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议事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议事

查明真相关乎司法公正

60岁的王银洞吊死在山西省古交市政府的大门上,其子王丽文因涉嫌遗弃罪被当地警方逮捕。王银洞曾为了自己的“低保”被取消一事,多次要求相关部门予以恢复,但未果。当地乡政府领导给王丽文家属带话,写一份取保候审申请书就可取保候审,申请书需保证:王银洞家属不能上访和不能向政府索要赔偿金。

老人因何吊死于市政府门上,众说不一,对儿子的拘捕倒堪称行动迅速,然而既认定王丽文涉嫌遗弃,却为何不予追究,当地又为何开出了不上访不索赔的条件?无论如何,法治原则不是可以拿来作为换取稳定的工具。当地能否将王银洞的死因弄个明白,关乎王丽文的命运,也关乎其背后的家庭,更关乎司法公正。

企业别拿民族大义为自己背书

日前,有媒体报道民营公司卓达集团民间融资业务。。。总裁杨卓舒通过视频回应,“我们与俄签约6000亿,你反对就是仇恨普京”,“反对这个就是反对我们支援俄罗斯搞国民建设”,“要发展民族工业,我就得融资”。

作为公司总裁的回应,这背后的逻辑仿佛是支持卓达就是支持国家,反对卓达就是反对国家。  可事实上,6000亿这一数字已经超过去年中俄双边贸易的总和。拿虚假数据、虚假事实鼓吹并大喊民族大义的企业,有扯虎皮做大旗之嫌,地方政府应该明辨是非,对企业的不法经营与民族大义进行切割。

马拉松赛热不代表马拉松热

11月8日这一天,仅中国就有6场马拉松赛开跑。分别是:上海国际马拉松赛、北京鸟巢半程马拉松赛、武夷山国际马拉松赛、西昌邛海湿地马拉松赛、湖南昭山半程马拉松赛和酒泉戈壁超级马拉松赛。当天全国有近7.5万人参赛。

马拉松赛热不代表马拉松热。致力于人的全面发展,是让更多人参与到全民健身中来,努力提高身心健康水平。要达到这一目的,要氛围营造,更要硬件支持。比如说,多建一些群众身边的体育休闲公园,多改造一些适应跑步的马路,让民众就近就能找到跑步健身的场所。

雾霾“预警机制”不能停留在纸上

11月7日,沈阳等地持续严重雾霾。沈阳市发布重度污染一级预警数小时后,市区里仍有大型建筑工地违反禁令继续施工而无部门出面制止,环保局官方网站瘫痪了近2小时。8日,沈阳市PM2.5均值达到1155(微克/每立方米),局地一度突破1400。然而,各政府官网上都没有此次雾霾的预警信息,环保局官网再度瘫痪。

沈阳市此次重度雾霾天气,本算不上突如其来。可当地相关部门从预警信息发出到应急预案落地,都显得那么漫不经心。试问,若有关部门面对这样已然是灾害的极端天气无所作为,对市民的健康和生活工作环境无动于衷,那“看得见”的治霾决心与对民生关切又在哪?

谁让丽江市长睡不安稳

11月9日,旅游胜地、古城丽江被国家旅游局严重警告整整1个月。丽江市市长张泽军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一个月来他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在他看来,这次事件对丽江的影响来说,丝毫不亚于19年前那场7.0级大地震,这些年丽江旅游的快速发展让“丽江上上下下,迷失了方向”。

丽江形象受损已久,也没听说丽江市长为此睡不安稳。只有在国家旅游局对丽江发出警告后,消费者的利益和监管者的利益有了相关性,市长才开始睡不安稳,可见监管部门及其上级部门的责任反应的滞后与疲弱。相关性的难以持续,更让人担忧一个普遍存在的痼疾:整改一阵风,风过后各种问题又死灰复燃。

补偿500亿搬迁费 谁说了算

针对媒体曝出的“上海高桥石化搬迁欲求政府500亿补贴”的新闻,中石化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石化实说”做出回应,承认消息属实,但同时声称:“上海市拟给予的500亿元补偿费用,包括土地补偿、地面资产、搬迁工程、人员安置等等,还包括中石化其他部分资产和改制企业搬迁费用,不应简单等同于土地补偿”。

上海高桥石化的装备、土地等资产价值究竟几何?有无经过第三方的权威评估?500亿元搬迁补偿费用究竟是怎么确定下来的……这些问题都需要得到权威解答。实际上,此事的关键并非是补偿费用具体有多少,而是做出这个决定的过程是否符合程序正义的标准,是否保持了足够的透明度,是否接受了人大及公众的监督。

3小时跑23G流量 为何不断网

广东佛山的龙女士将手机放在抽屉里充电,3小时内却消耗了23G流量,最后手机被停机,龙女士为此要支付1100多元上网流量费才能正常使用。而运营商现行政策是除非当事人主动申请,否则套餐外流量计费达600元后不再计费并免费使用至15G后关闭数据网络。

按此政策,运营商显然违反了对用户的承诺。运营商虽有通过短信提醒当事人,但为何不直接断网处理?运营商在流量超出后要求用户多交钱,显然是没有道理的,有违市场契约精神。何况,用户流量使用完就断网,并不存在任何技术难题。运营商不这么做,就是在给消费者挖流量陷阱。

快递实名制能走多远

11月1日起,根据国家邮政局的要求,各地实行快递实名制。有媒体报道,快递员不核对客户信息的情况依然存在,与此同时,一些快递企业登记、收集客户信息,引发公众对个人信息泄露的担忧。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司副司长林虎回应称,方案要求企业比对核实客户信息,而非登记。

执行快递实名制,不仅需要快递员自觉,快递公司也要把好该把的关,监管部门则要主动作为,尤其是公众担忧的个人信息泄露问题,应进一步厘清。快递员必须核实寄件人的身份信息,但不能将身份证号码等个人信息写在快递单上。落实实名制、防范个人信息泄露,二者需齐头并进。任何一点做得不够好,实名制都可能跌跌撞撞,行之不远。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