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蒋洁敏妻子敛财夫人路线:为蒋下属提拔吹枕边风


来源于:新京报

摘要:原国资委主任、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及其妻子,儿子被带走。

蒋洁敏夫妇居住的大石桥胡同某小区房舍,是中石油集团分给蒋洁敏的已购公房。小区于1999年建成,即使到了今天,仍是二环内最高档小区之一。

蒋洁敏、史奎英夫妇为蒋峰购买的北京市昌平区三水青清庄园别墅,案发后该房产已被查封。蒋洁敏、史奎英夫妇为蒋峰购买的北京市昌平区三水青清庄园别墅,案发后该房产已被查封。

史奎英工作过的青海油田驻京办已撤销,部分人员分流到青海油田北京疗养所。史奎英工作过的青海油田驻京办已撤销,部分人员分流到青海油田北京疗养所。

2013年8月底,原国资委主任、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及其妻子,儿子被带走。2015年10月,蒋洁敏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其妻史奎英和其子蒋峰相关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

蒋氏夫妇被查,源于在周永康指使下,蒋洁敏滥用职权为周滨、曹永正、李晓梅等人谋取利益,扰乱了国家油气资源管理等秩序,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也源于蒋氏夫妇收取下属财物,为下属在项目建设、职务调整、职级晋升等事项上谋取利益。

案件知情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史奎英是中石油下属单位基层退休干部,然而,因其夫掌舵中石油,中石油各方大吏经常求上家门。她接受蒋洁敏下属宴请,请托,甚至越过蒋洁敏直接吩咐其下属做事。蒋洁敏被认定的受贿罪,财物多由史奎英收受;所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也与史有关。

史奎英收受钱物后,都会告知蒋洁敏。而部下向蒋洁敏提出要求,一直没有音信的,在送给夫人钱物、求夫人向蒋洁敏“做工作”后,往往能如愿以偿。

身为部级领导夫人,与大多数中国式传统家庭一样,遵循“男主外、女主内”模式,史奎英是“内掌柜”,掌握着家中财政大权。

与大多数母亲一样,史奎英溺爱独子蒋峰,送蒋峰钱物,并为蒋峰购买房产别墅。蒋峰则栽在他素日爱玩的改装车上,在中石油下属公司的一项技术合同中充当“掮客”谋利,收受4台汽车而落马。

夫妻同被查

蒋洁敏之妻史奎英,是中石油青海油田驻京办事处基层退休干部。蒋洁敏从青海调任中石油总公司后,史奎英随之调到青海油田驻京办,管理办事处资产。

北京市西城区大石桥胡同某欧式豪宅小区。不少影视明星、国企高管均安家于此。

一幢楼的三楼某居室是原国资委主任、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夫妇的家。2013年8月底,蒋洁敏和其妻史奎英、其子蒋峰被带走时,蒋峰的妻子正身怀有孕。

那一天,并不常来的蒋峰夫妻前来看望父亲,“当时是六点多钟,刚下班,蒋峰夫妻来了还没两分钟。来了一群便衣,带走了蒋洁敏。第二天带走了蒋洁敏的老婆和儿子,连司机家也抄了。”当时目睹的物业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

蒋洁敏是山东阳信县商店镇蒋家村人,史奎英则是邻镇河流镇人。史奎英比蒋洁敏小两三岁。蒋洁敏20多岁时,经人介绍与史结婚。育有一子蒋峰。

“蒋洁敏很朴素,有时会和媳妇一起遛弯,根本就看不出来是当官的。”同住在大石桥胡同小区的邻居说。

与蒋洁敏的评价相反,“他老婆穿得不错。很刁,凡人不理。有次一楼有人停车堵住她家车位了,叫了物业的头头来,说话挺厉害。她回来时坐车,走也坐车,打交道不多。蒋洁敏是贫下中农的儿子,一步步走过来的,可惜了。”大石桥胡同蒋洁敏家所在小区的物业人员称。

