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石油系“东北虎”苏树林被查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苏是中央委员,也是十八大后落马的首位省长。

时隔数月,中纪委再现午夜12点见。就在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中纪委已经提前上班,晚上23时30分抛出重磅消息:福建省委副书记、省长苏树林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这是“打虎拍蝇”的中纪委在国庆假期带来的最大“惊喜”。至此,石油系统当年被称为“东西二虎”的廖永远、苏树林已双双落马。

在十八大以来落马的省部级及以上官员中,60后干部苏树林是首位现任省长。对于中纪委来说,“子夜时分12点见”此前已有先例。不过,长假期间“打虎”,发布官员被查消息,苏树林还是第一个。

或涉徐钢案

苏树林被查前,业界盛传已有“先兆”。9月24日至26日王岐山在福建进行了三天的调研,陪同王岐山的一直是福建省委书记尤权,官方发布的报道中未见苏树林的身影,坊间就此猜测“苏要出事”。

根据《福建日报》公开报道,苏树林于25日上午来到省防汛抗旱指挥部,了解今年第21号台风“杜鹃”的动态,检查部署防御工作。

事实上,即使有重要公务在身,3天时间赶来露个面并不是难事。深谙官场规矩的苏树林不会不知道,中纪委书记来调研,自己却没有出现在新闻画面中,会给外界带来怎样的联想。早就传言福建要“憋一个大的”,中纪委此次选点福建调研,让人感觉针对性很强。

不过,王岐山离闽后,苏树林并没有马上应声落地,他如期参加了省委常委会和防汛工作检查,并与其他省委常委一同出席了省、市一级国庆前的烈士公祭仪式。

有知情人士称,苏树林10月1日中午飞抵北京,当时身边工作人员未发现异常,按惯例苏树林应在7日飞回福建上班。接着,原定10月8日上午举行的福建省市青运会电视动员会取消了,苏树林是青运会组委会执行主任。

也有消息称,苏树林案发或因卷入徐钢案。2015年3月20日,中纪委公布福建省副省长徐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并接受组织调查。

徐钢此前与商人交往过密,曾涉嫌向亲属利益输送。徐钢曾被称为“房地产书记”,知情人称其曾隐秘操纵泉州房地产用地规划和审批。
在徐钢被通报落马18天之后的4月8日,泉州南安市委书记黄南康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徐案仍在深度发酵”。福建省发改委系统的一官员透露,“苏与徐的关系不错,一些重大的项目由徐说了算”。就在徐钢被调查的半年多的时间里,苏的日子并不好过。有消息称曾被约谈两次。尽管首次被约谈很快就回归岗位,但关于苏被调查的消息从未间断。接着今年6月,苏树林再次被约谈后归来。

此前,苏树林曾长期在石化企业任职,在入闽之后他乐于加入当地企业家圈子。据多家媒体报道,福建企业家的活动,苏树林基本都会参加。

比起习惯于高调的同僚徐钢来说,苏树林则较为低调。从企业跨界入仕途时,官方对其评价颇高,而“严谨、干练、务实”是苏留给外界的印象。

此外,“救火员”则是苏树林人生中的一个重要角色。在2003年12月,中石油在四川开县的天然气井发生井喷事故时,时任中石油公司副总经理的苏树林火速前往事故现场。

4年后,在2007年6月,中石化集团原总经理陈同海案发后,已转任辽宁不足一年的苏树林重返石油系统,主政后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如参与天然气管道建设、“川气东送”等工程。

2011年3月,已在十七大上入选中央候补委员的苏树林再赴政坛,转任福建省委副书记,一月后被任命为副省长、代省长,当年7月正式“转正”。“在苏任内,福建省的经济平添了更多的石油色彩”。一位福建的官员称,近几年中石化、中石油等央企纷纷抢滩福建石化产业,苏功不可没。

终于轮到大庆系

值得一提的是,苏树林虽然在福建被查,但其主要工作经历集中在石油系统。十八大以来,石油系统一直处在反腐的风口浪尖上。但落马的官员多与周永康、蒋洁敏领导过的胜利油田有点瓜葛,而另一个大户大庆油田则一直平安无事。

苏是中央委员,也是十八大后落马的首位省长。但其出事的震撼效果绝不局限于这两个头衔。作为大庆油田出来的核心人物,他的落马显然撕开了新的反腐秘境。

苏树林在任职大庆油田董事长、总经理期间曾受到外界广泛关注。苏树林是石油系统的明星人物,从大庆油田试验区的实习员起步,用20年时间爬上了大庆油田管理局局长的位置,当时才不到40岁。

作为主政一方的“封疆大吏”,苏的“被调查”让人颇感意外。同样颇具讽刺的是,任职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期间,苏树林被视为集团两位生于虎年的青年才俊之一,被其上司、原中石油集团总经理马富才取绰号为“东北虎”。而与其齐名的“西北虎”,正是早几个月落马的廖永远。

与廖永远一直扎根石油相比,苏树林走仕途的愿望更强烈,也获得了更好的上升机会。苏先是从中石油副总转任辽宁省委常委、提任副部,又转到中石化出任一把手。十八大前一年,他荣任福建省长。由于福建此前高官辈出,苏的仕途广为看好,他也被外界视作国企老总从政的代表人物。

随着身份变化,苏的为政作风大变。在大庆油田时,他是大庆石油裁员的主刀人,工作作风曾相当强硬,是一名典型的技术官员。可从辽宁回京转任中石化后,他变得低调、沉稳起来,其前任陈同海落马后,陈的班子从上到下,一个人都没有换。

