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澳联邦议员话费高 半年逾60万


来源于:澳洲新快报

摘要:反对党领袖薛顿(Bill Shorten)和他的私人助理话务繁忙,在去年短短6个月内,就花了纳税人逾3.8万元的手机话费。

反对党领袖薛顿(Bill Shorten)和他的私人助理话务繁忙,在去年短短6个月内,就花了纳税人逾3.8万元的手机话费。

国会服务部(DPS)在去年最后一天低调公布了一份报告,其中显示在去年前6个月,纳税人为政客的手机话费及流量买单超过60万元。仅去年1月1日至6月30日,薛顿的账单就高达38,365元,其中包括他自己的手机和30多位顾问的手机话费。而且在纳税人为薛顿及其团队买单的34部手机的话费中,其中有一部手机的话费、短信和数据流量费用就超过了1万元。

可以和薛顿相匹敌的,是2013年下半年,时任总理的艾伯特(Tony Abbott)花了36,766元。

据悉,国会服务部所公布的数据,不包括政府部长或其职员,他们的手机账单由其所属部门支付。

某些后排议员的话费在半年内也超过8,000元,工党参议员达斯亚利(Sam Dastyari)同期的账单甚至超过了1.5万元。不过达斯亚利表示,他已经退出了公务系统,所以纳税人不再会为他的手机买单。

他还表示:“虽然我永远不会因为自己是工作狂而道歉,但我当然应该更好地管理自己的手机话费。当我自己付钱的时候,我能讨价还价出一个更好的计划,我当然会那么做。”

在中立议员中,昆州参议员拉扎鲁斯(Glenn Lazarus)的话费最高,其办公室的3部手机半年话费为7,725.29元。墨尔本工党议员菲尼(David Feeney)和2名职员的话费为9,107.03元。

财大气粗的议员帕尔默(Clive Palmer)没有报销话费,都是自己买单。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