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任志强:万科股权之争未必带来机遇 或会是灾难


来源于:新浪财经

摘要:任志强今天凌晨再次在其新浪微博发文表示,引发万科股权之争的正是“资本的游戏”,市场从来都是不讲情面的,就像竞争中会有你死我活。

1月4日消息,任志强今天凌晨再次在其新浪微博发文表示,引发万科股权之争的正是“资本的游戏”,市场从来都是不讲情面的,就像竞争中会有你死我活。资本市场的残酷竞争,不一定会对企业的稳定发展带来机遇,反而可能带来的是灾难。

以下为微博全文:

再说说和万科有关的那点事儿

我之所以再次选择这本书的封面是想提醒大家,引发万科股权之争的正是“资本的游戏”!当资本市场更加开放之后,各种资本为寻求利润的最大化,必然会在市场中实现资产配置的多样化,并保证这些资产的流动性,可兑现性。如果有能稳定、相对保险并透明可预见的超过一定长期收益率的投资,一定是各种资本的首选。这里包括对拥有优质资产的房地产公司,包括上市公司中有潜力的企业,尤其是中央政策导向支持的行业。(如地产)

1、资本是不分好坏的。在资本市场中没有阶级斗争的身份标记。什么资本都一样,分不出红与黑。资本的运作只有一个目标--盈利。当资本在寻求对收购对象进行控制并试图改变时,才有文化、追求、经营、管理等方面的导向和冲突问题。

当这些变化有助于企业与经理人的发展时,容易协商一致。当这些变化在短期内不利于经理人利益,或也可能影响到企业利润时,就可能引发冲突与对抗。尽管长期有助于企业发展,也需有各方充分的理解。

所有的企业发展中都可能面临“创造性破坏”式的改革,以形成企业的升级。改革就可能有打破传统习惯的破坏,有短期利益的牺牲,有短期利润的影响等。这就会为全局而影响或牺牲部分人的利益。

2、如果资本是为了收购一个资产并消灭它,以便让另外一个同一股东控制的同类竞争的企业有更好的发展。那就变成了恶性的收购。

至少这对被收购目标公司的经理人和员工,以及原有的产品、品牌都有些不太公平。

但资本有这种合法的权利,资本的拥有者有任意处理自己资本的权利。但沒有任意外理他人财产的权利。也不应为自己而牺牲其它资本的利益。否则就会失去市场的信任和支持。

所有的资本都是为获取更多利润的。许多资本进入到企业中做不发表任何评论和管理意见的合伙人,只做为财务投资人分享收益。或以短期交易为主,以目标企业为平台获取公开交易的价格差价。

3、合法的资本通过市场进入,却未必都有善意或善行。所有的人都希望资本是善着进来善着出去。但也许是善着进来恶着出去,或也是恶着进来善着出去。甚至是恶着进来恶着出去。

最初的基金就是以“秃鹫”为名为傲的。基金的行为就和秃鹫一样,总是突然袭击,总是乘火打劫,总是恶意蚕食,总是不留情面……越是要死的节奏就越有他们的机会。

但如果没有这些恶的基金乘机而入,那么这些面临困难的企业就可能死掉,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尽管这些恶的基金可能狠狠地压价抄底,但如果没有他们,企业继续的恶化就可能变成一无所有!

恶的基金也许是你的救命恩人!这些基金的恶却可能是善的结果。

市场最终还是以结果论英雄。而非以行为论善恶。

4、法律无法依据道德审判。就像是法律遇到即将饿死的人也不能允许其抢劫或偷拿他人的食物一样。资本市场也同样不能用道德去衡量与约束资本的行为。只能用公平的法律对待任何资本的行为。

资本在法律尊严的无情保护之下,可以无情的抛弃道德的约束,自由自在的行使资本的权利,追求不要脸面但合法的利润。

市场从来都是不讲情面的。就像竞争中会有你死我活。劣势的一方如果不能及时改变战略退出或求和,就可能被判处死刑!

5、很可惜中国并不是一个完整和开放的资本市场。三会分管的非统一制度让资本按各自的规则运作。则可能伤彼利己。

如保险资本在购置固定资产上的限制,无法用出租经营物业来保值增值,就大量的进入到股市。

如各自抵押、融资的杠杆率不同,融资、融券的手段不同,自制产品的模式不同等等都造成了无法预测的资金来源和渠道。

于是大量的保险资金就更多的流入地产公司之中。至少在香港和内地进入了三十多家企业之中。朗诗与碧桂园中各有9.9%的股权属于平安保险。远洋地产则有两个接近于30%股权的保险资金。金融街(10.44, -1.09, -9.45%)中有接近30%的股权分属两家保险公司。金茂也许有约10%的股权是保险公司的。有些保险资本联合起来就成为控制企业的第一控股股东。

保险资本可以利用管理的公司做为新的融资平台,缓解原有的融资压力,并以此为基础实现经营多样化工具,进军和控制更多的行业与企业。

也许宝能也有这种想法。

6、大量的资金并没有真正的为供应侧的实体经济服务,并未因此而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也未给实体经济带来好处。反而造成了管理层的对抗与波动,并不利于实体经济的发展。

大量的资本在股市上配置资源,常常带功的是股市价格的波动。大量的散户股民,有的会在股市上涨受益。但大多数则可能在保险类或其它类大型资本的转换中受伤。因此也带来了股市发展的不健康。

7、万科的股权之争,及资本与管理层的矛盾,也许是个个案或特例。但反映出资本市场的残酷竞争,不一定会对企业的稳定发展带来机遇。反而可能带来的是灾难。

如果大量非专业的资本用这样方式控制企业,并试图改变企业的文化,形象,则可能带来市场的混乱。

8、原本实现职业经理人的委托代理制,是希望股权相对分散。以规范大股东的操纵,有利于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如日本松下的最大股东的持股比例并不高,但不会发生对经理人的影响。

但在中国的市场中,大股东之争将可能因此而频频发生。那么就必然形成一股独立的不良影响。既会对经理人队伍的建设,及经理人团队对企业的忠诚产生不利影响,也会对股市与散户投资人产生不利影响。让投资价值的理念无法实现,让投机的短期行为增加。

9、经理人无法控制资本的强行进入的控制权之争。但中国的一行三会应有相应的法律,以避免发生更多的非长期持有的控制性股权的变化引起的市场波动。

建立良好的市场规则,有利于法律与道德底线的统一,以培养更多的职业经理人忠诚于与企业发展共进退。

结了婚的家庭也可能离婚。更何况资本从来都是以追求更高收益为目标的。但就像家庭会双方共同努力争取家庭的长久一样,资本也应力求长期稳定的收入。

假如法律更有利于促进经济增长的同时又有利于企业的稳定发展,就会更全面。并能让资本巿场更加健康发展。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