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深圳滑坡事件谁负责?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据中新网今天报道,在首名幸存者田泽明获救后,深圳滑坡事件失联人数已变更为75人。

据中新网今天报道,在首名幸存者田泽明获救后,深圳滑坡事件失联人数已变更为75人。

深圳市委书记马兴瑞表示,仍会集中力量进行救援和救治,决不放弃一丝希望。尽管黄金72小时救援时间已过,但仍有包括武警、公安消防以及军队在内的各方面搜救力量达9993人,757辆(台)挖掘机等大型机械24小时施工。

此前现场救援人员发现了4具遇难者遗体。23日,首名幸存者在距滑坡事件过去67小时后被成功救出,并随后被送往医院抢救治疗。接受手术后已经清醒,生命体征稳定。美联社报道称,灾难发生时,门板压住了他的脚,致使他被困,但也给了他生存下来所需要的空间。

(首名幸存者田泽明获救)

农民工损失惨重

在官方将失联人员由76人更正为75人之前,据《纽约时报》报道,这76人名单上,至少有55名来自广东以外的省份,包括来自河南省的22人。

包括深圳在内的广东省,几十年来一直吸引着大批中国贫困地区的人们,远离自己在农村和小城镇的家乡,到这里从事蓝领工作。中国约有1.7亿农民工离开家乡在外地工作和生活。这支流动人口大军也构成深圳人口的一大部分,据政府估计,深圳1800多万人口中,80%以上是流动人口,没有当地的永久居留证,其中包括许多来自农村的人。

许多住房被灾难毁坏的人表示,他们会因为工作继续留在深圳附近。

“我想回家过一段时间,”来自河南的农民工沈华威(音)说,他抱着他一岁的儿子。“我担心,没了房子我们怎么能在这里住下去。但长远来看,我得留在这里干活。我的全部生活、我的家现在都在这里。”

虽然救出了一名幸存者,但对其他等待失联家庭成员消息的人来说,希望看来越来越渺茫。

根据2006年的一项研究,地震发生之后,一般第二天后仍能在倒塌的建筑物中找到幸存者。但这个结论并不适用于深圳,因为这里的建筑物被泥浆和杂物掩盖了。

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的地质专家刘国楠正在救援现场,他在周二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说,“这个救援要比地震或其他灾害的救援困难得多。”

“房屋倒塌之后,往往在支架和框架中留有一定的空间,”他说。“但是滑坡之后,滑坡的泥浆像牙膏一样把空间挤满了。”

谁为这场人祸买单?

和今年发生过灾难的中国其他大城市一样,用牺牲基本的安全措施换取经济的快速增长的深圳发展成了一个拥挤的城市。此次导致该市一工业园内33座建筑被毁的滑坡,是由一大堆被倒进附近一处采石场的废弃物造成的。大雨造成地面不稳,导致建筑被废弃物毁坏,人员被困。一些被困者是住在宿舍楼里的农民工。

民众正在要求中国官员对这场灾难做出解释,它似乎是可以预见到的:据美联社报道,《法制晚报》称,就在1月,区政府的一份报告还警告称可能会发生“灾害”。相关机构当时测量的结果是,这座渣土受纳场已经填埋了100万立方米的废弃物。

一些地方的新闻媒体已经给这场灾难贴上了中国最新“人祸”的标签。

官方也在寻找相关的人,为这场造成人员伤亡的事故负责。媒体周三报道称,承包运营余泥渣土受纳场的绿威物业将之转包益相龙公司,后者为此支付了75万元人民币的承包费。周二,益相龙公司的一位余姓副经理已被警方带走接受调查。

