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要求作高风险投资 澳洲富豪投资签证遇冷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联邦政府瞄准中国富豪的500万元投资签证自从引进了让投资者进行高风险投资的要求之后,需求已经下跌。

联邦政府瞄准中国富豪的500万元投资签证自从引进了让投资者进行高风险投资的要求之后,需求已经下跌。

自从去年7月实施新的规定以来,只有47份申请,而在旧的制度下,每个月大约都有50份申请。

“大额投资者签证(SIV)的申请人仍在与投资新兴公司的预期风险做斗争。”亚洲机构与高净值投资者公司Taronga Group的董事总经理奈度(Avi Naidu)说。

对此,基金经理正在敦促政府放松各地的住宅开发投资规定,以重振外国富人对大额投资签证的兴趣。

Hall & Wilcox称,应该允许一些外国基金直接投资大规模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因为它们需要建设资金。

“允许投资住宅可以激起火花,鉴于政府已经出台了防止‘被动投资’的管制措施,比如购买和持有住房。”Hall & Wilcox的合伙人陈(Eugene Chen)说。

“许多大型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开发项目都无法从国内银行那里获得融资,或者无法以有竞争力的利率获得融资,因此它们只有依靠国际投资者的资助才能够推进。”

估价师和代理商也从房地产开发商那里听闻来自银行的资金流正在放缓。

“我从代理商那里听说,融资正变得越来越困难,而在市场风向转变的时候,你也并不想持有一块地皮不动。”估价公司WBP Property的董事长帕布斯特(Greville Pabst)说。

Hall & Wilcox的合伙人纽(Harry New)也担心,在2015年7月该签证项目重新推出后,五个月以来都很沉寂,而且也不可能“很快”反弹。

奈度对此表示同意。“虽然我们非常支持政府想要利用外资来营造更智慧澳洲的措施,但我们认为,新的制度错过了一个把有价值的投资导向吸引此类投资者领域的机会,例如住宅开发。”

“在吸引投资以及把投资导向关键领域之间找到平衡是该计划成功的关键。”

虽然把更多外国投资者资金分配至房地产可以吸引更多申请人——大部分申请人都是中国投资者,他们青睐房地产——但Sumo SIV管理基金的主管帕特(Suren Pather)表示这将违背政府的政策。

“政府正试图阻止房地产投资过多,所以允许投资开发商将不符合这一政策。”他说。

帕瑟还说虽然新的SIV申请人数少,但假以时日人数会再次增加。

“人们需要时间来理解这个机制,而且旧机制下的很多申请还在处理阶段……这不意味着人数在减少。”

生产力委员会(Productivity Commission)11月公布的一份报告称,应该摒弃SIV项目,称这类签证产生的经济效益大部分属于签证持有者和那些向外国人销售资产的基金经理。

法规改革有战略意义

贸易部长罗柏(Andrew Robb)的发言人称,外国投资者仍可以跳开SIV项目独立“借钱给”开发商。

 “如今通过管理基金间接投资住宅地产是受限制的,但这并不限制其他形式的间接投资,例如商业或工业地产开发。而且,这也不阻止申请者独立且合法投资住宅地产,只是不会算作其合资格投资罢了。”

罗柏的办公室表示,重审SIV项目是有战略意义的:它旨在为具有巨大潜力但无法吸引大量资本的经济领域吸引投资。

 “此前这个项目为已经能够吸引大量资金的领域带来了投资,例如政府债券和住宅地产。”他的发言人说。

新机制下,500万投资中必须有10%投入经批准的风险投资基金,30%必须投入新兴小型上市公司。其余300万可以投入符合标准的基金,包括地产和固定利率产品。只要遵守这些规定并维持投资4年,申请者就可以获得澳洲永居。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