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印度离雄心勃勃的核电计划实现有多远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印度将在2016年与美国西屋电气签署协议,兴建6座核反应堆。

日前,有消息称,印度将在2016年与美国西屋电气(Westinghouse Electric)签署协议,兴建6座核反应堆。这标志着该国1500亿美元的核电计划即将启动。

明年建设6座核反应堆

据路透社报道,近日,印度政府一名高官发布报告称,印度预计与美国西屋电气签署明年上半年建设6座核反应堆的协议。该名高官本月较早时告诉路透社,印度政府与美国西屋电气的协议细节会在2016年首半年敲定。该公司将在印度总理莫迪的家乡古吉拉特邦(Gujarat)兴建6座新的核反应堆。

这将加快印度建设大约60座核反应堆的计划,并将使印度成为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核能市场。

美国在2008年与印度签署协议,打开了核商贸的大门。此前由于印度的核武器计划和不签署全球核不扩散协议(NPT),这扇大门被堵死。

但核反应堆生产商获得数十亿美元新业务的希望又受挫,因为印度在2010年通过法律,给予国有核电运营商——印度核电公司(NPCIL)在发生事故时向供应商索赔的权力。

印度官员一直试图打消供应商的顾虑,包括设立了保险资金池,最高赔偿上限为150亿卢比(2.2616亿美元)。

该官员称,政府数周内将批准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核损害补充赔偿公约(CSC),这是目前所剩的最后一道障碍。

西屋电气发表声明称,预计印度将转向采取一项满足CSC要求的框架协议,将赔偿责任完全划归运营商。声明没有提及当前的谈判。

(西屋电气总部)

如果印度与东芝旗下的西屋电气签署协议,将使通用电气感受到压力,后者与日立的合资公司六年前已获得建设核电厂的厂址。

此外,去年年底,俄罗斯总统普京访印时,双方签署核电合作协议,计划在今后20年合作建造至少12座核反应堆。双方已确定6座将建在泰米尔纳德邦。另外6座建在印度南部的安得拉邦。

(印度总理莫迪和俄罗斯总统普京)

计划建造60座核反应堆

自印度总理莫迪上台以来,尤其是从他2015年的外交路径上看,印度至少与美国,日本,法国,韩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俄罗斯正在就核能进行不同程度的合作或者对话。

印度的核能计划之所以被外界视为“雄心”,不仅在于行动目标的宏大,而且也在于现状的尴尬。

新德里的雄心计划是建造60座核反应堆,到2032年将核电装机容量提升到6.3万兆瓦,到2050年能够利用核能提供25%的电力,即履行减少燃烧化石能源、扼制全球气候变暖的诺言,也令自己成为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核能市场。
  
但是,印度目前的核能现实距离梦想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第一财经日报》查阅国际原子能组织(IAEA)数据发现,目前全球可运行的核反应堆共442座,另有64座正在建设之中,其中,印度有21座核反应堆已经在运行之中,正在建设的核反应有6座。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印度可运行的核反应堆数量跻身全球前十,甚至超过英国和加拿大,但是该国的核电利用率并不高,核电仅占其总发电量的3.5%;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拥有23座核反应堆的韩国,核电占总发电比例超过30%。

另外,从上述数据上看,印度核电站的发电能力并不高,21座核反应堆的总装机容量不足5500兆瓦,相比之下,加拿大19座核反应堆能够输出13500兆瓦电力,德国9个核反应堆的发电能力即可达到12074兆瓦。

在12月初的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印度在其“国家自主贡献”里提出“到2030年到2030年将非化石燃料在其能源结构中所占比重从今天的30%增加到40%左右”,并且需要得到国际支持。

但是,该国还有3亿人面临电力短缺的现状,印度提出的当务之急是提供更多的能源,到2022年让所有人都能用上电。虽然莫迪政府正在大力推进清洁能源,但是短期内,要达到电力全民覆盖的目标仍然得依靠占电力来源超过90%的火力发电(80%)和水力发电(12%)。

还得走多久?

与此同时,印度还在加速国际核能合作。如果印度能够在几周内签署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核损害补充赔偿公约》,核能供应商的疑虑一旦消除,印度在核能领域的国际合作就能大大提速。

目前印度运行和在建的核电站共有7个,分布在南部和西部沿海以及北部地区。另外,印度全境有6处铀矿,印度原子能部今年1月公布的储量为19万吨左右,虽然储量并不算少,但印度仍在进口铀原料。2013年,进口铀约占铀需求总量的40%。

2014年,印度和澳大利亚签署了开展民用核技术合作备忘录,后者原则同意向印度出口铀燃料和相关技术。目前,该合作协议已经敲定,拥有全球40%铀储量的澳大利亚未来将为印度提供铀材料。

除了燃料,反应堆是核电站的核心设施,印度多年来也在寻求支持。

1988年,苏联就与印度签署协议,在印度南端的坦米尔纳都(Tamil Nadu)建设库丹库拉姆核电站。就在不久前,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与印度核能部门高层进行对话,双方谈到对印度库丹库拉姆核电站1号机组的最后试运行,2号机组的最低可控发电水平试验,启动3、4号机组建设,以及对5、6号机组达成框架性协议。

资料显示,印度在2021年至2025年间至少有8座反应堆投入运行,其中就包括库丹库拉姆核电站的3、4号机组。

除俄罗斯以外,莫迪今年4月访问法国期间也明确表示核能是印法合作的重要领域。随后,法国核电巨头阿海珐公司就与印度核电公司和工程公司Larsen &Toubro就印度杰塔普欧洲压水堆核电站建设签署协议。

就在法国之行后不久,莫迪就访问了加拿大,签署了一份“核合作协议”,加拿大铀生产商卡梅科公司(Cameco)将在未来5年为印度提供3175吨浓缩铀用于民用核设施。这份协议也落实了两国自2010年重启的核能合作。

另外一个向印度提供核项目支持的是日本。实际上,日印之间早在5年前就对核电出口展开谈判,目前,双方已在核能协定上达成原则性共识,而日本国内对此指责声不断。此前双方谈判的难点在于,日本需要确保印度和平利用核能而非将设施用于核试验,但是日本又未把“若进行核试验则中止合作”写入文件,此举令外界担忧。

此外,如前所提,就是与美国西屋电气就古吉拉特邦的Mithi Virdi核电站项目进行多轮谈判。该项目共包含6座反应堆,最早将于2016年下半年开始建设。

莫迪核能梦引担忧

(印度总理莫迪)

莫迪上任以来,积极推动印度与美国、日本、法国、俄罗斯等国的核能合作,以期实现印度的核能梦。但与此同时,印度又并非《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缔约国,其大力开发核能的举措引起了一些担忧。

在安倍访印达成核能合作协议后,就有日本民间团体和原子弹爆zha幸存者批评日本政府准备向印度提供核电技术,担心印度可能利用核电技术研发核武器。一些印度民众也加入抗议行列。

美国《外交政策》本月刊载调查机构“公共诚信中心”工作人员撰写的一篇文章称,印度正在南部卡纳塔克邦的杰勒盖雷建造核能研究中心,以拓宽印度政府的核研究范围,同时为印度核反应堆提供燃料并帮助新潜艇编队获得动力。这一中心可能让印度获得额外的浓缩铀储备。

今年2月中国一位高官表示,中国已经帮助巴基斯坦建造6个核反应堆,总装机容量340万千瓦,北京计划提供65亿美元援助,在卡拉奇建造2个1100兆瓦的反应堆。巴基斯坦也非《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缔约国。

专家们担心,这些动作有在地区内引发核军备竞赛的隐忧。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