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一只垃圾债基金的意外死亡


来源于: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摘要:大卫·巴斯一直担任美国共同基金公司的首席执行长。

对于巴斯来说,这是一个没有料到的结局。

24年来,大卫·巴斯(David Barse)一直担任美国共同基金公司Third Avenue Management LLC的首席执行长。这家公司由具有传奇色彩的投资人惠特曼(Marty Whitman)创办,以投资不良债券获利而闻名。2006年该公司处于鼎盛时期时的资产规模曾超过260亿美元。

但在12月11日下午,作为这家明星基金公司的掌门人,巴斯的任务却是:别让公司解体。

在走进位于曼哈顿中城办公室的会议室时,巴斯手拿着一份针对该公司旗下知名共同基金Focused Credit的挽救计划。这只基金持有大量高风险债券,当时其价格直线下跌,直到该基金发布一个震惊市场的通告──禁止客户赎回。这一做法在共同基金行业几乎是前所未有的,共同基金的投资者一般可立即赎回套现。巴斯的解救方案是,把该基金的资产出售给私募股权公司Fortress Investment Group LLC。

巴斯合作伙伴的回复则出人意料:不行。

知情人士称,现年53岁的巴斯当时情绪激动。当天下午晚些时候与该公司管理委员会会面时,巴斯誓言,无论如何都要推进与Fortress交易,他确信这对Third Avenue的投资者而言是最好的出路。

公司里的气氛越来越紧张。委员会对巴斯下达了最后的决定:他被辞退了,必须立即离开办公楼,甚至不能收拾私人物品。

巴斯被押送到电梯内,穿过高吊顶的大堂,一直到大门外。大堂里的保安都吃惊地看着。

一位保安称,(巴斯)这次是一败涂地了。

而办公楼上,一些人对这一突发事件感到震惊。

此时全球投资者都将Third Avenue崩溃视为不详的预兆。垃圾债市场重挫,引发了对其他对冲基金的担忧。市场目前依然紧张,投资者也在追问,一只共同基金为何会如此迅速地崩溃,这家颇具资历的华尔街公司何以出现如此深层次的问题。

共同基金巨头领航(Vanguard Group, VANGUARDF.XX)的创始人博格尔(John Bogle)称,这是市场的无情现实,巴斯的合伙人那么做也是迫不得已。但博格尔表示,这些合伙人落到如此境地也非常令人惊讶。

一份有关该信贷基金崩溃原因的评估报告显示,Third Avenue内部长期存在意见分歧,巴斯通常是分歧的始作俑者,他会批评创始人惠特曼并督促管理人员改善业绩表现。这种不合不仅削弱了士气,还促使该公司一些高级人才离职。该报告是根据与近20名Third Avenue雇员、前雇员和其他知情人士的访谈撰写而成。今年Third Avenue管理的资产规模已降至72亿美元。

企业重组公司Millstein & Co.董事长兼创始人米尔斯坦(Jim Millstein)称,巴斯是一个意志非常坚强的人,他可不是在经营一家幼儿园。数年前Third Avenue曾投资于Millstein。

记者多次试图通过电话、短讯和电子邮件联系巴斯,但未成功。Third Avenue的一位代表提到惠特曼早期声明中感谢巴斯多年来对该公司的投入和贡献。波士顿上市公司Affiliated Managers Group的一位发言人称,该公司对Third Avenue的未来道路充满信心。Affiliated Managers Group (AMG)持有Third Avenue 60%的股权。

记者多次试图与惠特曼交谈,但未成功。Fortress不予置评。

在惠特曼的领导下,Third Avenue成为华尔街最受尊敬的共同基金公司之一,擅长对陷入困境的公司债务进行“秃鹫式”投资。Third Avenue创立于1974年,早期因投资破产公司Penn Central Railroad的抵押贷款债券而获利丰厚。