蒋洁敏之妻史奎英,是中石油青海油田驻京办事处基层退休干部。蒋洁敏从青海调任中石油总公司后,史奎英随之调到青海油田驻京办,管理办事处资产。

现在,青海油田驻京办已撤销,人员分流到昌平郊区的青海油田北京离退休管理基地或青海油田北京疗养所。

“当时办事处哪有什么资产啊,房子是租的一个单元,只有三四台车,几台电脑,办公桌……没几年她就退休了。办事处上班其实也没什么事,高原地区的女职工50岁就可以退。”原办事处一位管理人员说。

与小区物业人员的评价不同,办事处管理人员对史奎英评价还不错:当时穿衣打扮一般,和大家差不多;那时办事处在黄寺大街,离中石油总公司和她家近,她按时上下班,不搞特殊;和同事关系不错,没架子。蒋洁敏调总公司当大领导后,青海油田领导来北京开会,蒋氏夫妇经常会来办事处看望,一起吃饭;青海局领导有时也到蒋家探望。

房子上的腐败

王文沧安排孙某支付了华悦国际该房的购房款及装修款480多万元。史奎英支付给王文沧购房款160万。至案发时,差价款321万多元一直不曾支付。

新京报记者调查获知,2004至2013年,蒋洁敏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项目建设、职务调整、职级晋升等事项上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其妻史奎英索取或非法收受贿赂,共计1400余万元。

据了解,蒋洁敏、史奎英夫妇从中国华油集团总经理王文沧处谋取了最多的利益。

案件知情人说,中国华油集团是中石油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蒋洁敏为华油集团出力甚多。2008年底至2009年初,中石油有关领导曾提出将华油集团盈利的小油田开发业务收走。华油集团总经理王文沧找蒋洁敏做工作,为华油保留了该盈利业务。蒋洁敏还支持华油集团将生活服务类业务发展到海外,并给予投资。2008年,华油集团增加了物业、国际两项重要业务,中石油集团向华油集团拨付资产和投资资金有50亿到60亿元,为保障华油集团的经济效益和快速发展,起了很大作用。

在这样的背景下,蒋洁敏夫妇主动提出的帮助,大多是找华油集团王文沧的。

2008年春节过后,蒋洁敏夫妇要求时任华油集团总经理的王文沧为其装修位于北京昌平区的三水青清庄园别墅,王立即安排华油集团下属的北京阳光丽景装饰公司总经理杨某对别墅进行了装修,三个月左右装修完工,共花费近70万元,蒋夫妇未支付该笔费用,也未曾提过付款的事。

2008年年初,蒋父病重,蒋洁敏为照顾父母,想在北京市中心城区购买一套住房,就向王文沧提出帮助找房的要求。王安排时任华油下属房地产公司总经理的孙某办理,同年6月,孙某通过房产中介,选取了北京大屯里华悦国际的房子,蒋洁敏夫妇看后表示满意,要求王文沧将该房买下,登记在史奎英的名下,并尽快装修。同年7月,王文沧向与华油集团有合作关系的陕西某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孔某、上海某发展有限公司刘某各借款200万元,并安排孙某支付了华悦国际该房的购房款及装修款480多万元。同年11月,史奎英支付给王文沧购房款160万。至案发时,差价款321万多元一直不曾支付。

2009年6月,史奎英要求孙某帮助将位于西坝河北里小区的房子过户给蒋峰,王文沧安排孙某陪同史去办理,孙代为支付契税4万多元。然后送史奎英回家,史奎英在下车时,递给孙五万元,孙说不用给,史便没给钱。事后史告知了蒋洁敏。

2009年下半年,蒋氏夫妇商量在北京奥林匹克公园附近买套房,退休后居住,让王文沧办理此事,王将此事委托给与华油有合作关系的北京某公司法人代表王某办理,王某找到林翠东路国奥村一套房,蒋洁敏和史奎英看后满意,蒋当即要求王文沧将该房产买下,登记在史奎英名下。王文沧又要求王某出资办理,王某将该房产买下并登记在史名下,支付购房款、中介服务费税费950多万元。2011年3月,史奎英给了王文沧一张卡,卡上有二百余万。王文沧仅转出160万元。至案发时,总价差790多万元一直不曾支付。

