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游走在灰色地带的法国留学生代购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中国海关总署第56号公告正式实施,凡是未按照规定办理报关手续的跨境电商交易和代购行为,都将涉嫌走私。

去年8月,中国海关总署第56号公告正式实施。此后凡是未按照规定办理报关手续的跨境电商交易和代购行为,都将涉嫌走私。这样的一个规定,直接让“代购”进入了一个“灰色”地带。

在法国,代购是很多中国留学生的“标准副业”。海外代购,这个现象并不复杂。先是国内消费者委托有机会跑外国码头的亲戚朋友,捎带买回比较稀罕的商品。慢慢的,产生了可以为陌生顾客提供服务的“代购一族”。拜网络经济的发达,境外代购成为中国电子商务市场里非常红火的一个分支。

然而,进入“灰色地带”的这一行业,其发展前景如何?从事代购行业的人员,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最近,有媒体采访一些做代购的朋友及相关行业人士,让他们讲了讲代购的酸甜苦辣,以及这个行业的未来。

中国留学生的“标准副业”

德国媒体10月29日消息称,中国驻德国大使史明德有关“一些在德留学生不好好学习,天天买奶粉做代购”的表态引起广泛关注。“留学生代购”这一处于“灰色地带”的群体,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焦点。

在法国,“穿着学生服,踩着运动鞋,穿梭在巴黎蒙田大道各个奢侈品店”是留学生“代购”最形象的描述。

做代购的安妮说,留学生的时间相对充裕,很多是居住在巴黎的80、90后女孩子,她们本身就热衷购物,熟悉各种品牌。与每个月几百欧的餐馆工比起来,代购太轻松了。

孙莉(以下均为化名)平常主要代购一些化妆品、饰品等。“一开始,我是买回去当礼物送给朋友,后来发现这是一个不错的市场,于是就开始代购了。”现在她主要靠朋友圈来发布代购信息,主要是帮熟人、朋友代购。她经常把通过代购赚来的钱拿来送自己一次旅行,还会用来买东西给国内的父母。

在巴黎学习奢侈品管理专业的李超,则把代购作为职业道路的尝试。他主要代购一线品牌的新款、经典款以及奢侈品潮牌,今后他想留在巴黎做一名专业的奢侈品买手。现阶段,他主要的时间花在学习语言上,空闲时间再做代购。一些长期从他这里采购的,他可以帮她们搭配衣服、选配饰之类。

他做海外代购已经一年多了,代购不仅能满足他的日常开销,对他的学习和专业都起到了很大的帮助。因为跟专业有关,所以在做代购的时候,他可以了解更多一线奢侈品品牌的文化,对一些材质和面料也了解更多。

绵绵是个新手。她说,代购的盈利还算透明,一般代购费是代购商品购入价的10%至15%。奢侈品包的代购最赚钱,像Prada的包加上代购费后还能比国内便宜3000元左右,如果是折扣村买的奢侈品包与国内差价更大。运气好的话,会有少数顾客来代购售价10多万的爱马仕包,一只包就能赚几万元,一个月的生活费就解决了。不过,国内求代购最多的还是护肤品等消耗品,盈利相对较少,每件赚几十元到上千元不等。

尝到做海外代购的甜头,绵绵继续在开拓自己代购事业。由于她以前还在英国留学过两年,有很多朋友在英国。于是她和朋友合作,朋友负责英国代购,主要代购英国本土奢侈品牌、奶粉和保健品。

老佛爷商场的中国部负责人依莎说,包括巴黎在内,欧洲城市的确是代购者的天堂。除了新款齐全,购物便利,城市的近郊也有常年打折的名牌奥特莱斯村,再加上一年两次的打折季,很多品牌内部特卖场可低至三折,所以在欧洲能用白菜价买到名牌并不言过其实。

由于有着巨大的差价,通过直邮寄回国的奢侈品,即使买家在取货时被加收关税,价格也很可能比国内市场便宜,代购方则赚取10%的利润。如果是“人肉通关”的方法,则利润更可观。所以在法国,做奢侈品代购相对赚钱,成为中国留学生的“标准副业”,也不奇怪。

“代购”成了回家的“门槛”

由于做代购有了自己的经济基础,陶陶每年春节都回家过年。但是,今年,她不想回去了。

她说,一是机票贵,二是每次回去都要帮忙带一堆东西。如今,代购成了她回家的一道槛儿。有人要我帮忙代购,我就直截了当地拒绝了,不再像以前,回来不帮别人带还怕得罪人,带了东西又有诸多麻烦。

