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亚洲视野下的黛维鑫艺术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当你欣赏雪伦·黛维鑫(Sharon Davson)的画作时,你会发现其中巧妙地融入了亚洲哲理与神话。

当你欣赏雪伦·黛维鑫(Sharon Davson)的画作时,你会发现其中巧妙地融入了亚洲哲理与神话,这些独特的视角如同丝线一样融入黛维鑫的画作之中,不仅给人以美的视觉感受,还呼吁人们提高对环保的警觉。

传说中能呼风唤雨的中国龙曾一度激发了黛维鑫灵感。她说:“上个世界70年代,作为一个美术艺术学院的学生,我在研究中国艺术和哲学时,就曾为这个神明所象征的权利、力量以及鸿运着迷。”

黛维鑫也喜爱中国文化中其他神灵生物及其象征意义。某些特定的鸟和动物经常会出现在她的画作当中,成为其“视觉”语言和评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黛维鑫巧妙地运用层次将这些生物描绘在画作中,从而丰富了画作的艺术美感。对于西方鉴赏者而言,通常无法读懂这些画作的深层含义,而这些画作等待眼光敏锐的鉴赏者去品味、发现。

过去几十年来,黛维鑫经常通过丹顶鹤(象征不朽)、海龟(象征长寿)和猴子(象征愉悦和多才多艺)等象征性意象来传达丰富的信息。黛维鑫画作中的章法以及视觉美感给人以美的享受,而其中东西方象征意义的交融让鉴赏者对画作有不同的诠释。

在黛维鑫年轻时的画作和图纸中可以看出,东西方信仰和思想很自然地融合和体现,这也是其他澳大利亚画家所缺乏的。

让人着迷的艺术

国际著名诗人兼传记作家西莉亚·贝瑞尔(Celia Berrell)说:“毫无疑问,黛维鑫艺术不仅能直达心灵,同时也呼吁人们对环保意识。她的艺术富含了多层含义,发人深省,通过这些作品,她向鉴赏者提问,与他们交谈。

为了帮助鉴赏者探索发现所蕴含的多层意义,黛维鑫在作品中运用了拼图、水纹图以及其他视觉手段。对许多人而言,她的艺术带来了正能量,能够鼓舞人心。她的艺术有着自己独特的风格,包括对谜题、自然的热爱以及兼容东西方哲学理念的思维意识。虽然她的作品很少,但却引起收藏家和投资者的高度重视。”

黛维鑫的作品争相被皇室、名人、博物馆、企业、投资以及私人收藏。尽管其艺术作品闻名世界,但数量稀少,截至目前仅有100幅作品。而且,三十多年来,黛维鑫从未像大多数画家一样兼职教学或从事其他行业,所有收入均来自画作所得来,除了生活之用,黛维鑫都用来支持慈善项目。无论是在澳大利亚还是在国际上,黛维鑫都是一位罕见的、了不起的女艺术家。

澳身价最高的在世艺术家

澳大利亚在中国商业和投资圈里越来越受欢迎,其中黛维鑫的艺术作品也引起了很多人注意。她的艺术造诣高超,作品内容丰富,收藏价值很高。

有趣的是,黛维鑫大多数艺术作品都是预售。有些作品甚至还未问世,就已经被卖出去了。她的作品几经转手,从一个收藏家到另一个收藏家手中,不断地增值。

在过去的三十年,她的作品升值空间甚至可以超过悉尼房地产:大约每三年翻一番,比悉尼地产(每七年翻一番)快得多!这让所有其他的澳大利亚艺术家望其项背;而且黛维鑫作品保持这样快的升值速率已经有30多年了,不是最近才突然升值。

在如此长的一段时间,保持这样的增长记录让黛维鑫作品显得与众不同、独一无二。这对于国际上任何一位在世艺术家都是非常罕见的,尤其是对于一位女艺术家而言。而且,目前为止,她的作品从未经由商业艺术画廊和拍卖行转手。

即使在经济衰退时期,黛维鑫画作价值仍旧翻了一番。尽管获得如此独一无二的成就,她的风格也从未有过一丝妥协,总是充满热情地追寻着“为了所有的地球生物,让地球更和谐”的理念。