除了上述装修、帮助支付购房款之外,王文沧还送给史奎英一件价值16.8万元的貂皮大衣。

案件知情人说,蒋洁敏受贿金额1400多万元中,约1200万元左右来自王文沧。蒋洁敏夫妇被查后,2013年9月,王文沧等华油高管也被调查。

夫人路线

知情人透露,蒋洁敏部下为获得提拔或调动,有时走蒋的路子走不通,也会通过史奎英来曲线救国,送给夫人钱物,求夫人向蒋洁敏“做工作”后,往往能如愿以偿。

知情人透露,蒋洁敏所犯受贿罪中的钱物,大多是部下获得提拔或者调动,或者支持下属工作、为下属单位谋取利益后,部下出于感谢所送;或生病时部下所送;也有少部分是接受部下请托收受的。大多由史奎英收受。

2012年春节前后,中石油昆仑燃气有限公司总经理项某某送给史奎英港元30万,以感谢蒋洁敏对其职务调动提拔的帮助。

中石油规划计划部主任吴枚分六次送给史奎英8万元服装提货卡、4万元购物卡。2012年7月,蒋在华西医院住院期间,吴前去看望,送给史奎英五万元。此前,蒋洁敏曾为吴枚从中石油股份公司规划计划部副总经理提拔为总经理提供了帮助。

2007年2月至2013年2月,蒋洁敏为时任中石油集团总经理助理兼中石油股份公司副总廖永远职务调整提供帮助。2008年至2013年春节期间,廖安排司机给史奎英送购物卡共计16万元。

2013年春节前,中石油公司青海石油管理局局长宗某某安排下属送给史3万元购物卡。此前,蒋洁敏曾为宗从副局级提拔为正局级提供了帮助。

中石油天然气香港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华林在职务调整上得到了蒋洁敏的帮助,2005年曾送给蒋1万美元。后送给蒋氏夫妇价值3.6万元及3.4万元金条各一根。

2012年7月,中石油集团纪检组长王立新为感谢并继续得到蒋对其分管工作的关照,借蒋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看病期间,以探望的名义送给史2万元。同年10月,王立新又到北京蒋洁敏家中送给史3万元购物卡。

2012年12月,蒋为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在油气田开发项目上谋取了利益,总经理李某某为表示感谢,2013年5月,请蒋夫妇在四川石油管理局驻京办吃饭,然后给了史8万元购物卡。

知情人透露,蒋洁敏部下为获得提拔或调动,有时走蒋的路子走不通,也会通过史奎英来曲线救国,送给夫人钱物,求夫人向蒋洁敏“做工作”后,往往能如愿以偿。

2007年底和2008年下半年,时任青海油田分公司副总经理的陈某某向蒋洁敏两次提出想调到平原地区工作,蒋洁敏没有回复。2008年12月,陈某某请史奎英给蒋做工作,称自己身体不好,不适合在高原工作,想调到内地好一点的地方。史奎英同意了。

史奎英将陈某某的想法告诉了蒋洁敏,很快,在蒋洁敏帮助下,陈某某调任中石油股份河南销售分公司总经理。2009年2月,陈某某夫妇到蒋洁敏家中向史奎英表示感谢,送给史10万元。

2009年和2012年春节前后,中石油股份有限公司上海销售分公司总经理佟某某在北京请史奎英吃饭,先后共给了她3万元购物卡,事后史告知了蒋,并说了佟的正局一直没有解决,希望蒋给予关照。

2012年3月,蒋洁敏为佟提拔为正局级提供了帮助。2013年春节前,佟在北京请史奎英吃饭,又给了史3万元购物卡。

2007年下半年,史奎英向蒋洁敏提出买一辆车。蒋洁敏向时任中石油集团东方地球物理勘探有限公司总经理的王某某提出要借一辆北京牌照的车给其妻使用,王以该公司国际勘探事业部的名义购买了一辆进口迈腾牌轿车,并在办理完登记手续后,送到蒋家楼下。直至案发,该车一直由史私用。此后,蒋为东方地球物理勘探有限公司在科技园项目上提供了帮助。

2013年9月,前述走夫人路线的中石油规划设计部总经理吴枚被调查;2013年8月,时任中石油集团副总、昆仑能源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李华林被调查;2014年10月,蒋氏夫妇落马一年后,王立新被调查;2015年3月16日,中国石油(7.780, -0.21, -2.63%)天然气集团公司总经理廖永远被调查。

