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加快核电站建设,安全隐患引担忧


来源于:美国《纽约时报》

摘要:中国计划在未来十年中修建几十个核反应堆。

中国计划在未来十年中修建几十个核反应堆。北京认为,为了减少中国经济对燃煤发电的依赖,雄心勃勃地扩大核电站是一个必不可少的部分。燃煤发电会产生大量的空气污染和二氧化碳。

然而,那些核电站所在地的村民们被问到此时,话题很快转移到政府糟糕的工业事故记录,以及日本福岛2011年的核灾难上。一些居民虽然将被搬迁到几公里外的新家园重新安置,但许多人表示,住在离核电站这么近的地方,他们仍会有危险的感觉。

随着中国跨入核电建设的新阶段,这种担心正在国内增长。计划中的核电项目会让中国在2030年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核能生产国。分析人士说,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中国必须在未来十年内,每年新建六到八个反应堆机组,一个核电站通常有几个反应堆机组。这很可能包括在比如河南及邻省湖北等内陆省份首次修建核电站。

中国的威权政府善于左右公共舆论以达到其目的,可以不顾一些反对意见,让计划得到实施。但是,反对者说,中国封闭的隐秘政治体制缺乏管理核电快速扩建的能力。他们指出,政府在防止工业灾害方面困难重重,一个例子是今年8月天津发生的、造成173人死亡的化学品爆炸事故。

“中国人已经开始面临西方国家一直需要对付的问题,那就是对核技术的恐惧、决策过程的透明度,以及对当局的信任问题,”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核问题专家马克•希布斯(Mark Hibbs)说。

对政府和许多能源专家来说,中国面临的选择是:要么不顾公众的反对和安全隐患、修建更多的核电站,要么继续依靠煤炭、接受与之相伴的污染和温室气体。

他们说,不扩大核电建设,会使履行习近平让中国的碳排放量在2030年前达到峰值的承诺变得困难,如果不是不可能的话。那是习近平与奥巴马总统在去年的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气候变化协议中作的承诺。习还承诺,到那时,“清洁能源”将在中国能源生产总量中占20%。

“这里有许多利害关系,”希布斯说。“如果中国在这个方面没做好的话,他们把发电系统向非碳源转移的整个计划将受到相当大的压力。”

中国已经运营30个核电反应堆,主要是在东海沿岸,核电的使用占全国用电量的2.4%。另外有21个正在建设中的核电站,据世界核能协会统计,还有135个正在得到认真考虑的反应堆计划。到2030年,官员希望中国电力的10%来自核电。

截至目前,中国一直在靠近海岸线的地方修建反应堆,那里有冷却系统所需的充足供水,而且附近就是电力需求极大的大城市。但下一个阶段几乎肯定会向内陆推进,这已经成为核计划反对者的首要重点。

反对者认为,有限的水资源供应、以及辐射发生时疏散不利的问题,使拟议中的内陆核电站的危险性更高,与美国等在远离海岸线的地方修建了核电站的国家不同,中国内陆核电站选址地点的人口稠密度要高得多。反对者尤其担心辐射泄漏到中国最大河流长江的风险。

“如果有事故发生的话,内陆核电站的环境影响将远远超过沿海核电站,”退休的著名物理学家何祚庥说。他是中国反对核电声音最大的人。“试想一下,如果福岛事故发生在长江沿岸。那会让多少人的食物和饮水受到污染?”

中国的核电支持者表示,拟议的内陆核电站与濒海核电站没有太大不同,而新型反应堆比以前的安全许多。他们还认为,中国的核安全管理机构比该国的其他监管部门更加严格,尤其是在福岛灾难发生后,北京在这方面投入了更多资源。

“福岛核事件之后,他们总结过经验教训,”西屋电气亚洲区总裁刘信刚说。这家公司的AP1000反应堆是中国核电规划的基石。他还说,“我认为,我们会看到这里的核电建设计划会更加活跃、更加可靠。”

反对者则坚持认为,中国无需掀起核电建设热潮,就能实现清洁能源目标,方法是大量投资于改进太阳能、风能,以及升级现有电网,让它可以更高效地长距离输电。

对于修建更多核电站的规划,尤其是在内陆修建,环境政策领域的中国研究者张雪华提出,“是否修建核电站,在哪里修建,公众参与这个决策过程是极为重要的。”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