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美最大矿业公司超级铜矿策略或加剧矿商困境


来源于: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摘要:在这片蝙蝠、蛇和羊驼横行的火山荒漠中,美国最大矿业公司的超级铜矿即将启动,成为工业资源供应领域的一股新力量。这一超级铜矿策略可能将矿商拖入更深的困境。

在这片蝙蝠、蛇和羊驼横行的火山荒漠中,美国最大矿业公司的超级铜矿即将启动,成为工业资源供应领域的一股新力量。这一超级铜矿策略可能将矿商拖入更深的困境。
 
 
Freeport-McMoRan Inc. (FCX)正在完成一项规模46亿美元、持续数年的扩张计划,其赛洛维德(Cerro Verde)铜矿的产量将增加两倍,使这个一度不赚钱的秘鲁小铜矿转变为全球五大铜生产商之一。
 
随着从赛洛维德开采生产出来的铜运往亚洲市场被制成铜管和铜线,全球新建大型矿山的产量将因此增加,这一波供应将使得深陷困境的矿业雪上加霜。
 
中国及其他新兴市场经济增长放缓已经拖累金属价格深度下跌,而就在几年前矿业公司及其投资者还在押注所谓的大宗商品超级周期并投资了数十亿美元。
 
在那个时候,矿业公司因为能够以很低的成本获得资金而着手建设一些史上规模最大的矿区,在澳大利亚、巴西和西非开采铁矿石,并在智利、秘鲁、印尼、美国亚利桑那州、蒙古以及刚果民主共和国开采铜矿。这些公司还提高了锌、镍和用于制铝的铝土矿等矿产品的产量。
 
采矿业下滑后,这些规模庞大的矿区正在给采矿行业造成额外的负面影响。由于建设成本高昂、开采效率极高,封存矿区是不可想象的,但如果运营起来,就可以获得用于偿债的现金流,而且大型矿区在闲置时的维护成本也很高。结果却是,这些矿区的规模意味着供应过剩的局面将会加剧,矿商将在价格下跌的陷阱中越陷越深。
 
价格持续下跌已迫使采矿公司忍痛缩小规模。英美资源集团(Anglo American PLC)去年12月份宣布裁员85,000人,同时将出售资产并暂停派息。该公司之前在巴西建成的巨型矿区实际成本比预算超出60亿美元。
 
就在同一天,在西澳大利亚兴建巨型矿区的力拓(Rio Tinto PLC)下调了支出计划。嘉能可(Glencore PLC)则在去年9月份暂停派息,并发股筹资250亿美元以削减债务。
 
总部位于凤凰城的Freeport本身也感到了压力。在维权投资者伊坎(Carl Icahn)持有Freeport大量股份数月之后,该公司执行董事长兼共同创始人莫菲特(James R. Moffett)于12月28日辞职。在董事会就辞职一事接触莫菲特之前,他已在Freeport及其前身效力将近半个世纪。
 
 
即便是铜价已跌至六年低点,Freeport的赛洛维德铜矿依然将于今年全面增产,其铜产量将达到每年十亿磅,占全球产量的3%。
 
像赛洛维德矿等超级矿的影响是大范围的,包括对大宗商品价格施加下行压力直至这个十年的末期,届时随着一些老矿山的最终枯竭预计供应量将下滑。根据评级机构和分析人士的看法,公司利润率正在萎缩,许多公司正减记资产,更多小型公司可能面临破产。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