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吴敬琏:经济刺激效果几乎为零 投资不抵报酬递减规律


来源于:财经网

摘要:随后几年来,几乎每年政府都会出台一些保增长的刺激措施,但GDP增长率仍然一路下行。吴敬琏指出,凯恩斯主义只是用来应对短期经济困难的处方,但绝不适合用来应对长期的经济问题。

随后几年来,几乎每年政府都会出台一些保增长的刺激措施,但GDP增长率仍然一路下行。到了2015年第3季度终于掉到7%以下,尽管这个季度刺激措施不比2009年差,但促增长的效果已经几近于无。这说明靠政府投资拉动根本无法抵抗报酬递减规律,而一味地进行投资,债务系统风险已经太大了。可是改变这种趋势也很难。

1月7日消息,最近经济学界泰斗级人物、历届总理的座上宾吴敬琏先生在《比较》杂志上发表文章谈经济改革。吴敬琏指出,凯恩斯主义只是用来应对短期经济困难的处方,但绝不适合用来应对长期的经济问题。

2009年政府采取了强刺激政策,4万亿的投资和10万亿的贷款,虽然在当年第4季度和2010年第1季度,将经济下滑的趋势拉回上10%的增速,但是随后就掉头直下。

吴敬琏认为中国经济不能实现改革初衷,主要是这一代掌握政策和话语权的人都深受苏联意识形态的毒害,教科书等还没彻底清理这些苏联式意识形态,甚至还被拿来作为阻碍改革的武器。

以下为布克笔记微信公众号刊发的全文:

布克笔记对这篇文章做了一些摘引和总结。

首先吴敬琏先生开宗明义地指出凯恩斯主义只是用来应对短期经济困难的处方,但绝不适合用来应对长期的经济问题。

2009年政府采取了强刺激政策,4万亿的投资和10万亿的贷款,虽然在当年第4季度和2010年第1季度,将经济下滑的趋势拉回上10%的增速,但是随后就掉头直下。

政府干预扭曲了市场信号,对不可预知的政策依赖令人生活在无知的恐惧中。

随后几年来,几乎每年政府都会出台一些保增长的刺激措施,但GDP增长率仍然一路下行。从2011年到2014年的四年中,GDP增长率分别是9.2%、7.8%、7.7%、7.4%。

到了2015年第3季度终于掉到7%以下,尽管这个季度刺激措施不比2009年差,但促增长的效果已经几近于无。

这说明靠政府投资拉动根本无法抵抗报酬递减规律,而一味地进行投资,债务系统风险已经太大了。可是改变这种趋势也很难。

这是因为中国的体制问题,大多数国家的城市都是依靠地方的市场化实现经济繁荣,是从下而上的。通常的情况是,一个地方形成了市场,人们因为市场交易逐渐发展成城市,城市规模扩大,实现繁荣。但中国的城市是层层等级森严,越是往上一级的政府越是掌握着更多的资源,城市规模越大土地出让金越多。上面投资哪个城市,哪个城市就被硬生生造起来,其他城市就掉下去。

而那些财政的钱却被拿来投资那些“趙家人”的“僵尸企业”,赔了算政府的。政府又只能搜刮民财。税负越来越高,民间积极性越来越低。于是,政府又多发钞票,结果人们都去投资股市,捣鼓泡沫,而没人投资实业。

吴敬琏认为中国经济不能实现改革初衷,主要是这一代掌握政策和话语权的人都深受苏联意识形态的毒害,教科书等还没彻底清理这些苏联式意识形态,甚至还被拿来作为阻碍改革的武器。

因为改革不彻底,有太多腐败的机会,依靠旧体制发财致富的势力,积累了30年的力量,不容小看了。

另外中国的经济环境越来越不利。曾经快速增长的时候,为改革提供了良好的时机,这样的经验没有吸取,这也许是吴敬琏说环境不利的意思吧。

既然眼看着时机溜走,上面的阻力又像泰山一样顽固,而要想建成一个统一竞争、开放有序的市场体系本身在专业上、技术上要求就非常高。可想而知,中央需要什么样的“极大政治勇气和智慧克服阻力和障碍”呢?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