人去楼空

案发后,蒋洁敏夫妇和蒋峰的多处房产均被查封。蒋峰的岳父母陪同蒋峰的妻子就住到了大石桥胡同蒋氏夫妇这幢房子。“他们带着外孙女和出生不久的外孙子居住于此。”物业人员说,“儿子出生时,蒋峰都没看着。”

蒋洁敏夫妇居住的西城区大石桥胡同某小区房舍,是中石油集团购买后分给蒋洁敏的已购公房,蒋洁敏支付23万多元购买。小区于1999年建成,即使到了今天,仍是二环内最高档的小区之一。

当时,该小区房价为一平米一万二千元,而中石油分给蒋氏夫妇的房约220平米左右,折合人民币一平米一千多元。

这个当年在二环内最豪华的小区,仅四栋楼,每栋两个单元,五层或六层高,一楼为车库,小区居民非富即贵。小区现有一套与蒋家房产同样面积的在售房,售价为一千八百多万。

蒋家在该小区物业登记有三辆车:黑色大众、灰色广本、白色雪佛兰。“蒋洁敏老婆开的一个大众车,被带走时车被没收了。儿子蒋峰的车,还没上牌子,也被没收了。”小区物业人员说。

小区门禁森严,非联系好住户,不得进入。同样门禁严格的,还有登记在史奎英名下的北京大屯里华悦国际。史奎英被查封的那套是一梯一户。小区仅两栋楼环绕,东边是幼儿园,西边是大门,中间是大花园。物业称蒋家这户“没住过人。”

史奎英名下的林翠东路国奥村的房子,是紧邻奥森公园的高档小区,蒋家这栋是楼王位置,273.26平米,四室三厅。水系花木环绕,紧挨着小区健身房和游泳馆。2008年奥运会时,运动员们在这小区居住。中石化落马高管王天普在该小区也有房。

“这家没人住过,连窗帘都没挂。”小区物业人员说。

西坝河北里小区某楼1202室,是史奎英购买后,过户给蒋峰的房产,购房款加上过户费,总共花费174万元。

在小区物业看来,这一家住户人挺好,挺随和,看不出是大官的子弟。男主人三十多岁,大高个,胖,戴眼镜。

蒋峰爱玩车,喜欢改装车。物业称,他家好车和改装车很多。蒋峰的岳父一家原来也住这个小区,但“最近一两年没见着了。我们这里经常业主出国一两年,我们也不在意。”

史奎英蒋洁敏夫妇还为蒋峰购买了北京市昌平区三水青清庄园别墅,共花费320多万元。

这座蒋峰名下的别墅,外观还好,一楼小院一片衰败荒芜。物业人员说:“这家犯错误了,被抓了,抄走了字画等一堆东西。官不小,中石油的,这大官有时来住。”这样的别墅目前售价约为六七百万元。

案发后,蒋洁敏夫妇和蒋峰的多处房产均被查封。蒋峰的岳父母陪同蒋峰的妻子就住到了大石桥胡同蒋氏夫妇这幢房子。“他们带着外孙女和出生不久的外孙子居住于此。”物业人员说,“儿子出生时,蒋峰都没看着。”

案件知情人说,蒋峰栽在他素日爱玩的改装车上。在一项汽柴油在线调合项目中,蒋峰充当“掮客”谋利,涉嫌收受利益相关人车辆4台、相机、现金等财物达200万元。

蒋氏夫妇除受贿罪外,另有折合人民币1476万多元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在扣押蒋氏夫妇的家庭物品中,有黄金制品22件,珠宝玉石23件,手表23块,木制品2件,家具一套,字画5幅,共计价值一千余万元,此外,查扣现金一百余万元。

1999年,蒋洁敏由青海上调中石油集团担任重组与上市筹备组组长,一年后,中石油成功登陆美国和香港股市。时年45岁的蒋洁敏被视为中石油最具国际视角和现代管理理念的“少壮派”。同一年,蒋洁敏夫妇居住的欧式豪宅小区建成。十六年过去,小区里欧式雕塑的天使,个别已变得残缺不全。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