Third Avenue的高管们经常到惠特曼的办公室,与这位知名投资家兼创始人面谈。

前合伙人卢波夫(Peter Lupoff)称,惠特曼颇具学者气质,似乎每天都把工作当成是检验其深度价值投资理论的实验室。

1991年,惠特曼聘用了年仅28岁的巴斯为公司律师。巴斯加盟后,曾参与不良债务二级市场的早期开发。他很快得到了惠特曼的赏识,并负责处理这家成长中公司的运营业务。据前雇员称,惠特曼藉此更加专注于投资业务。

2002年巴斯升至Third Avenue的首席执行长,此后他推出新基金推动公司业绩不断走高。同一年,惠特曼和巴斯将公司60%的股份出售给AMG。

一位前雇员回忆说,高管们誓言将当时40亿美元的基金总资产增加至250亿美元。2006年这一目标得以实现,当时该公司资产高达260亿美元,一个重要原因是惠特曼负责运营的旗舰基金Third Avenue Value Fund获得投资者追捧,该基金主要关注股票市场。

不过,在2008年信贷危机期间,Third Avenue损失了约一半的资产。该公司高度集中的投资风格(受惠特曼的价值投资法影响)带来惨重损失,那一年惠特曼的股票基金下跌了45%,超过标准普尔500指数37%的跌幅。

一名前雇员说,巴斯开始担心来自低成本的指数基金的竞争。Third Avenue试图推出一些另类基金,也就是类似对冲基金的投资工具,但大部分都没有获得成功。

其中一只基金却大获成功:信用基金。该基金于2009年推出,很快资产就超过了10亿美元。这个由巴斯力推的基金主要投资于流动性差的不良债务,以及其他在经济反弹时价格可能上涨的资产。

大部分不良债券投资者参与的是私募基金。一般来说,如果出售基金持有的资产变得困难,这些私募基金可以延迟向投资者偿付。而Third Avenue选择公募基金的形式,虽然可以让更多的个人投资者来购买,但由于向投资者做出随时退出的承诺,大大增加了基金的风险。

惠特曼自己的股票基金2008年后表现不佳,他和巴斯的关系也开始变得紧张,增加了公司内部的矛盾。据知情人士透露,巴斯曾批评惠特曼集中持有香港房地产股票的做法,称这样做增加了销售基金的难度。

知情人士称,巴斯还曾大声训斥其他基金经理,这令他们感到不满。惠特曼没有公开制止巴斯的这些行为,他更乐于专注投资。

一位前高管称,惠特曼只喜欢坐在办公室里,独自翻阅公司的年报和季报。

两人的争执在2011年秋季爆发。当时,公司与投资者的年会刚结束,大约50名雇员聚集在公司最大一间会议室里。据当时在会议室的人士称,巴斯当面冲着惠特曼吼叫,要求看到更好的业绩。

其中一位知情人士称,当时惠特曼回应道:“你不能指使我做什么。我们对公司进行分析,这才是我们做的事情,这不会变。”

另一位当时在场的人士回忆说,惠特曼气得狠狠地捶了一下桌子,他的拳头在发抖。

最终,惠特曼把自有资金从Third Avenue Value Fund中撤出,并且不再打理这只基金,转而专注于自己的投资。但同时,他继续担任公司的董事长。

这位知情人士称,由于Third Avenue旗下多数基金的表现不如相关基准指数──只有旗下的房地产基金过去五年的表现超过了可比指数,巴斯似乎变得更加恼怒。

而职员们渐渐不再使用巴斯办公室隔壁的会议室,因为在那里有时可以隔着 听到巴斯的咆哮。

知情人士称,2012年和2013年期间,包括国际投资者Amit Wadhwaney在内的一些Third Avenue的高级基金经理向大股东AMG抱怨巴斯的管理风格以及不愿分享利润的做法。

