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维韦克·拉马斯瓦米:从对冲基金明星到Axovant掌门人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凭借一项被葛兰素史克放弃的实验性药物项目。

凭借一项被葛兰素史克放弃的实验性药物项目,维韦克刷新了美国生物技术IPO融资记录,他带来的是生物技术股崛起的希望还是注定破灭的泡沫?


生物科技史上最大IPO:希望还是泡沫
今年10月,位于百慕大首府汉密尔顿的生物技术公司Axovant刚刚迎来1周岁生日。即便是在不断上演着创富“神话”的生物科技资本市场,Axovant仍算得上是一个奇葩。

在四个月前,6月11日,这家成立仅8个月的生物科技公司正式登陆美国纽约证交所,上市首日股价几乎翻了一倍,募集资金高达3.15亿美元,成为美国生物科技史上募集资金最大的IPO,也令这家未曾实现任何收入的公司估值高达28亿美元。

拥有公司80%的所有权,一手缔造Axovant神话的前对冲基金明星维韦克·拉马斯瓦米(Vivek Ramaswamy) “令人惊讶的年轻”,媒体对这位横空出世的“黑马”毫不吝啬赞美之词:“生物科技领域最年轻的新星”、“奇才”、  “资本神童”“年轻英俊”、“富有魅力”······连美国权威财经杂志《福布斯》(Forbes)近几个月来对他的专题报道就不下于5篇,最近更是作为封面人物进行了专访。

2014年,维韦克还曾被《福布斯》评选为美国金融领域“30位30岁以下俊杰”(30 under 30),当时他还是对冲基金QVT Financial LP的合伙人。

去年5月,维韦克离开QVT,创立Roivant科技公司, 五个月后他从Roivant拆分出子公司Axovant,员工仅11人,其中还包括维韦克的母亲和兄弟公司成立8个月之后,刚刚新婚的维韦克取消了去法国和瑞士阿尔卑斯山的蜜月计划,他携妻子来到纽约证券交易所,敲响美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IPO的上市钟。

唯一资产
维韦克已成为生物制药行业最年轻的掌门人,或许不久就能成为这个行业最年轻的亿万富豪。可以说维韦克遇上了好时代,若是在十年前,想要通过IPO融到1亿美元的生物技术公司几乎是痴人做梦,如今这早已司空见惯。

近几年来,美国生物科技领域一直以来受投资者热捧,《时代》周刊杂志曾报道:“全球生物技术产业的销售额约每5年翻一番,增长率高达25%-30%,是世界经济增长率的10倍左右。生物经济将成为21世纪增长最为迅速的经济领域。”

安硕纳斯达克生物技术指数五年内飙升了300%,同期纳斯达克指数和标准普尔500指数涨幅分别是100%和70%。

然而市场对这家公司的高估值仍存有诸多疑虑。Axovant公司唯一的资产是医药巨头葛兰素史克早年研发的一种用于治疗阿尔茨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的药物项目RVT-101,这种药物尚未通过临床试验,葛兰素史克也几近要放弃。

去年10月,维韦克以5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葛兰素史克手中这个“过气”药物,如今仅仅凭借RVT-10,未曾实现任何营收的Axovant公司却得到了近30亿美元的估值,意味着他从这个被葛兰素史克抛弃的药物中获得了近600倍的投资回报。

因此,有人称维韦克是塑造生物技术泡沫的代表人物。他们认为,尽管生物技术行业取得了大量的突破,但是在资本市场上还是存在惊人的泡沫。甚至有人认为,如果政府停止大量的药物审批,或是不再为这些药物的高价买单,那么泡沫将会随之而破。

受市场对生物技术领域泡沫的担忧,在短暂的火热后,Axovant股价开始进入直线落体状态。到9月底,美国独立评级机构Zacks将对Axovant的评级从“持有”下调为“卖出”。

不过,很多治疗阿尔茨海默症的医生相当看好这种药物。据预测2050年时将有1380万美国人罹患这种疾病,相关医疗费用将达到1万亿美元。面对如此大的市场,不少企业都想分一杯羹,但是阿尔茨海默症被生物制药业内人士称作“死亡陷阱”:2002年至2012年期间,研究人员测试过的治疗阿尔茨海默症的药物多达244种,但只有一种成功上市,失败率高达99.6%,这让不少药企望而怯步。
 
有着投资基金工作背景,并掌握着4亿美元的“战争基金”的维韦克对RVT-10这种过气药物似乎“情有独钟”。他专爱“以小博大”,以低廉的价格网罗投入巨大但未见成效的过气药物,并将其分拆成数十家子公司。分拆是维韦克行动方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即便RVT-101项目失败了,公司已经利用筹集到足够的资金用于研发其他药物。

维韦克断定生物技术发展能够产生大量新疗法,让他能够以便宜的价格找到被遗忘的药物,并向研发投入更多的资金,而不是进行削减。他说:“这是生物技术的一项专长,即从尚未上市的产品中创造价值,而不是从日益减少的收入流中压榨价值。”

“这些努力将在制药行业取得有史以来最高的投资回报。”他自夸道,“这种做法构建的产品管道将跟世界上最有潜力的制药公司一样雄厚和多样化,但却拥有前所未有的资金使用效率。”

通过这种投资模式,维韦克致力于拯救制药行业那些被遗忘的药物。“那么多本应该造福社会的药物被抛弃了,某些药物被搁在一边并不是因为它们的潜在疗效不够好。”维韦克说。

他说,无论公司药物是否有效,以及IPO成功与否,都只是“一项更宏大使命的第一步”。

“别人家的孩子”
1986年,维韦克出生于一个南印度移民家庭中,父亲供职于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母亲是一名老年人精神病专家,曾先后为制药公司默沙东(Merck)和先灵葆雅(Schering-Plough)效力。