“生命无价,还是要以预防为先。相关部门应该进行更密切的安全检查,防止这类事情再次发生,”一位名叫陈礼锦的搜救人员对新华社说。

给中国式繁荣投下一道阴影

之所以建起了那座致命的渣土山,是为了解决城市的另一个问题:杂乱无章、有时造成环境危险或危害的余泥渣土和建筑垃圾的倾倒问题。

自20世纪80年代起,深圳经济飞速增长,发展的每个阶段都伴随着新一轮的建设、拆迁和侵占农田。发生滑坡的光明新区地处深圳郊区,离东莞更凌乱的制造区不远。在整个光明新区,破旧的厂房正在被拆除,以修建更大、更现代化的工厂。新区也在修建一条地铁线。

建筑垃圾已成为中国转型过程中的一个不受欢迎的副产品。与相邻的香港、日本和台湾相比,中国大陆建筑垃圾的回收利用率极低,而对渣土、混凝土碎块及其他废弃材料的管理则远远弱于这些邻国和地区。在光明新区的一个废弃采石场原址建一个余泥渣土受纳场曾被视为是解决这类日益严重的垃圾问题的办法,以前这些垃圾被非法倾倒在城市周边。

今年1月,从事环境咨询的宗兴环保科技公司曾发布评估报告警告说,受纳场的水土流失“威胁山坡的安全”。

据《法制日报》报道,环评报告说,该场地“由于过去操作方法不规则”曾被暂停运行,但停了多长时间尚不清楚。

据司机和居民说,周日早上发生滑坡的几天前,卡车仍开到这里来倾倒余泥渣土。

《纽约时报》表示,深圳滑坡事件暴露了中国快速增长过程中的薄弱环节。在这起人为的事故中,堆积成山的泥土和建筑垃圾发生了垮塌,造成人员伤亡,数十栋建筑物被掩埋或冲塌,还有数十人下落不明。在中国,无视安全标准和环保法规的做法仍然很常见,就像在深圳这次的事故中一样。

2015:中国多难之年

2015年,中国频频发生重大灾害事故。每一次,灾害的发生都植根于中国快速的工业化、薄弱的安全监管,以及腐败。

12月20日,在中国深圳的一座工业园,滑坡事故摧毁了33栋建筑,数十人被埋在了渣土和建筑垃圾之下。近期,中国发生了一系列与人为活动或失误有关的致多人死亡的灾害,而这是其中的最新案例。

1月1日 上海新年踩踏事件

新年的钟声敲响之前没多久,数十万欢乐的民众为了观看灯光秀而挤在上海的外滩。一场踩踏事故就此爆发,最终导致36人死亡,49人受伤。事后的调查显示,警方并未做好应对这30万人群的准备。数名官员遭到腐败指控并解职,包括区公安局的一名局长,还有区委书记。

6月1日 湖北监利沉船事故

行驶在长江上的“东方之星”游船在疾风暴雨中倾覆,乘客大部分是退休人员。船上逾440名乘客死亡,仅12人生还。获救人员中包括船长张顺文。他后来被警方控制,并因未能在极为恶劣的暴风雨中停航而受到谴责。政府调查显示,这艘船曾有安全违规的记录。

8月12日 天津仓库爆炸事故

天津一座化学品仓库发生连环爆炸,导致逾150人死亡、逾700人受伤,将这座城市繁忙海港的一大片区域夷为平地。许多伤亡人员是试图控制大火的消防工作者。事发地点储存了大量极易挥发的化学物质,且靠近民居。仓库所属那家公司的数名高管被捕,中国负责安全监管工作的领导杨栋梁也被反腐机构控制,接受调查。

11月20日与12月16日 黑龙江煤矿火灾

这两起严重的煤矿爆炸事故相隔一个月,均与安全措施糟糕有关,共导致41人丧命。

12月16日,在鹤岗的一家小型私营煤矿里,19名在瓦斯爆炸和大火中被困超过24小时的矿工身亡。11月20日,国有企业龙煤集团在鸡西的一座煤矿发生火灾,致22人死亡。因监管措施差,没有修复矿井中的传送带,而且在火灾事故发生九小时后才向有关当局报告,龙煤集团受到了安全生产部门的严厉批评。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