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盘点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


来源于:英国独立报

摘要:2015年对于欧洲来说是“难民年”。到达欧洲的难民人数达到了100万。

2015年对于欧洲来说是“难民年”。到达欧洲的难民人数达到了100万。

而随着2016年即将到来,似乎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场难民危机将终结。

(来自阿富汗的难民坐着船,经历了极端恶劣天气,从土耳其横渡爱琴海来到了希腊的米蒂利尼岛。据称,今年已经有超过800,000名难民通过海路进入了希腊。)

国际移民组织公布,今年已经有超过100万难民通过非正规手段,抵达了欧洲。这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欧洲最大规模的移民。

报告称,截至2015年12月21日,共有1,005,504人抵达欧洲。国际移民组织表示,绝大多数人——超过800,000人,是通过海路进入希腊的。

“难民危机”是2015年欧洲第一大事件。并且,随着新的一年即将到来,几乎没有迹象表明欧洲能够以合适的方式解决这一危机。欧洲各国在“难民危机”问题上很少有取得一致意见的时候。

然而,不能说欧洲没有收到过警告:难民危机已经持续了数十年了。每年,有上百人死于从非洲北海岸到欧洲大陆的海路上。

(难民坐着小艇,从土耳其横渡爱琴海,抵达希腊科斯岛的东南部。)

随后,叙利亚内战爆发了,并且随着战争变得越来越具有破坏性,数百万的难民逃到约旦、黎巴嫩和土耳其。

他们中的有些人抵达了北非海岸:卡扎菲(Muammar Gaddafi)曾被嘲笑,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把难民当作是武器。早在2011年利比亚战事吃紧的时候,他就警告,一旦他被推翻,就没人阻止非法移民“入侵”欧洲。卡扎菲说:“地中海将被混乱填满”。

现在,卡扎菲已经死了,而漂在西西里海峡风浪中的可怜的船只越来越多。对于某些人,比如西西里岛海岸警卫队、意大利蓝佩杜萨岛或者意大利政府,这是个问题,因为都柏林公约规定寻求庇护者第一个登陆的地方,不管是哪里,他们必须寻求庇护。

然而,对于欧洲其他地方,这就不是问题,没有一个欧洲国家要求对此采取行动的。

接着在4月28日,有些事发生了变化。在莱斯博斯岛,迪米特里奥斯(Dimitrios Vatis)和他的员工正开门营业他们的滨海酒店,而他们迎接的第一批客人:不是通过前门而是海滩进入的。

他的女儿说:“这是一条小船,上面只有15个人。其中,有儿童,他们把孩子递给我们。他们浑身又湿又冷,所以我们把酒店的房间提供给他们,好让他们舒服些。”

她又说:“我回到家拿了一些我孩子的衣服,我帮助这些孩子擦干身体,并给他们穿上衣服,很快他们就活蹦乱跳的了。”

(船在爱琴海搁浅后,难民游到莱斯博斯岛海岸上。)

从利比亚海岸到意大利的蓝佩杜萨岛有长达180英里的狂风暴浪。搭乘漏水又过度拥挤的船横渡,有致命的危险。而相比较,土耳其到希腊的米蒂利尼岛北海岸只有5英里。从这个岛的旅游小镇莫利沃斯(Molyvos),清晰可见土耳其海岸。在那里,一直都能碰到搭载着难民的船只。英国人埃里克(Eric Kempson)在那里住了16年。他说:“在过去,一周会来1或2条船。”

但是,突然之间,这个数字暴增。截至9月份,每天有3,000人到来。

根据国际移民组织的报告,世界上“无家可归的”难民人数在2014年上升了数百万。

希腊的米蒂利尼岛现在是欧洲最主要的进入欧洲的非正规通道。

欧洲领导人委婉地称此次“难民危机”是“移民潮的挑战”,而很不幸的是,欧洲并没有为此做好准备。都柏林公约确保了前线国家,首当其冲成为抵达的难民的接收国。而欧盟其他国家就对此不予理睬。欧洲的海上边界本来就没什么防备,欧洲联盟公署(欧盟边防局)既没有预算也没有能力履行他们的责任:没有什么能够阻碍人口贩子。一个没有边境的大陆是欧洲的特色。所以欧洲一夜之间醒来发现,数万,甚至数十万的人从整个欧洲大陆溢出,朝着富裕的地方涌去——德国和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被认为是最可能接收他们的。

从政治上来说,一场难民危机是彻底的失败。唯一会从中受益的是好战者,他们会利用这个危机激起大众的恐慌。于是导致,想要做出正确决定的欧洲领导人被拉后腿,因为他们感到这样做只会让自己更不受民众欢迎。那可能也说明了为什么欧洲一直以来都表现得那么冷漠。

但是在2015年9月2日,一个三岁小男孩艾兰·科迪(Aylan Kurdi)从土耳其乘坐橡皮艇横渡到欧洲,随后倾覆的橡皮艇把他从父亲的手臂里甩出。他冰冷的小小的尸体,脸朝下趴在沙滩上,这一幕被摄像师拍下:这张照片传遍了全世界。并改变了人们对这场“危机”的理解。突然间,欧洲人印象里的“野蛮的军队”变成了真实的“难民”——一群绝望的人,失去了家园,现在又面临失去生命的危险。

欧洲对此迅速作出了反应。德国总理默克尔公开宣布都柏林公约暂停,那意味着那些在希腊的米蒂利尼岛登陆的难民现在可以合法地去实现他们的柏林梦;默克尔还证实德国将会接收800,000名难民。而其他欧洲国家也跟着默克尔表达出他们对难民的同情。“欢迎难民”的布告到处都是。甚至连申根区以外的英国首相卡梅伦也宣布他自己被艾兰·科迪的可怜的照片“深深打动”,英国表示在以后的5年时间里,将接收20,000名难民。暂时看来,这场危机似乎有了一个好的结局。

而现在看来,这些行为看起来显得很“假惺惺”。接下来发生的是,欧洲出现不止一个国家,比如欧洲东部的匈牙利、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支持沙文主义。突然之间,欧洲梦想的无边境消失了,各种“围墙”和“栅栏”被纷纷竖了起来。

尽管进入欧洲的难民人数很多,但是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无家可归的人”里,这个比例并不算多:根据联合国难民安置署,2014年,全世界有1390万难民得到安置,而安置难民最多的国家,比起欧盟内的任何一个国家都要穷得多。这真的是欧洲的耻辱。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