最近,黛维鑫签了一份722万美元合同,她将为一家以她的名字命名的酒店——黛维鑫艺术酒店(Davson Art Hotel)——创作出四幅画作,这家酒店位于新南威尔士州第二大城市纽卡斯尔,作品完成后将在这里展出。

除此之外,她还将推出一些小型画作,同时还兼任这家酒店装饰设计顾问。目前她正在专注于《奇妙的生活》(A Wondrous Life)系列画作的创作。这些作品价值在25万至75万美元之间,其复制品将作为酒店客房布景。其它画作价值从开始的5位数上升到触及8位数。

画作常现象征意义生物

在2014年创造的油画《金鳞》中,金色鳞片的中国龙高飞在天空,摇曳在巨大的彩虹之后。雨后出现世人面前的金龙露出神灵慈爱的微笑。画中,一对金鱼沐浴在金龙赐予的圣光,圣光是对夫妇的婚姻和繁衍的祝福。

中国在一千年前就开始培育一种鲤鱼,拥有象征帝皇金黄色鳞片的“金鱼”。在中国悠久流传的历史中,金鱼在中国艺术文化的许多方面都占有一席之地,在中国文化中,金鱼其中一个象征意义就是富足。

雌性金鱼身形呈扇形,在中国汉字中,“扇”与“善”谐音,因此,在中国文化中,扇子象征好运、慷慨。黛维鑫曾说过:“扇子能开能合,还能在开合之间不断变化。正因如此,扇子折合起来有着单一指向的意义,开起来又有多重指向性。折扇时,只露出小小一部分,留下空间让人们想象,开扇又能向人们展现出全貌。正如人生旅途,我们从一个方向出发,路途中遇到多重选择以及各种各样的阻碍,扇子能反映出我们对生活真正了解多少。”

知道吗?澳大利亚也有自己的神龙。这个民间传说中的生物被称为沼泽怪兽(Bunyip)。但是,与龙在中国艺术和文化界中“泛滥”的情况不同,在澳大利亚有关沼泽怪兽的艺术作品非常少。所以,黛维鑫全凭着自己的想象来创作,而且还不止一次!

黛维鑫画中的沼泽怪兽是龙和袋鼠的混合体!在画作《温迪溪沼泽怪兽》(Munibung Bunyip in Winding Creek),她延续了龙和水密不可分的关联。不过,这只沼泽怪兽头戴矿工帽,还拿着矿铲,一只叫虹彩蜂虎鸟为它照明。

黛维鑫的《沼泽怪兽》(Munibung Bunyip)系列经过数年创作而成,它们由四幅绘画和巨大的铅光玻璃和雕刻作品组成。它们原先被用来装饰纽卡斯尔的一个大型的娱乐设施。就黛维鑫所知,这些艺术品转手了四次,现在归私人收藏。

《沼泽怪兽灯光乐队》和《温迪溪沼泽怪兽》收录于她的重要回顾展‘黛维鑫——对光的感激’(Davson ~ With Gratitude for the Light),该展览自1999至2002年,在 14个公共区域艺术画廊被巡回展出。该调查展览集中展出了63个作品,其中包括绘画、图画、原版的丝印版画和铜版画。这些都是黛维鑫那个时期最具代表性的作品。这个大型展览中展出的黛维鑫在1973年至1999年的大部分作品都是从澳大利亚乃至全球的著名的公共博物馆、公司和私人收藏家手中借来的。

然而,这有可能是黛维鑫的首个沼泽怪兽创作,这引起了众多收藏家的兴趣。

1973年,昆士兰的图文巴的一项艺术展览上,爱丁堡公爵菲利普亲王殿下购买了黛维鑫的一副油画作品。他还被赠与了一幅《沼泽怪兽幻想》(Bunyip Fantasy),这两幅画成为了他的皇室收藏品。对于一名年轻的艺术家,这是莫大的殊荣。1998年,黛维鑫的又一副作品被马来西亚作为皇室收藏品被珍藏。

黛维鑫作品中经常出现的另一种澳大利亚式的“中国龙”变体是蜥蜴。这些蜥蜴包括水蜥、松狮蜥、伞蜥和角头蜥。

《有人在听吗?》(Is Anyone Listening?)便是其中的一幅画。画面的布景是澳大利亚一片荒芜之地,这样的景象尤其令艺术家喜爱,因为从中可以激发出无限的灵感和想象力。

