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德国参与打击ISIS的政治意义


来源于:FT中文网

摘要:德国早先曾表示不考虑加入打击IS联盟,所以当柏林最近同意加入打击“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伊斯兰主义武装分子的联盟的时候,那就是新闻,全世界都注意到了。

 
当德国参与一场军事行动的时候,那就是新闻。因此当柏林最近同意加入打击“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伊斯兰主义武装分子的联盟的时候——德国早先曾表示不考虑加入联盟——全世界都注意到了。
 
在国家层面,愿意动用武力击退威胁或者追逐国家利益类似于展示男子气概。德国战后不愿出兵使其背上了各种不好听的名声(随你选):要么是受对二战和纳粹大屠杀的忏悔所累,要么是不负责任地在安全事务上“搭便车”,猥琐地寻求与独裁者做生意,要么是素食的后康德和平主义者。忘掉我们的经济影响力和新的强势外交吧:在军事上,德国的盟友将其视为欧洲的“都市美型男”。
 
他们说得有一定道理。德国在二战后只是小心谨慎地在索马里、波斯尼亚和科索沃部署了军队。它拒绝加入以美国为首、旨在推翻伊拉克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或者利比亚穆阿迈尔?卡扎菲(Muammer Gaddafi)的联盟,尽管在利比亚的军事行动获得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授权,符合国际法。
 
不太为人所知的是,自1999年以来,德国已派遣数千军人参与北约和欧盟在巴尔干、刚果、马里和阿富汗的行动——有36名德国士兵在阿富汗战争中阵亡。德国正为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人提供武器装备,而且针对俄罗斯的挑衅,正在参与北约在东欧的保障行动。德国国防部正在进行10年来首次全面评估。
 
然而,冷战后的主要禁忌已在2015年被打破:德国财政部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uble)宣布国防预算到2019年增加6.2%——按德国标准,这是巨大的增幅。
 
然而,贡献老式侦察机、加油机、一艘护卫舰和1200名军人至多算是对军事联盟的“顺势”贡献。德国本可以做得更多,例如,它可以像美国那样部署一些特种部队。
 
的确,这主要是一种政治姿态: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ois Hollande)在2015年11月巴黎恐袭后启用欧盟互助防卫条款,德国此举是为法国站队。这不是什么坏事。在欧盟团结因难民危机而受损之际,此举证明了柏林对其最悠久最亲密的欧洲盟友的承诺。但它也突显了德国的根本实力困境:没有战略,军事机器就会沦为战术上的信号工具。
 
这并非德国的独特处境。面临相互依存、竞争和暴力摩擦日益加剧的当今世界,所有西方国家(包括美国)都难以阐述安全战略。两个有力的例子是中东(二战后的地区秩序正在崩溃)和苏联解体后的欧亚大陆秩序(这一秩序岌岌可危)。
 
呼吁“政治解决方案”成了德国外交官——以及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领导的政府——的条件反射式反应,它承认这些是根植于脆弱政治生态系统的复杂问题。奥巴马和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对快速军事解决方案的怀疑是健康的。他们共同的弱点在于低估了战略部署硬实力的价值。
 
在对手将对话视为软弱迹象的情况下,只有威慑才能创造谈判空间。许多德国人曾经确信,威慑随着柏林墙的倒塌而过时。现在是时候重新思考了,实际上应该从根本上反思这个概念。ISIS和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都寻求利用我们的主要脆弱性、同时也是我们的最大优势——开放社会——来挑战和破坏西方的自由秩序。
 
因此,现代威慑应当始于本土:我们必须让我们的民主政体更具韧性,但不能仅限于此。我们还必须表明,我们的盟友是不可触碰的;攻击我们邻国的稳定及其公民社会的自由代理冒犯了我们的价值观,影响了我们的利益;不负责任的冒险和挑衅将会带来严重后果。这些后果不一定总是军事方面的;针对伊朗和俄罗斯的制裁和外交活动都起到了作用。
 
然而我们可能的回应选项必须包括动用武力,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有必要对国防能力作出重大投资。西方领导人永远不应该排除武力选项,从而放弃战略模糊——默克尔和奥巴马都曾犯下这样的大错。
 
然而,我们似乎做对了一件事情,而且这件事并非微不足道。叙利亚人大规模出逃让ISIS震惊和愤怒。难民受到许多德国人(以及其他国家的民众)的友好接纳,是让ISIS招募不到新兵的最佳对策。
 
本文作者是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罗伯特·博世(Robert Bosch)高级研究员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