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澳洲传统优势减弱 中国是其经济转型关键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澳大利亚商品服务出口面临中国经济增长率下降,全球贸易低迷,以及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低三方面逆势。

2014-15财年澳大利亚商品服务出口面临中国经济增长率下降,全球贸易低迷,以及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低三方面逆势。本地企业的国际出口竞争力在澳元疲软导致的低汇率水平下有所提升,抵消了部分负面影响。但依然无法阻挡出口额的下降趋势。
 
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Austrade)本周最新发布的“2014-15澳洲出口行业分析”报告显示,受外部经济环境影响,上财年出口总额大幅下降。
 
报告数据显示,上财年澳洲出口总额在GDP中所占份额降低至20%以下,且相比2000年下降了不止两个点。其中商品出口总额在GDP所占份额也下滑至16%以下;服务出口额所占比率相较2013-14财年有所上升,但依然不到4%。
 
商品出口跌势明显 服务出口增长显著
 
报告称,商品出口额下滑主要受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影响。矿产资源出口在澳洲商品出口中占主导地位。而矿产出口的现状是:出口量的增长难以抵消价格暴跌的负面影响。最终的结果就是商品出口额的减少。
 
数据显示,从13-14财年到14-15财年,铁矿石的出口量由6.51亿吨增长到748亿吨,出口值却下降了200多亿澳元。包括铁矿在内的商品出口总值下降183亿澳元,跌幅几乎达到7%。
 
与之相反,服务出口得到了出口量和价格的双重推动,出口额增长显著。服务出口额上涨54亿澳元,增幅为9.4%。旅游服务出口是服务出口总额上升的关键因素。14-15财年,旅游服务出口额占服务出口总额的59%,增加了35亿澳元。其中主力是教育相关的服务出口(23亿澳元)和个人旅游出口(9亿澳元)。
 
中国市场地位难以撼动
 
报告显示,对华出口额的降低给澳洲出口总额带来巨大影响。14-15财年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额减少了170亿澳元,与13-14财年相比减少14%,是自1996-97财年以来的首次降低。主要的影响因素为上文提到的铁矿石出口额的下降。相反的是,澳洲对中国的服务出口保持强劲增长,与13-14财年相比上升18%,达到88亿澳元。
 
报告中称,无论在商品出口还是服务出口上,中国都依然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出口市场。商品出口和服务出口规模存在巨大差距。尽管在14-15财年,商品出口下滑幅度很大,但它的规模仍然在服务出口规模的10倍以上。
 
在其他出口市场中,对日本出口额也有所降低,减少了45亿澳元。而澳大利亚对印度、美国、阿联酋、越南的商品服务出口增长幅度均达到了两位数。另外,美国取代了韩国成为澳大利亚第三大出口市场。
 
澳贸委报告显示,与十年前相比,澳洲出口产业最显著的变化是矿物和燃料油出口所占比重明显上升,以及随之而来的其他行业出口比重的减少。其中,制造业的衰落最为明显。出口额排在前十位的产品(包括商品和服务)中,出口比重上升较大的为铁矿石、煤炭、以及教育相关的旅游服务和天然气。
 
十年间澳洲主要出口方向的比较又一次彰显了中国市场的重要性。在澳洲排名前十的出口市场中,中国市场的主导地位突出。其余国家变动不大,仅有排名的变化。唯一的例外是14-15财年马来西亚位列第九大出口市场,取代了04-05财年排名第十的泰国。

中国是澳经济转型的关键

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在墨尔本举行的“2015年经济和社会展望会议”上说:“中国正朝着全球第一大经济体迈进。中国的电子商务规模已经超过美国,其经济增长,尤其从消费层面看,令人惊叹。”

他表示,对处于“后矿业繁荣”时期的澳大利亚来说,必须抓住并充分利用中国和亚洲不断增长带来的机遇。

他说,过去十年,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快速实现工业化,拉升了对铁矿、煤炭原材料的需求和价格,“澳大利亚在矿业繁荣中受益,仅仅十年矿业占GDP的比重从2000年前后的不到2%骤升到7%。然而,我们不能依赖商品价格上涨来促进未来的增长”。

特恩布尔说,矿业繁荣的结束意味着澳大利亚必须另寻经济增长点才能保持强劲、平衡的经济发展。中澳自贸协定将为澳大利亚创造工作岗位和新的机遇,让澳大利亚更好地加入到正在迅速全球化的世界经济中去。

“300年来,亚洲中产阶级人数首次同欧洲和北美的中产阶级人数加和持平,”他说,“我们已看到澳大利亚农业、食品、酒、教育、旅游和设计对中国出口的增长,这对我们来说意味着无限机遇。”

作为澳大利亚重要的公共政策讨论会议,本年度会议的主要议题是“重新构筑改革基础”,着重探讨澳大利亚为改革构建共识中可能面临的挑战。

特恩布尔说,澳大利亚在迎接前所未有的政治经济机遇的同时,要以足够的勇气和智慧迎接变革,“灵活机动是应对变化无常的关键。我们应当更加变通且富有创新精神”。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