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快播涉黄案今受审 4高管否认犯罪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快播公司的代理人以及四名高管王欣、吴铭、张克东、牛文举被带上法庭。

上午十点半,快播公司的代理人以及四名高管王欣、吴铭、张克东、牛文举被带上法庭。四人中,王欣是快播公司CEO,吴铭是快播事业部经理。张克东司职快播事业部副经理,主要负责技术,牛文举则是市场经理兼总监。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单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自2007年12月成立以来,基于流媒体播放技术,通过向国际互联网发布免费的QVOD媒体服务器安装程序(简称QSI)和快播播放器软件的方式,为网络用户提供网络视频服务。

期间,被告单位快播公司及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王欣、吴铭、张克东、牛文举以牟利为目的,在明知上述QVOD媒体服务器安装程序及快播播放器被网络用户用于发布、搜索、下载、播放淫秽视频的情况下,仍予以放任,导致大量淫秽视频在国际互联网上传播。

2013年11月18日,北京市海淀区文化委员会从位于本市海淀区的北京某技术有限公司查获快播公司托管的服务器四台。后北京市公安局从上述服务器中的三台服务器里提取了29841个视频文件进行鉴定,认定其中属于淫秽视频的文件为21251个。

公诉机关认为,上述被告单位及四名被告人的行为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

快播4高管庭上均不认罪

对于指控,公司连同四名高管均表示否认。

四人委托的律师团队也异常强大,4名高管分别委托两名律师出庭辩护,共有8名律师在庭审为快播辩护。

作为快播创始人,接受法庭询问的王欣表示,快播的主营业务是播放器业务、游戏业务和机顶盒业务,主要靠资讯广告、与搜索引擎的合作以及会员的收入来盈利。

针对指控中起获服务器中的大量淫秽视频,王欣表示,这个服务器是缓存的服务器,是网民点播网络视频的时候自动缓存的数据,主要是为了保证视频播放过程中不出现卡顿。作为公司的创办人和CEO,他知道互联网上存在不良信息,对此公司在内部建立了名为110的过滤系统和完善的举报系统。

对于起诉书中指控的数量庞大的淫秽视频,王欣表示,快播在国内拥有上亿用户,起诉的淫秽视频的绝对数量看上去很大,但以相对数量看并不大。目前国内播放软件对于不良视频的屏蔽技术都差不多,不可能做到对不良视频百分之百的进行屏蔽。

对于土豆优酷等网站为什么没有出现过淫秽视频,王欣表示,两家公司的经营与快播不一样,土豆优酷是提供自己的视频内容播放,而快播则更像一个平台,提供所有网络的内容供大家浏览。

2011年,快播市场用户曾经高达4亿。探员私下询问过曾经的快播技术人员,以每天快播抓取70万部视频,每部视频45分钟计算,如果人工检查视频内容,一天的视频时长足够一个人看上159年,这似乎目前确实是个无法破解的难题。

“我自己也有小孩,我也不希望她们看到这些内容,基于此我觉得自己有义务去做一些屏蔽,但这么大的用户群,即使存在措施,也不能做到完全屏蔽掉……”王欣在法庭上显得有些无奈。

警方:快播涉黄及盗版年销售额1.8亿

此前,负责侦办“快播涉黄案”的相关负责人曾表示,快播公司在全国各地搭建了2000余台服务器,在服务器网络内进行视频的复制下载并发布到其QVOD网络,通过QVOD索引服务器就能轻松找到想看的视频文件。

据警方调查,快播公司利用快播软件传播淫秽视频,以收取广告费和会员费牟利。快播公司还建立了“小二广场”网站,直接在其中存储了近300部淫秽视频,用户付费获得更高权限后,就能在该网站的“VIP通道”中观看到这些淫秽视频。