维韦克是家中长子,从小便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他在辛辛那提上高中时曾当选毕业生代表,弹得一手好钢琴,还曾他母亲治疗的老年痴呆患者做过表演,并且他还是全美排得上号的青少年网球选手,发球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120英里。

在哈佛大学念书时,维韦克担任过哈佛政治联盟(Harvard Political Union)的主席,曾在知名干细胞科学家道格拉斯·梅尔顿(Douglas Melton)的实验室干过活,此外,多才多艺的他还曾并以“Da Vek”的艺名作为自由主义嘻哈艺人登上过舞台。

学生时期,维韦克注意到即使是在有着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两大著名学府的麻省剑桥,学生创业想要找到合伙人和投资商也很难,于是他决定做些什么。在大学的最后一年,2007年,维韦克和校友特拉维斯·梅(Travis May)创立了学生创业网站StudentBusinesses.com,为初创公司、顾问和投资者牵线搭桥,并为此开发了两个支持软件。

两年后,维韦克便将这个业务出售给了美国考夫曼基金会,后者致力于推进创业以及对未来商业领袖的培育。之后,StudentBusinesses.com被更名为iStart作为一款免费工具对外开放。对于这次创业经历,维韦克形容自己是一个“意外的企业家”,体验新事物本身就非常有价值。

拯救被遗忘的药物
在哈佛大学,维韦克攻读的是生物学,进入对冲基金领域十分偶然。以优异成绩毕业后,他本来想成为一名医生或是研究人员,但却不想再在学校呆上十年时间,怀抱着改变世界的梦想,他发现了对冲基金,在那里25岁的年轻人能够掌控数亿美元的资金。

他争取到了与丹·高尔德(Dan Gold)面试的机会,后者在纽约运营着资产规模达35亿美元的对冲基金QVT Financial。高尔德对维韦克印象深刻,他回忆道:“他很聪明,也很饥渴。”

维韦克顺利地成了一名分析师。由于受过专门的教育,他看到了抗丙肝药物的潜力——丙肝病毒是一种血源性病毒,至少有300万美国人深受其害。他据此为QVT促成的交易让华尔街眼前一亮。2008年,维韦克开始买入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制药公司Pharmasset的股份,当时经拆股调整后的每股买入价在5美元左右。

2011年,当吉利德公司(Gilead)以110亿美元,每股137美元的价格收购Pharmasset时,QVT已经是后者的大股东之一。维韦克在投资Inhibitex的交易中复制了这种表现,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在2012年斥资25亿美元收购了该公司,让QVT最开始的投资获得了25倍的回报。

到了28岁时,维韦克已经晋升为QVT的合伙人。除此以外,他在工作之余还从耶鲁大学(Yale)拿到了法学学位。

“他(维韦克)是完成全部阅读作业的极少数人之一。”耶鲁大学法学教授大卫·格雷瓦尔(David Grewal)说,“他来上课总是准备着争辩,他喜欢争辩。”

维韦克总是能“看见别人看不到的机会”。在研究生物制药市场时,他注意到有很多很多被遗忘的药物,它们本来值得获得更大的投资,从而得到进一步开发,但却被束之高阁。它们要么出于战略或官僚主义方面的原因被大型制药公司搁置,要么是小型制药公司不得不集中资源开发单一产品而无暇顾及。

有一次在北卡罗莱纳州的唐氏综合征募捐活动上发言时,维韦克阐述了其中的道德问题:“对于治疗唐氏综合征,研究人员可能已经找到了一种有潜力的候选药物,而它可能被遗忘在某家制药公司的架子上。”

所以在决定自立门户创业时,维韦克将目光锁向了那些被束之高阁的药物。2014年5月,维韦克从QVT以及以色列公司Dexcel Pharma获得近1亿美元的资金支持,创立了Roivant,这个词语代表他喜欢的缩写词“ROI”,即投资回报率,并准备好在公司位于曼哈顿中城的办公室里实现这种高投资回报率。

维韦克的创业团队人员分散,其中有一些是来自常青藤盟校的年轻毕业生,也有两位生物技术领域的巨擘——66岁的拉里·弗里德霍夫(Larry Friedhoff)曾是日本卫材株式会社(Eisai)和Andrx制药公司的研发主管,48岁的威廉·西蒙兹(William Symonds)则在维韦克的Pharmasset和吉利德成功交易中起到了帮助作用。

他们办公空间简陋,杂乱的,他们甚至无法坐在一块儿开会。这丝毫不减热情。“说实话,如果要我赌一个人能做成大事。”西蒙兹说,“我会押注维韦克。”
 
除了投资药物项目RVT-101,今年5月,Roivant斥资400万美元从阿瑞娜制药公司(Arena Pharmaceuticals)手上买到了一种治疗精神疾病的药物。最近,Roivant还跟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一个发明罕见病药物的研究小组达成了合作。

目前,刚刚步入而立之年的维韦克显得雄心勃勃,他表示要将Roivant打造成为“医疗领域的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股神巴菲特创立的保险公司)。”

他年轻的热情以及改变世界的梦想得到了极高的赞誉。“无论这些药物的表现如何,这里面存在真正的金融创新,它拥有拯救和提升无数人生命的潜力——或是通过他,或是通过效仿这种模式的其他人。这是生物技术泡沫,不管它破不破裂,都无法抹杀的。”《福布斯》资深编辑马修·赫普尔(Matthew Herper)对他如此评价。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