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巴黎恐袭调查最新进展:有人坐镇比利时远程指挥


来源于:欧洲时报

摘要:《世界报》30日公布了一份调查报告,披露了11月13日巴黎和圣德尼(Saint-Denis)系列恐袭案准备和发生过程的不少细节。这些信息是从6000份调查笔录中收集的。

据《观察家》杂志12月30日报道,《世界报》30日公布了一份调查报告,披露了11月13日巴黎和圣德尼(Saint-Denis)系列恐袭案准备和发生过程的不少细节。这些信息是从6000份调查笔录中收集的。

报告披露的突出一点是,有一个人从比利时直接协调指挥了几乎同时发生的恐袭行动。在不同地点作案的恐怖分子均与他联系。

协调人在比利时

21点42分,袭击巴黎巴塔克兰(Bataclan)音乐厅的别动队一成员从一部三星手机上发了一条短信宣布:“我们出发了,开始了”。随后这部手机被扔进音乐厅门前的一个垃圾箱。

这条短信的收件人当时在比利时。其手机是以萨拉赫·阿卜德斯拉姆(Salah Abdeslam)的名字开通的,11月12日晚开始启动,收到这条短信后关闭。自这条手机线开通以来,这个电话号码与被扔进垃圾箱的三星手机之间进行了25次交流。
此外,还有第二个电话号码,在与“我们出发了,开始了”这一短信的收件人所处的同样地方被调查人员定位到的。这第二个号码晚间给恐袭案的推定主谋阿卜德拉米德·阿巴乌德(Abdelhamid Abaaoud)打过电话。

调查员得出结论,起码有一名男子从比利时实时协调了多起恐袭,但他们不知这人是谁。

三星手机留下指纹

恐袭行动那天下午,在垃圾箱里找到的那部三星手机的主人下载了Telegram,这是一种保密信息软件。据《世界报》披露,“手机外壳上混杂着穆斯塔法(Omar Ismael Mostefai)和死在巴塔克兰的福埃德·穆罕默德-阿加德(Foued Mohamed-Aggad)的基因指纹。”

恐怖车队来自比利时

现在恐怖分子的行程也搞清楚了。几个不同的车队11月12日凌晨3点驾乘一辆Clio和一辆西雅特(Seat)从布鲁塞尔莫伦贝克启程驶往巴黎。布拉希姆(Brahim Abdeslam)和萨拉赫·阿卜德斯拉姆以及穆罕默德·阿布里尼(Mohamed Abrini)的车队在沙勒罗瓦(Charleroi)“一个以囤积武器和供应毒品闻名的街区”作了短暂停留。

这个车队在半路上被第三辆车Polo车赶上。调查员通过加油站的录像监控图像可以确定哪些人坐在第三辆汽车里。车上一共4人。其中两人是袭击巴塔克兰的法籍杀手,即29岁的莫斯特费和28岁的沙米·阿米穆尔(Samy Amimour),还有20岁的比利时男子毕拉尔·哈德非(Bilal Hadfi),后者是在法兰西体育馆附近制造爆炸案的自杀式攻击者之一。

第4人戴了无边软帽和太阳镜。调查员未能将他正式确认,但他很可能是23岁的穆罕默德-阿加德,袭击巴塔克兰别动队成员。

最后的晚餐

这几组人马晚间驶抵巴黎。巴塔克兰别动队住在阿尔福城(Alfortville),袭击餐馆露台和法兰西体育馆的人马住在博比尼(Bobigny)。住在阿尔福城的人晚餐吃的是干酪加三文鱼比萨饼,喝的是绿洲牌(Oasis)饮料;住在博比尼的别动队只吃了一盒金枪鱼罐头。

蹊跷的戴高乐机场之行

11月13日恐袭行动当天。Clio车18点左右驶离博比尼独立房屋,去了一趟戴高乐机场,在那里从18点20到19点20停车一小时。调查员对这个短暂停留“很好奇”。汽车的GPS分析以及在车里找到的一张纸表明,这是有预谋的。但调查未能确定他们去戴高乐机场的目的:是去接一个同谋吗?

Clio车随后重返博比尼。19点40分,Polo驶离阿尔福城。它的启程标志着协调好的恐袭行动开始了。系列恐袭案在巴黎和圣德尼造成130人死亡。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