一个多月前,苏树林曾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署名文章《正家风是干部必修课》,称周永康等人的落马都带有“全家腐”甚至是家族式腐败的特征。

作为“大庆系”的代表人物,知情的人都不会将其与周永康、蒋洁敏等挂靠在一起,因为作为石油系统的两大油田,大庆和胜利的领导始终都存在着竞争态势。

早在中石油、中石化总经理廖永远、王天普相继出事后,关于苏树林的传闻就一直不绝于耳。随着时间的推移,风声势微,难免让人觉得前一轮反腐还是与石油派系有关。

因升迁迅速被传高官女婿

苏在石油系统的口碑不错,大庆油田的人评价他务实干练、“很有头脑”。1997年,35岁的苏树林出任大庆石油管理局常务副局长,当年大庆油田的产量达到 5600.92万吨的新高,苏树林提出进行调整性减产,要求将年产量下调120万吨。

“这在当时遭到许多人反对,还有职工因此上访。”有知情人士称,当时国际原油价格处于低点,只有每桶9美元-12美元,苏认为只有战略性调产,才能延长油田的开采寿命。

苏树林认为减产也是对国家的一种贡献。不过遗憾的是,直到1999年大庆油田才实现了调产。对照如今大庆油田调产至4000万吨的现实,苏树林当时的决定无疑颇具前瞻性。

苏树林在中石油集团期间,一度被认为是马富才的接班人选。不过,马富才去职后,蒋洁敏从青海副省长回归中石油集团,苏树林的接班前景已逐步淡化,有中石油前高管曾透露苏树林是主动谋求到外省发展的。从结果来看,他离开中石油并非一个错误的选择。

此后,苏因升迁速度快,背景多为外界所揣测。而苏树林过于低调,媒体记者几乎很少有机会与其接触。约在10年前,苏树林在中国人民大学少有地发表过一次公开演讲。事后小范围与媒体记者见面时,曾有人当场问他,是否他是某位中共领导人女婿。一旁中石油的工作人员有意回避,苏树林却坦然作答。他的回答是否定的。席间他侃侃而谈,还忆及年少时生活艰难曾捡驴粪蛋的经历。

苏树林到任福建四年,依然延续平稳的做事风格,既没有带什么石油干部来,也没有打造自己的团队。知情人士称,他的事与福建没有多大关联,依旧是中石油、中石化贪腐案发酵所致。

与徐京华被查有牵连

具有多个国籍和多个化名的神秘商人徐京华于10月8日夜间在北京一家酒店被带走。也就是苏树林被调查之后的第二天,徐京华旋即落网。有知情人士称,徐京华与苏树林被调查的事情相互牵连。

苏树林在担任福建省长之前,曾担任中石化集团总经理,中石化曾与徐京华在安哥拉合作石油区块的勘探开发。苏在中石化任职的4年时间里,不断加快海外战略的步伐,主导了多个海外油田项目的收购,在收购安哥拉多个油田区块期间,徐京华与苏树林产生了交集。

徐京华在安哥拉的生意以“中安石油”为根基。2004年,由中安石油与中石化国勘的海外子公司SOOGL(Sinopec Overseas Oil & Gas Limited)合资成立安中国际控股公司,2005年获得安哥拉深海油田18区块,在安中国际拿下的18区块中,中石化控股55%。

2006年,徐京华继续向中石化“兜售”安哥拉的其他海上油田区块,中石化也有意收购,但因对方报价过高而放弃投标。

2008年初,新任中石化总经理的苏树林访问安哥拉后,收购事宜重新提上日程。有知情人士透露,苏树林正是乘坐徐京华的私人飞机前往安哥拉进行洽谈。在随后的七年(2008年—2013年)里,中石化陆续收购或增持了15/06、17/06、18/06、31和32五个海上区块的权益,收购总价约为28亿美元。在这5个区块里,中石化持有的比例降低到50%。

这六个区块合作模式如出一辙:徐京华利用其中国人面孔和在安哥拉的关系,取得双方信任,获得安哥拉区块的并购机会和相关审批支持;前期购买油田股权的资金,以及后续勘探及生产所需投资,全部由中石化先行垫付;徐京华参与的公司拿干股,以相关油田权益和未来现金流作为抵押,并承诺以未来收益偿还,无需承担勘探开发的风险,但享有分红及权益。

“因为安哥拉石油公司有国内区块的优先购买权,中石化想在安哥拉买项目必须通过徐京华,也必须给徐京华和安哥拉石油公司分一半的股权,对方的收购款也由中石化垫付,”一位接近中石化的业内人士评价说,这无疑加大了中石化的收购成本,也放大了日后运营和退出的风险。

有媒体获悉,在2015年初中央专项巡视组离开,审计署3月间带着疑问进驻并进一步盘查后发现,中石化在后来收购的5个安哥拉区块中付出的并购资金和后续生产性投入,加上为徐京华公司垫付的资金,截至2015年5月的余额共约100亿美元。

不仅如此,中石化还要给徐京华支付佣金,以及提供徐京华和安中国际董事的日常消费。在上述几项交易当中,中石化向徐京华的公司支付了5100万美元的中介费,部分费用并未经过中石化党组讨论通过;中石化为徐京华和安中国际的其他相关高管提供了月消费上限为100万港元的信用卡,在七年中刷掉了5800万港元。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