她告诉,帮朋友代买奢侈品时,怕搞混型号款式,有时朋友就要求他拍照,但很多高档精品店是不允许拍照的,保安的态度很吓人。有时到商场去把商品价格问个遍,但最后朋友又因各种原因决定不买,这些都让她觉得很尴尬。她最担心的不是跑腿,而是过关,每次过关都很紧张,虽然帮家人朋友带东西不收一分钱,但毕竟是逃税,违法的。

陶陶说,代购已经影响我的生活。留学并不是人们想象中那么开心和轻松。这学期,我们每周都有考试,如果有人要我代购东西,我要花时间去找这东西的牌子,还要找合适他的价格,这个过程要花大量时间,很影响我自己的学习和娱乐。

除了人情上的难以拒绝,做代购可能要面临的种种风险也令“被迫”成为代购的留学生绷紧了神经。留学生代购不仅十分辛苦,还可能会面临很多难以避免的尴尬,像所购商品的限量、价格波动、政策的限制以及自身的困难。

留学生珊珊说,我身边做代购的留学生往往会频繁缺课,有的会被取消签证。事实上,已经有留学生因频繁‘带货’回国而被中断入境资格。而且,很多人是让我先帮着垫付钱去买一些奢侈品,我自己的生活费原本就有限,虽然国外的价格比中国要便宜,但我仍然没有足够的金额去买一些高消费的产品。

“代购”催生新产业

法国代购们的盈利模式,还催生了华人的一个新产业。

在法国,除了奢侈品服装和包包,国内也有越来越多消费者将目光放在奶粉和药妆这些国内买不到的产品上。如果说,大家熟知的欧洲奢侈品代购通常用的是“直邮”或者“人肉通关”的方法,那么代购药妆、奶粉、红酒的利润则来得更加辛苦。除了前期要花大量时间研究和比对价格,还要经历繁琐的产品打包和邮寄,而且往往必须自己承担关税。

在这种情况下,由海外当地华人开办的各类物流公司应运而生。这些物流公司的主要客户就是代购者,利润点就是用“团购”的形式,把这些通过邮寄“私人包裹”的代购“散户”集中起来,以集装箱为单位清关进入国内,法华工商联合会名誉会长林光武的法国翼通国际快递就是一例,提供至中国的邮寄包裹首发服务,邮寄业务与法国、比利时邮政快递、DHL合作,价格优惠,提供大宗货物、杂货、奢侈品清关服务。

然而,海外代购也有一个问题,不是每一个盖有法国邮戳,从法国寄往国内的路易-威登包包都是正品。国内高仿的假货通过非法手段运往海外,很多都通过代购的方式,流回了国内,而通过伪造国外的小票将假货“代购”回国内的商品也比比皆是。在这种情况下,代购公司的生意越来越好,也形成了对代购们的威胁。

代购如何走出“灰色地带”

一位律师朋友说,在合法的范围内,既然有套利空间,留学生做代购的理性经济行为是无可厚非的。同时,代购作为一种相对简单的经营活动,可以成为留学生从事商业经营的早期历练,对其学习如何进行营销、控制成本与现金流等有重要帮助。但是,留学生应在短期代购收益与长期个人发展间做出权衡。

留学生在念书阶段,最重要的是利用国外的教育资源汲取知识,通过海外经历开阔眼界,为未来的职业发展打好基础。

海外代购通过合法渠道购买的商品如果在一定合法的数量范围内,也就是正常自用的数量范围内,是不会造成什么影响的。数量超出合理使用范围,就很容易带来麻烦甚至违反法律规定。

代购要走出“灰色地带”首先要合法,该交的税费要交。但是,合法之后的代购利润空间将大大压缩。即便这样,从长远发展来看,合法也是代购的唯一出路。

巴黎资深“买手”告诉,如果代购做得成功,可以考虑向“买手”转型。在法国,买手绝对是一个“高大上”的行业,一般资历很难涉足。但是,在国内这个行业刚刚兴起,门槛还比较低。华人导游蔡路鹏现在专门接待国内的买手团,天天和这些专业人士在一起,学了不少东西,他甚至也想转行做这个。

专业的买手本质上不是为消费者直接服务,服务的直接对象是品牌公司或者店铺,所以理论上来说,为私人提供购买业务的不能称为买手。两者最本质的区别是,买手决定消费者买什么,而消费者决定代购买什么。

对于品牌和企业来说,买手是成败的关键人物,主宰本季和下一季的货品,是利润的创造者,而代购很多都是私人的。

虽然国内买手的门槛不高,但是要想让留学生代购转身成为买手,也非常不现实,但是这可以作为一个职业计划。

今年底,中国不断下调关税幅度,同时,电商平台大举进入海淘行业,这给海外代购发展带来巨大压力。但是,就目前形式来看,代购还将长期存在。代购们如何协调“主业”和副业的关系,这个行业如何走出灰色地带,是应该思考的问题。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