安排,国务院办公厅已经将其经济局六处独立,设立金融事务局,即秘书四局。属于正厅(司、局)级部门,主要负责涉及“一行三会”的行政事务协调,但不涉及具体业务的执行落实;原农行副行长李振江将出任副局长并主持工作。据农行内部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李振江近期已经赴任。

国务院办公厅(下称国办)是协助国务院领导处理国务院日常工作的机构。目前有九个内设机构,其中有三个秘书局。

据了解,秘书局在人员编制方面一般是十几个人,下设三、四个处,秘书局主要职责是“办文、办会、办事”等行政事务,承担公文运转、国务院会议的准备组织工作等,比如国务院各类文件的下发、经手递送金融部门上报国务院领导的文件、国务院会议的组织及会议纪要等具体事宜,并协助国务院领导做好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置工作等,但不涉及具体业务的执行落实。

此前,经济事务局(秘书二局)的工作职责是负责经济各领域的文电、会务和督查调研工作,其中由六处对接金融口,包括银行、保险、证券领域的相关工作。

近年随着各类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等混业的演变,金融风险特别是交叉风险上升,金融事务更加复杂。“国办专门设一个金融事务局,有个腿,工作分工可以做的更细一些。”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说。

据一位接近央行人士介绍,与央行牵头协调“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不同,央行是牵头“一行三会”金融监管政策方面的协调,而秘书四局主要是负责“一行三会”行政事务方面的协调。此前2013年国务院曾发文明确“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由央行牵头协调,央行办公厅负责执行这一职能。

据一位资深监管人士向财新记者分析称,前述秘书四局的设立或涉及协调地方金融办。目前,地方金融办在中央层面尚无对口的联系部门。此前,依照国务院要求,由央行牵头研究中央与地方金融监管的工作协调机制。

此前,彭博社也报道说,国务院办公厅新设立了秘书局,以协调金融和经济监管机构工作。并从地方机构搜集数据。农行前副行长李振江上周调任该局副局长,并主持工作。

国务院新闻办未立即回复彭博寻求置评的传真;中国农业银行新闻处对此不予置评。

值得关注的包括,中国政府网12日发布消息称,任命潘功胜为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同时,免去易纲的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职务。目前,易纲仍为央行副行长兼中财办副主任。

此前,外管局1月9日发布的新闻稿称,在2016年全国外汇管理工作会议上,潘功胜以外管局党组书记的身份作工作报告。会议确定,未来改革方向是,有序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加强国际收支监测,完善宏观审慎管理框架下的外债和资本流动管理体系。

因尚未到副部级官员60岁的退休年龄,传言易纲岗位或将还有变动。此前,尚未到退休年龄的原央行副行长胡晓炼和刘士余分别出任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执掌国有大行。

外媒称黄奇帆将任国务院秘书长

昨晚,路透社还报道称,据消息人士透露,重庆市市长黄奇帆成为新一任国务院秘书长的最热门人选,将辅佐总理李克强应对中国经济放缓和金融市场震荡。

两位与国家领导层联系紧密的消息人士,以及两位金融业人士对路透表示,黄奇帆将取代杨晶任国务院秘书长。今年63岁的黄奇帆自2010年起担任重庆市长,62岁的杨晶为现任国务院秘书长。

“黄奇帆在重庆的工作很出色,”一位与领导层联系紧密的消息人士说。“希望对他的任命能提高投资者信心并稳定股市。”

国务院秘书长协助总理处理从经济到金融、工业、农业、能源、环境保护、国家规划和科技等各方面工作。

国务院相关部门未立即回复路透查询的传真,重庆市政府对路透的电话查询未予置评。

路透报道同时称,另两名国务院秘书长候选人分别是今年61岁的吉林省委书记巴音朝鲁,和本月刚满62岁的福建省委书记尤权。

上述消息人士称,负责高层官员人事变动的中共中央组织部最近几个月已经做了背景调查,并同三位候选人谈过话。任命可能在本月或下月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之后,或3月的人大会议之后宣布。

消息人士称,如果任命得到确认,黄奇帆将成为权力第六大的国务院官员,仅次于总理李克强和四位副总理。消息人士还补充道,黄奇帆将辅佐李克强协调各大部委的工作,其政治影响不说更大,准确说来也会与几位分管不同领域工作的副总理旗鼓相当。