从一块大型拼图中出现的是一只松狮蜥栖息在一个被丢弃的可口可乐罐上。在这幅图画中,提出了一个具有深远意义的环境问题,《有人在听吗?》

这是她为濒危动物和环境问题开展运动的缩影,而她致力于这些运动有数十年了。

当黛维鑫在班德堡(Bundaberg)艺术中心展出她的回顾作品展‘黛维鑫对光的感激’时,《有人在听吗?》由昆士兰州的班德堡艺术中心的主管琼·温特(Joan Winter)解说……

“这幅作品是这次巡回展出中最棒的,也是我本人最喜欢的”。

这幅作品在黛维鑫的职业生涯中具有重要意义还有其他的原因。它是20世纪90年代唯一一幅由黛维鑫创作的,纯粹作为对环境问题的个人反应。

大多数她的艺术品是受委托创作的。而《有人在听吗?》不是。所以是这位艺术家稀有的纯粹出于个人原因创作的作品。现存的这类艺术品为数不多了。

事实上,作为领先的专业艺术家,她创造了引人注目的少量的画作。从20世纪80年代早期至今,她完成了仅98幅。

黛维鑫计划通过主要的7幅人物画尽快突破100幅,这些人物画受黛维鑫艺术酒店的委托,将于2016-17放在纽卡斯尔,同时放在那里的还有同这7幅画相关的小型画作。由于有许多客房,她正在创作20幅小型画作,画作主题是‘奇妙生活’(A Wondrous Life)。这些画作将被作为摄影画板复制后放在客房里,而原作将被出售给收藏家们。

它们中的许多在画作被作为摄影画板之前就已经被预售了,其他一些正在被出售。

这些画作中的一些今年预计被完成,其他的要到2016年。这些作品被收藏家和投资者当作拥有黛维鑫艺术品最佳的“开始”。作为新的作品,并且没有那么大型,这些画作价格实惠,起价25,000。

画作与文化联系紧密

她的作品《米切尔的世界》(Mitchell‘s World)是她的《连接朋友》(Connecting Friends)系列的一部分,其中展开了6幅画作。

这幅作品的主角是形象的快乐的米切氏凤头鹦鹉(Major Mitchell Cockatoo)。这个澳大利亚人反对蓝天,并从一个张开的翅膀放射出创作之光,转变并搞活在另一方面已制作成的页。

手印和脚印出现在漂浮在地面上的打开的智慧书(Book of Wisdom)中,把它放在世俗理解的通常的维度和范围内。这些结构上的图片帮助页数增加,使它们变为世界旗帜(World Flag)。有一只从中国/香港飞来的小鸟栖息在大拇指的图片上。

这本书的页面是出现在书本折缝中的光秃秃的树枝上唯一的“树叶”,页面敞开容纳一只圆圆的盘绕的澳大利亚环尾负鼠(Ring Tail Possum)。

这只负鼠好奇地盯着摆放在树枝上的一个晃悠悠的天平看。而在另一个精心描绘的树枝上是一只大蝴蝶,在它下面是两把钥匙,仿佛蝴蝶是钥匙的神秘保管人。

2004年,‘世界旗帜’由黛维鑫设计用来帮助创造更和谐的世界。它简单并且呈几何形,方便任何人在任何地方复制。更小版本的旗帜被赠与世界各地地位显赫的人。这幅世界旗帜在《米切尔的世界》和《金鳞》里得以一瞥,并成为这两幅作品的结构组成部分。

创造和谐并选择一种积极和令人振奋的方法来使之形象化,对于黛维鑫的作品而言是最根本的;不论她是否在创作艺术或帮助濒危物种或维护世界和平。维多利亚州一家公共区域画廊——旺加拉塔(Wangaratta)艺术画廊展出了‘黛维鑫对光的感激’回顾展,该画廊的的主管戴安娜·摩根(Dianne Mangan)作出以下评论。
 
“黛维鑫就是灵感。她的艺术作品反映了一种很少遇到的深刻意识。通过黛维鑫对环境和社会所关注事物的探索,我们对于全球文化中真正值得关注的东西有了更清醒的认识。黛维鑫是精神意识的领袖,带领我们向前进。”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