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中间价终结八连跌 人民币汇率走势三判断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今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5636,较昨天收盘价6.5939大幅上调逾300个点,这也是中间价连续贬值8个交易日后首次升值。

今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5636,较昨天收盘价6.5939大幅上调逾300个点,这也是中间价连续贬值8个交易日后首次升值。昨日中间价报6.5646。

央行公布人民币中间价后,离岸人民币兑美元(CNH)直线拉升300点。在岸人民币涨0.4%,势创10月30日以来最大涨幅。

最近几日在岸与离岸人民币快速贬值,并且呈现大幅波动态势。昨日外媒报道称,中国央行考虑出台更多措施限制外资炒作。

彭博援引知情人士称,中国央行考虑除干预外更多措施,以避免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央行考虑的措施主要为限制游资特别是外资炒作,或者利用离岸在岸汇差进行套利,中国还将加大对虚假贸易背景交易的核查力度。

今年1月4日、1月6日两个交易日,人民币中间价均较前一日收盘价跌100点左右,引发市场关于央行引导人民币贬值的疑惑。

“从人民币中间价和上个交易日收盘价比较来看,央行主动引导贬值意图明显。市场迅速领会了央行意图,在年初换汇额度调整背景下,刚需、恐慌性需求与投机性需求共同推动了人民币贬值。”国泰君安宏观分析师任泽平认为。

不过,昨日央行网站两次刊文就人民币贬值表态。上午9时许,央行网站转载中国货币网评论员文章指出,人民币汇率波动可能涉及到投机势力。当前人民币汇率对一篮子货币有条件继续保持基本稳定。一些投机势力试图炒作人民币并从中牟利,不代表真正的市场供求,只会导致人民币汇率异常波动,向市场发出错误的价格信号。面对这些投机势力,央行有能力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午后,中国货币网评论员日内第二次发表评论称,应当看到,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的变化与美元兑其他主要货币汇率的变化方向和幅度基本是相符的,人民币汇率对一篮子货币仍保持基本稳定。未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将继续按照完善后的报价机制进行调节,更多发挥市场汇率的作用,进一步提高中间价的市场化程度和基准性,保持人民币汇率对一篮子货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从今日人民币中间价较昨日收盘价大幅上调300点来看,央行或许正在用实际行动向市场表态。

对下一步人民币汇率管理的演进方式,有经济学家设想三种情景:

一是,全面的外汇管制。一旦人民币汇率雪崩,外汇储备陡降,央行必将迅速加强外汇管制,且外汇管制可能由资本项目渗透到经常项目。事实上,在岸人民币汇率能够积极响应离岸人民币汇率走贬的一个原因就是,在岸市场上存在大量的人民币卖盘,且很难断定这就不是“与实体经济相关的外汇供给和需求”。因此,除非在经常账户开放上也开倒车,否则很难完全杜绝抛售人民币的行为。

二是,完全的放任自流。这是市场所构想的最快意恩仇的解决办法。即央行完全不干预人民币汇率,管它“雨打风吹去”。在此情形下,市场可能会超调,但终将收敛到均衡汇率。但中国已非国际经济学中的一个“小国”,它已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国”。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体量已如此之大,中国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也已如此之大。我们很难想象一个大国会这么轻易地、草率地“缴械投降”。

三是“阶梯式贬值”。对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央行不是不守,而是不会死守某一价位。扛不住贬一阵再扛,我们甚至可以形象地称之为“且战且退”。这是目前最可能发生的情境,也是央行“摸着石头过河”的权宜之计。当然,市场最担心的是,究竟还有没有石头可摸?“且战且退”会不会退化成“节节败退”?这就引出下一个问题,人民币汇率上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最坏的结果是央行间歇式干预效果不彰,人民币贬值与贬值预期相互强化,汇率贬值与外储缩水相互加持,使得一场有组织的撤退演变成无谓的消耗战。恐慌之下,所有人民币资产价格均将受到冲击,引发新兴经济体乃至全球新一轮的动荡。这是我们珍贵的外储与珍视的汇率,“鱼和熊掌两失”的结果。

同时他认为今年出现最坏结果的概率仍然不高:(1)中国2016年继续保持外贸顺差;(2)人民币资产仍是相对收益较高的资产;(3)中国改革的空间仍然很大;(4)若风险上升,则可能导致政策剧变,直至全面市场管制并重新盯住美元。

如何预判2016年人民币汇率走势?有三个判断:

第一个判断:2016年人民币汇率贬值或呈先贬后稳的态势。我们猜想,春节前人民币相对于美元较快贬值较快,3月美联储加息前趋于稳定。如果3月美联储加息成定局,那么人民币贬值或再次提速。进入下半年,国际政治事件频繁,9月4日杭州G20峰会,10月人民币正式加入SDR篮子,11月8日美国大选,这些事件或将意味着人民币于暑假期间开始稳定的可能性较大。

第二个判断:2016年人民币汇率波动幅度加大,其震荡很可能是过去十年所未见。央行希望逐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双向波动,但仅仅靠人民币贬值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市场预期的真正分化。因此,关键在于改革能否有突破性的进展,通过改善对中国经济基本面的预期,达到降低人民币贬值预期的目的。

第三个判断:2016年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微调,将更多参考一篮子货币。人民币加入SDR之时,就是人民币应与美元脱钩之日。这是因为,继续盯住美元,变相提高了美元在篮子中的作用,人民币入篮的合法性将被质疑。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