据公安机关调查,在2013年快播公司3亿元的销售额中,与淫秽视频和侵权盗版相关的销售额就占到了1.8亿元。

尽管王欣等人表示,从技术上已经尽力屏蔽有问题视频,但也有观点认为,快播在技术上追求海量视频,才导致这种高速发展下不可控制的“负产品”出现。

业内:沉醉在赚快钱中无法自拔

在今天的庭审中,王欣、吴铭、张克东、牛文等人明显比以前苍老了很多,引发了很多行业人士的感叹。而自2014年8月被抓,王欣已经被关押了长达1年半的时间。

据新华社此前报道,2014年4月份,根据群众举报,北京市公安部门对快播网上传播淫秽色情信息一案进行立案调查,主要犯罪嫌疑人王欣一直外逃。

公安部门随后对犯罪嫌疑人王欣采取逮捕的刑事强制措施,实施网上追逃,并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红色通缉令,最终被有关国家截获,并被公安部门押解回国。

王欣今日透露,在韩国不能入境后,济州岛使馆工作人员建议其回国交代一些事。“我打电话给之前有联系的警官,北京警方来济州岛接我的。当时不知道已经在网上被红色通缉。”

实际上,王欣被抓之前快播一度有转机。王欣也曾风光无限,曾在周鸿祎(微博)、曾李青这些大佬中左右逢源。快播能崛起靠的是其P2P技术,但一切是“成亦萧何败亦萧何”。

正是P2P技术让快播过去数年野蛮生长,也在正版化要求日趋严格的今天,进入生命倒计时。一位业内人士指出,王欣和快播是存在侥幸心理,沉迷于过去赚快钱之中无法自拔。

早在2013年11月,当时优酷土豆、搜狐视频、腾讯视频、乐视网等发布“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宣言”,表示联合对抗百度、快播等日益严重的网络视频盗版和盗链行为。

参与“上书”的企业还向法院起诉百度、快播的盗版侵权,其中共立案百余起,要求百度赔偿损失3亿元。短短一周后,国家版权局对此正式立案。

2013年12月27日,国家版权局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并对百度影音和快播提出整改要求。

当时,百度影音虽然是视频网站市场的姗姗来迟者,但用户数量像滚雪球一样获得几何级增长,势头如日中天,风头也早已盖过快播,百度影音的成长速度甚至让同行感到“害怕”。

但在国家版权局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后一天,对国家政策敏感的百度宣布彻底关掉P2P服务器,显示百度对扶持正版、打击盗版的决心。这让百度CEO李彦宏避免了一场大的劫难。

据知情人士透露,当时王欣也很不安,曾到北京来向快播董事会一位知名大佬请教应对的方法,上述大佬的建议是,国家对视频版权保护的政策可能会是一阵风,躲过一阵就过去了。

这位大佬做出这一判断是基于过往的判断,一方面是觉得政府关系硬,另一方面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纠纷不断,但很少因为版权的事将快播这样体量的公司关停,将CEO直接抓捕。

这种侥幸的心里、及赚快钱太过轻松的经历,使得快播和快播的管理层就像吃了鸦片,很难真正停歇下来。等到快播宣布启动商业模式转型,从技术转型原创正版内容时,为时已晚。

在今日的庭审中,被问及快播为何迟迟不转型时,王欣称,“快播只是一家技术研发公司,就算用户不用快播技术,也会用其他公司的技术。现在,专心做技术的公司非常难得……”

王欣再三强调,“我们是一个技术研发公司,切实想改变用户的网络体验。”

一位业内人士感叹说,中国早期的视频网站优酷土豆等都曾经是靠网络盗版起家,也都有原罪,但优酷土豆CEO古永锵(微博)他们聪明的地方在于,等到自己做大后,又成功的洗白了自己。

上述人士称,王欣很可惜,过去多年快播为王欣和快播股东赚了很多钱,但快播面临优酷土豆、爱奇艺等视频网站的竞争,拼版权会很吃亏,但没有转型的决心又导致快播的覆灭。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