重庆经济表现抢眼

被重庆媒体称作“金融市长”的黄奇帆,2001年从上海市副秘书长、市经委主任的任上,调往重庆任副市长,2010年起担任市长,先后辅佐过六任重庆市委书记。

2012年重庆受到落马的前市委书记薄熙来事件影响,外商投资信心受挫,黄奇帆协助当时空降的现中共政治局常委张德江,实现重庆政局平稳过渡到现任书记孙政才手中。

黄奇帆被认为是在薄熙来事件后提振重庆经济的大功臣。他也被视为中国重要金融专家之一,经常公开谈论金融改革及股市。

目前,尽管中国经济整体放缓,但重庆2015年前九个月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达到11%,在31个省份中增速排名领先。这也是重庆连续七个季度GDP增速全国第一。估计2015年全年其经济增速将高达11个百分点,比全国平均高4个百分点以上。

路透社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前往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时,黄奇帆是少数随同出访的省级官员,这或许也是他政坛前途愈发光明的一个迹象。

而本月4日习近平考察重庆果园港,习以重庆为2016年内地访问第一站,尤为惹人关注。有消息称,中央可能希望在三月全国人大会议之前推广重庆的经验。

今天《第一财经日报》的报道还提到,重庆和湖北两地通过创新政府融资模式,成功实现债务规模不增反减。

黄奇帆在2015年3月份的博鳌亚洲论坛上,曾透露重庆如何处理政府债务的秘诀。

首先,地方融资依赖中央和政策性银行支持。黄奇帆表示,在债务处理方面,重庆通过获得330亿元置换债券额度缓解偿债压力,另外重庆获得新增地方政府债券约200亿元,并获得政策性银行对地方支持,比如重庆获得国开行15年期280亿元贷款。

其次,地方通过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来化解存量债务,并吸引社会资本来从事公共服务领域建设。黄奇帆表示,地方政府在推动PPP的改革,把融资平台的债转化为社会合作伙伴企业的债务。重庆去年推的PPP项目,使得这一块的债务减下来了。而且社会也参与了地方政府的基础设施投资。

《第一财经日报》了解到,2014年8月,重庆市成为全国第一个推出PPP项目的省份,推出10个PPP项目,投资规模达1000亿元。2015年7月,重庆再次推出33个PPP项目,总投资规模为1300亿元。

黄奇帆称,重庆到2020年由政府导向的城市基础设施项目有18000亿元,其中8000亿元以PPP模式实施,也就是从2015年到2020年的6年期间,平均每年有1300亿元的PPP项目推出。

除了PPP模式外,黄奇帆表示,重庆还运用其他市场化方法融资,比如发行中票、企业债券等。

事实上,关于黄奇帆仕途的传闻,过去两年“版本”数度变换。他曾在去年被盛传要进京担任深改组副组长。在去年年中股灾后,又传有3名肖钢的继任者,其中就包括黄奇帆。近期则传他将进京,且金融界还盛传证监会、保监会和银监会可能“拆三建一”,归黄奇帆统管。

高层双箭齐发 史无前例的金融风暴正在形成

有海外中文媒体称,就在昨日,李克强在国务院党组会议上放出狠话,要严惩金融领域各种违法违规行为。为遏制股灾和人民币下跌态势的进一步蔓延,中国当局一只手行改革之事,重置布局金融监管架构,一只手操反腐之剑,清洗整肃金融领域。一场史无前例的金融风暴正在形成。

1月1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党组会议,学习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中纪委全会上的讲话,会议期间李克强特别指出,要严惩金融领域各种违法违规行为。据官媒报道,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刘延东、汪洋、马凯出席会议,此外,国防部部长常万全、公安部部长郭声琨等国务院党组成员亦出席上述会议。

这也是继媒体曝料国务院办公厅新设金融事务局,专司协调一行三会后,国务院在2016开年第一个月内,二度布局金融领域。

2016年新年伊始,中国股市及人民币汇率连续大幅下挫引发国际媒体关注。《纽约时报》认为,中国股市及汇率暴跌再次令世界各地投资者感到紧张不安,从而打乱了习近平的计划。而大陆最近的经济情况,也给习近平带来挑战。

为遏制股市失控和人民币下跌态势的进一步蔓延,中国当局努力重塑投资者对政府市场监管的信心,一方面重新设置职能机构来协调处理当今中国经济出现的复杂和无序的状态;另一方面下狠手整肃金融领域。

事实上,早自去年六七月份股灾之后,证券行业高管就已不断被查、前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落马、国信证券总裁陈鸿桥自杀、私募“一哥”徐翔被抓、证监会副主席姚刚现形、国泰君安国际行政总裁阎峰失联,以及“中国的巴菲特”郭广昌“被协助调查”。

与此同时,高层对金融领域改革亦频频吹风。11月10日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习近平47字表述中,着重提及“市场监管”及“保护投资者权益”,被外界解读为乃加强金融监管之意。而在此前,李克强也曾数次谈及金融市场,尤其在9月份的达沃斯论坛上,曾屡次谈及按法治化的方向推晋金融改革,加强和完善风险管理,坚决守住底线等。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