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议事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议事

扶贫资金需要一把“安全锁”

国家审计署披露,广西马山县有3000多名扶贫对象中,有2454人购买了2645辆汽车,还有43人在县城购买商品房或自建住房。这些有车有房的扶贫对象中,有343人是财政供养人员,439人为个体工商户或者经营公司。

如此大规模的扶贫造假,令人震惊。制度上存在的漏洞是发生这一问题的根源。不少地方在扶贫对象的认定和扶贫资金的管理方面都存在过程不公开、程序不严格、监督不到位等制度漏洞,扶贫资金容易被有关部门挤占、挪用和随意分配。要根治这一问题,首先要不断健全和完善扶贫领域的法律和制度,其中信息公开是最重要的制度措施。

还有多少隐匿“炸弹”

10月12日晚10时许,天津市北辰区西堤头镇永晟化工有限公司仓库发生爆炸,现场无人员伤亡。当地相关部门次日上午发布消息称,经检测,事故后空气质量符合标准。

距离8•12天津爆炸恰好两月整,又是危险品仓库,又是违规储存,又是一块管理上的“飞地”,不难发现监管的失察。这场爆炸注定受到关注与追问。两个月过去,8•12天津爆炸后续处理进展到了哪里?调查进展报告何时能够公开?政府的监管模式以及治理结构到底有无得到检讨并调整?

谁在用“毒跑道”来祸害孩子

江苏多地学生家长反映,孩子上学后集中出现流鼻血、头晕、起红疹等症状,怀疑与学校塑胶跑道有关,然而,中国已建室外塑胶跑道的有毒检测是项行业空白,国家层面没有相应标准。有专家称,劣质塑胶跑道若使用有毒塑化剂,过量使用甚至会导致男孩绝育。

塑胶跑道在中国已有30多年历史,技术成熟,使用安全,若有问题,无非是无良厂家使用了有毒材料。这些涉嫌毒害学生的劣质塑胶跑道是怎么进入校园的呢?其实,从塑胶跑道的采购、施工到事后检测,任何一个环节把好关,都不至于任由问题产品毒害孩子。相关部门的说辞,其实是在踢皮球、推卸责任。

编内外护士同工同酬有利医改

10月13日,天津市滨海新区大港医院260名编外合同护士集体罢工,要求同工同酬。当事人透露,大港医院编外护士的月工资还不到1000元,最低的只有两三百元。

待遇不公使护士流失严重,护士荒愈演愈烈。如果不尽快扭转当前的局面,恐怕护士数量短缺还将加剧,护理的质量也会随之下降,医患关系甚至会加剧恶化,而这势必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破除身份界限,合同护士与在编护士同工同酬,方为医改正道。

畸形“招商提成”该寿终正寝了

刘正是原江苏海安县经济开发区招商产业四局副局长,2011和2012年,刘正分别从浙江引进了总投入1.5亿元和10.8亿元的民资项目。按照当地政府公布的招商引资奖励政策,他可拿到110万元的提成。然而,这笔招商奖励至今没有兑现。近日,刘正向海安县法院提起诉讼。

堂堂政府官员竟因“招商提成”而与地方政府撕破脸,尽管地方法院将之推入“人事纠纷”而拒绝受理,但有关“招商提成”的不正之风还是从潜规则处刮到舆论监督的台前。110万招商提成能否兑现固然需要抽丝剥茧,更重要的是看看在各色招引政策之上,有无明显悖逆法治政府的拍脑袋决策,为数字政绩与招商丑闻埋下催化剂般的隐患。

千元U盘仅因“财务不专业”?

广州市天河区被曝多个街道“天价”采购。天河南街道的政府采购预算表显示,计划购买27个U盘(含移动硬盘)共需花费2.7万元;黄村街道的预算表显示,办公用房租金及管理费今年预计支出140万元,采购数量为1平方米。天河区相关部门回应,不排除财务人员不专业,出现了差错。

在政府预算公开上,广州无疑走在了全国的前列,正因为采购预算公布得相当详细,问题才能被及时发现。然而,如此“不专业”的采购预算都能通过层层把关进入到公开程序,对政府采购的有效监管约束又体现在何处?只怕“财务不专业”只是一个借口。

飞机“伸腿费”不该乱伸

各大航空公司发往国外航线普遍实行的付费选座模式,有的航空公司已在国内一些航线推行,如国航北京出港的国内航线旅客可通过付费100元选择经济舱第一排和紧急出口等大空间座位。

国际航线收取选座费尚可理解,毕竟国际航班飞行时间长,能不能愉快地“伸伸腿”,确实感觉大有不同。从市场角度来看,国内航线付费选座也无不可,但关键在于,航空公司与“国际接轨”的同时,也需提高配套服务质量。选好座位多掏钱,这本身是公平的,但如果因此伤害乘客的权益,那么就不公平了。

举报学术不端无需实名

近日,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商学院前院长孙选中遭举报,其2008年4月完成的博士学位论文涉嫌抄袭剽窃,有疑问的篇幅超过正文的1/3。中国政法大学学术委员会和学位评定委员会对媒体表示,举报论文抄袭首先需要实名制,之后才能交由相关部门处理。

在处理学术不端的指控方面,有些学术机构没有负起应负的责任,一味苛求举报者是不公平的。实名举报而遭打击报复的案例所在多有,因此许多国内学术机构并不要求举报者实名。再者,现在检测抄袭之类学术不端行为的手段很多,也很简单。一些学术机构以举报者是否实名作为调查前提,不能不说是一种虚伪的鸵鸟政策。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