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国家能源局“亿元司长”魏鹏远受审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今天上午在河北省保定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

“家藏2亿现金,16台点钞机清点烧坏4台”的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今天上午在河北省保定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

保定市检察院起诉书指控称,魏鹏远于2000年至2014年,在担任国家计委基础产业发展司煤炭处副处长、煤油处调研员、国家发改委能源局煤炭处处长、煤炭司副司长等职务期间,利用主管、负责、承办煤炭项目的职权,在煤炭项目审核、股东变更、专家评审、升级改造、安全改造及煤炭企业承揽工程,以及在催要贷款、推销设备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请托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1170余万元,另有13109余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检方认为,魏鹏远受贿数额特别巨大,合法收入与不能说明来源的财产差额特别巨大,应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魏鹏远案发于2014年5月,案发时,魏鹏远担任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一职,在此之前长期在发改委煤炭处任职。

财新网此前报道称,魏鹏远被带走时,家中发现上亿现金,执法人员从北京一家银行的分行调去16台点钞机清点,当场烧坏了四台。

而从最高检所透露的数字是,在魏鹏远窝藏贿赂的商品房中起获现金人民币2.29亿余元。该案也成为了建国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大半年后,魏鹏远案开始进入司法程序。

最高检网站2015年1月28日消息,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一案,经最高检察指定管辖,由河北省保定市检察院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

2015年5月27日,河北省保定市检察院决定,依法对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以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向河北省保定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

2015年6月2日,保定市中级法院就保定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原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经依法审查,决定予以立案审理。

曾因嫖娼被抓 带病提拔

从起诉书看,一旦这些行为被法院认定,那么魏案又将成为“带病提拔、带病上岗、边贪边干”的典型案例。

所谓“带病提拔”,是指干部在提拔前或提拔过程中有违纪违法行为,但未能及时发现,仍加以提拔和任用。

中共中央组织部在2014年1月印发《关于加强干部选拔任用工作监督的意见》,首次提出坚决防止“带病提拔”,对违反组织人事纪律的实行“零容忍”,坚决不放过,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尽管如此,干部选拔任用的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依旧存在,梳理近两年“落马”官员的工作履历不难发现,“带病提拔”几乎成为标配。这一问题成为摆在党员领导干部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从中央巡视组今年以来的两轮巡视结果看中,“带病提拔”成为反馈巡视情况通报中的高频词汇, “带病提拔”仍具有相当普遍性。

有媒体还曝出,魏鹏远1996年前后进入国家计委,并在2000年前曾因嫖娼被抓,后被当时国家计委基础产业司一位领导保下。

报道称,这可能是他长期没有担任要职的原因之一。

有评论表示,魏鹏远一案,可以看出权力对干部人事制度和行政执法的双重干预。这种权力滥用本身的危害,远大于利用它提拔起一个嫖娼的干部。

“葛朗台式”贪官:贪数亿却穿衣朴素骑车上班

尽管家中被发现现金2亿多,但魏鹏远却善于“伪装”,平日穿衣朴素,骑旧自行车上班。

据财新网报道,魏鹏远在落马前,经常骑一辆旧自行车上下班。有知情人士说,魏鹏远穿的衬衣、裤子也都是便宜货,在开会或者考察时显得很“土气”。

近年因贪腐问题落马的官员中,不少都属于这样的“葛朗台式”贪官.

2015年7月,江苏镇江市民防局原局长朱冬生因受贿200万被判刑11年,一方面他大肆受贿,搞权钱交易。另一方面,他又在生活中极端节俭,为了省汽油钱,宁愿坐2小时公交下乡买豆腐。

一方面大肆受贿、另一方面又抠门的贪官多有人在:贵阳市原市长助理樊中黔受贿赃款塞满5个保险柜,在众人面前的表现是一双皮鞋换了3次鞋底接着穿;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一人吃饭只点一碗面,家中搜出现金1.2亿,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山东省蒙阴县原副县长袁锋剑贪污的金钱数目和查抄的赃款数目完全吻合,一分不少,以至于袁锋剑诡辩说自己是替国家保存钱财,而他为母祝寿的寿礼比穷亲戚都少……

河北省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原副厅长李友灿疯狂贪赃4744万余元,怕“露富”从不借钱给亲戚朋友,包括生活贫寒的亲姐姐。他说,受贿这么多现金,只为静静欣赏。2006年4月,被执行死刑。这大概就是此类贪官的人生写照,热衷于囤钱又非常抠门,活像巴尔扎克笔下的守财奴葛朗台。

国家发改委、能源局窝案

魏鹏远案是继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受贿案后,国家发改委腐败窝案进入诉讼程序的另一起重大案件。

除了魏鹏远案外,其他十多起国家发改委贪腐窝案相继进入了司法程序。

如,今年8月,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原司长王骏巨额受贿案开庭;9月,国家发改委财政金融司证券处原副调研员魏星、国家发改委财政金融司信用处原处长苏崇波分别被杭州市上城区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11月,核电司原司长郝卫平受贿案在北京市一中院公开审理。

国家发改委的“塌方式”腐败令人触目惊心,有分析认为,这一窝案的曝光亦是推动国家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诱因之一。

仅在2014年,最高检反贪总局依法立案查办11起国家发改委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受贿犯罪案件,涉案11人。

案件均发生在权力集中领域,犯罪数额巨大、窝案串案现象严重,涉及国家发改委能源局5人、价格司5人、就业和收入分配司1人,涉案金额超过千万元的有6人。

如果将时间轴拉长至十八大以来,国家发改委、能源局的“落马”官员名单则更长:

2013年5月14日,时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被免去领导职务。2014年12月,刘铁男被河北省廊坊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以刘铁男为始,随后还有前述魏鹏远、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许永盛、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原司长王骏、电力司原副司长梁波被查。2014年8月,刚刚退休3个月的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原司长曹长庆被查;同年9月,接替曹长庆担任价格司司长的刘振秋和两名副司长周望军、李才华以及该司原副巡视员郭剑英均被调查。2014年8月22日,国家发改委就业和收入分配司原司长张东生也因涉嫌受贿被检察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值得一提的是,与魏鹏远一样,郝卫平、王骏、许永盛三人都曾在国家计委基础产业司任职,且工作多有交集。许永盛曾是基础产业司综合处处长,同时,王骏和郝卫平分任电力处处长和副处长。

目前,在国家发改委的贪腐名单上,新近增加的是在2015年10月,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司司长王威、副司长任伟、生活质量处调研员周和宇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