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全国财政工作会议:全面推开营改增 赤字率或达3%


来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

摘要: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展望“十三五”时期财政形势时指出,财政收入潜在增长率下降,财政支出刚性增长的趋势没有改观,财政收支矛盾呈加剧之势,平衡收支压力较大。

12月28日,全国财政工作会议在京召开。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展望“十三五”时期财政形势时指出,财政收入潜在增长率下降,财政支出刚性增长的趋势没有改观,财政收支矛盾呈加剧之势,平衡收支压力较大。

根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财政工作会议指出,2016年及今后一个时期,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并加大力度。

在财政收支矛盾加剧、积极财政还要加大力度的背景下,赤字规模将进一步扩大。收入方面,进一步减税降费,给企业和市场留更多可用资金,不能收“过头税”;支出方面,侧重在“盘活存量”和“结构优化”上,财政要继续过“紧日子”,进一步压缩“三公”,民生支出强调“保基本”,要考虑财力的可持续性。

在推动供给侧结构改革方面,财税领域列出了多项任务。其中,税制改革提出要全面推开“营改增”。随着营改增的全面推开,地方主体税“被并”,后续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事权调整等会显得更为迫切。

赤字率或扩大到3%

财政工作会议指出,阶段性提高赤字率,扩大赤字规模,相应增加国债发行规模,合理确定地方政府新增债务限额。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刘尚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财政收支矛盾大,一方面扩大赤字,弥补支出缺口;同时,财政要过“紧日子”,支出要排序,压缩没有效益的支出。阶段性提高赤字率,主要是应对当前阶段,不是长期、大规模的刺激政策。

2016年最终赤字规模有待明年全国人大代表会议审议通过。

市场分析人士多判断赤字规模在3%左右,赤字规模达到2万亿左右。2014年我国赤字规模为1.62万亿,赤字率为2.3%,赤字新增量为2700亿元。

如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预测2016年赤字规模增加到2万亿左右,赤字率达到2.76%,赤字净增量增加3800亿元。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预测赤字率扩大到3%,赤字规模达到2万亿。

瑞银证券预测财政赤字率提高到3%以上,中央财政赤字规模将超万亿、地方政府新增债券发行规模也可能达万亿。

12月26日,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专题询问上,楼继伟回应常委委员提问表示,2016年初步计划是中央、地方都要增加赤字。明年地方债置换额度,报全国人大批准,可能也会给一定新增额度。

楼继伟指出,扩大赤字规模,需要处理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原则上来说,置换债的比重高,即存量风险大的地区,就不要再发那么多新债,新增债务规模相对就少。

中长期来看,财政收支矛盾加大。2015年,五六个省份财政出现负增长,这些省份后续可能进一步承压。

结合税制改革减税

公众对减税多有期待。

财政工作会议指出,进一步实施减税降费政策,坚决遏制各种乱收费,坚决不收“过头税”,给企业和市场主体留有更多可用资金。

2016年重点税制改革包括:全面推开营改增改革,将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和生活服务业纳入试点范围,积极推进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改革,推进消费税改革。

刘尚希表示,当前财政收入形势比较严峻,基层财政尤其困难,需要减税减费,但减税要有度,需要结合税制改革来减税,重在制度建设。

将工资、薪金所得,劳务报酬所得,财产转让所得,承包经营、承包承租经营所得等,纳入综合征收的范围,相比目前分类计征的个税,被认为是一种更公平的计征方式。

楼继伟曾多次表示,个税改革在对部分所得项目实行综合计税的同时,会将纳税人家庭负担,如赡养人口、按揭贷款等情况计入抵扣因素,更体现税收公平。

个税改革,还有赖个税法的修订。若将赡养人口、按揭贷款等纳入抵扣,中低收入人群税负有望下降;综合征税,若数据掌握全面,高收入人群实际征税率可能会提高。

消费税改革也是一个系统工程。消费税的改革方向业内也已讨论多时,征收范围会调整,覆盖高耗能、高污染和高档消费品,现有的部分税目如化妆品等可能取消征税;税率及征收环节也会作相应调整。

刘尚希曾表示,消费税改革目的是调节消费需求、引导消费行为,在一定意义上也可以间接地调整收入分配。

央地收入划分更迫切

减税是一方面。财政工作会议重点列出了多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包括央地关系调整、税制改革、预算改革、推动金融体制改革、国企改革、社会保障制度改革。

其中,2016年“营改增”的全面推开,可能推动后续诸多财政体制改革。

“营改增”能带来减税效应。营改增重在打通增值税抵扣链条,环环抵扣;纳入改革行业越多,可抵扣项目越多,如随着不动产纳入营改增,各行业一般增值税纳税人的房租、置房支出等可加入抵扣,增值额基数缩小,企业上缴增值税会减少。

不过,企业增值税缴税额度减少,企业所得税则会相应增加。

同时,营改增的推开,意味着地方曾经主体税种营业税退出历史舞台,而地方主体税种的缺失,使得央地收入划分调整更加迫切。

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营改增推进过程中,虽然有“营改增”收入仍归地方的过渡政策安排,但随着新企业、公司合并等活动的增多,现在按行业来划分收入的办法并非长久之计。

财政工作会议指出,加快财税体制改革,推进中央与地方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适度加强中央事权和支出责任,完善中央和地方收入划分,调动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

央地事权调整方案也在研究中。楼继伟在上周末人大常委会上表示,财政部和中编办牵头,2015年起草了关于推进中央与地方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的指导意见,上报了国务院,征求了很多部门的意见,还将进一步征求地方的意见。

楼继伟指出,按照这个指导意见,准备2016年率先启动国防、国家安全、外交、公共安全等领域的改革,2017年和2018年扩大到其他相关领域,2019年到2020年基本上完成主要领域改革,梳理需要上升为法律法规的内容,适时提升为法律。

楼继伟进一步指出,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是一个大问题,有关国家宏观治理,特别需要走法治化道路。以公开、透明、民主参与的立法程序,取代行政决策中的个别博弈、讨价还价,以法律的权威性保证政府间事权划分的稳定性和连续性。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