而且,多数雇员的部分薪资被延迟支付。一名知情人士称,2008年后,巴斯开始亲自决定多数人员的薪酬,而且经常不会对决定做出解释。一些接近巴斯的人称,主要的投资组合经理可以将一个由业绩表现及其他指标决定的资金池中资金发放给下属。

一位知情人士称,大股东AMG告诉Third Avenue的高管,该公司会鼓励巴斯做出改变,但最终并没插手。包括Wadhwaney和詹森(Curtis Jensen)在内的多名高级雇员相继离职。詹森曾是惠特曼的得意门生。记者未能联络到Wadhwaney置评。詹森则不予置评。

虽然Third Avenue的股票基金价值持续缩水,但在基金经理拉普安特(Thomas Lapointe)的带领下,信用基金却在持续增长。拉普安特曾为Columbia Management打理一只传统型高收益率债券基金。拉普安特钦佩惠特曼大手笔地集中投资的策略,这种策略可能取得丰厚的回报,但同时也可能会放大风险。

今年早些时候,惠特曼在接受《巴伦周刊》(Barron's)采访时表示,多元化其实是知识、控制力和价格敏感性不足的代名词。

Third Avenue的信用基金购买了不少难以套现的债券,成为其单一最大持有人。例如,私人建筑材料供应商New Enterprise Stone & Lime Co.发行了一批2.50亿美元的低评级债券,该基金持有这批债券的五分之一。

前同事称,随着这只信用基金的成长,公司掌门人巴斯和基金经理拉普安特有时会就投资问题进行争论。

有时候,两人之间的分歧会公开化。

2012年春季,在拉普安特为一名曾被巴斯公开训斥的雇员辩护后,巴斯把手机朝他当胸扔了过去。大感震惊的拉普安特之后跟一位同事提到了这件事情。不过,拉普安特对此不予置评。一位接近巴斯的人士否认了这件事。

据三名前雇员透露,大约四年前,在拉普安特度假时,巴斯授权卖出了这只信用基金里的一个仓位。这种举动通常是投资组合经理而非首席执行长的工作职责。这三名前雇员称,拉普安特度假回来,得知此事后非常生气。

这只信用基金2013年的收益率接近17%,排在所有高收益基金中的前1%。但在2014年春季,随着该基金规模达到35亿美元的峰值,奥尔福德(Bradley Alford)开始对该基金变得过于庞大的规模感到担心。奥尔福德管理着总部位于亚特兰大的Alpha Capital Management,在Third Avenue拥有客户。

奥尔福德称,拉普安特告诉他Third Avenue正在应对规模增长问题。这只信贷基金从未对投资者关闭,奥尔福德的客户因担心垃圾债而赎回资金。

曾与巴斯共事的人士称,巴斯曾表示过对这只信贷基金的担忧──基金一方面持有难以出售的资产,另一方面又允许投资者一天内退出全部投资。

这位前员工表示,巴斯担心资金出入错配。

7月份垃圾债开始暴跌时,该公司的资产暴跌至100亿美元,巴斯似乎还没有特别不安。

但截至12月初,这只信用基金同比下跌了约27%,资产缩水至约8亿美元。高管们称,该基金收到了很多赎回请求,以至于Third Avenue非正式地联系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简称SEC),以便监管部门对发酵中的危机有所了解。Third Avenue最后决定冻结该基金的赎回,此举获得了公司理事会的批准。

巴斯告诉《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记者说,这是极为痛苦的决定。

知情人士称,一天之后,他的同事们拒绝了巴斯提出的挽救方案,即把危机中的信用基金出售给Fortress的交易,因为担心SEC没有同意这个交易。

现在,由五位高管组成的团体正负责Third Avenue的运营。91岁的惠特曼仍担任董事长一职。

12月11日上午,巴斯在电话会议中向投资者做完陈述后,他的一位朋友打电话来确认其离职信息。

该高管回忆道,听上去巴斯的状态很平静。

该人士称,他听起来很正常,就像平时一样。

数小时后,巴斯被请出了公司大门。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